通过剪纸和各族邻居相近相知相融

作者: 刘琼花
来源: 新疆经济报
日期: 2017-06-06

一场病让我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跌进了痛苦的深渊,我怎么也想不通,才38岁,怎么会患上不治之症呢?痛苦中,我开始慢慢转移自己的视线,投入剪纸中,谁承想,这一剪,剪出了信心,剪出了精彩,也剪出了各民族之间的情谊。

我出生在甘肃省武威市,1988年从兰州大学毕业后来到新疆。我从小跟着母亲学剪纸艺术。每到冬闲,母亲叫上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围坐在家里的土炕上,一边给大家讲历史,一边教大家绣花做针线、剪窗花,那种学习原汁原味的中国民间艺术的氛围,我非常喜欢。

到新疆后,我在新疆通用机械厂当了名普通干部。繁忙的工作和家务之余,我时常随手拿起剪刀,把一张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纸,剪成一个个花鸟、一个个人物。我剪的窗花、礼花、墙花和福寿字花,周围的亲朋好友都挺喜欢。每到元旦、春节或其他节假日,我就根据他们的需要,剪上一大堆,让他们拿去,心里好高兴。特别是一些维吾尔族朋友,也喜欢把我剪的墙花,拿去贴在自家墙上。

我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剪纸爱好,只是自娱自乐,谁承想,现在却成了我和各族邻居和睦相处的纽带,也成了我最大的精神寄托。

10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工厂车间工作,突然感到肝部剧痛,晕倒在地,被同事们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肝癌中晚期,需要马上住院治疗。无情的现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住院治疗,不得不提前退休,离开了工作岗位。

之后的日子,我天天在家休息,不免心里空落落的。

我家住在新疆医科大学附近的幸福花小区,小区里有维吾尔族、蒙古族、哈萨克族邻居。邻居们在小区散步时,得知我得了这个病,经常安慰我想开点,多吃点,好好保养,没事时多剪一剪窗花,让自己和别人都高兴高兴,病就发展得慢了。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感到很温暖,也重新有了好好生活的信心。

一开始,我剪一些日月星辰、花鸟鱼虫、福寿字花之类传统的花样。后来,我想表现自己周围的现实生活。各族邻居的服装和帽子上,都有他们本民族传统的花卉图案,如果我把这些图案都能剪出来,是不是他们会更喜欢我的剪纸作品呢?我这样想着,开始慢慢地琢磨和练习。

我有个习惯,想剪什么图案,先去看一看实物。夏天,小区里的刺玫、牡丹花、喇叭花、牵牛花等各种花开了,我每天散步时,认真地观察花的形状和纹路,然后,用照相机拍下来,回家再仔细琢磨一番,剪出了《生命花》《五彩缤纷》《花开富贵》等各种作品,被小区工作人员贴在了宣传栏的玻璃柜上,吸引了小区很多居民的眼球,大家直夸我的手巧。

我主动到各族邻居家里去,看他们挂在墙上、铺在地上的地毯图案,看枕头、床单、被褥还有窗帘上的刺绣图案,还有他们的帽子上的图案。另外,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蒙古族喜欢的花卉图案,各有不同。从这家到那家,让我对不同民族花卉艺术的文化内涵,有了一定的了解。

我剪了一组巴旦木花的图案,送到维吾尔族邻居阿不都热合曼·阿斯卡尔家,他捧在手上,高兴地对我说,花的形状很美,而且组合得非常好,说着,他就取来胶水,直接贴在客厅窗户上了,好让来家里的客人都能看到。之后,他热情地留我在他家吃中午饭。那顿饭,也就是简单的一盘拌面,但我心里暖暖的。

后来,我还去了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邻居家,他们都热情地接待我,把家里所有带有民族特色花纹图案的物品拿出来,一一让我欣赏和拍照,希望我都能剪下来。当我将各民族特色的图案花纹,剪成了一幅幅剪纸作品时,他们的脸上笑开了花,我的心里也乐开了花。

剪纸,就这样把我和各族邻居的心,不知不觉地连在了一起,彼此之间好像亲人一样,几天不见,相互牵挂,问长问短。

现在,我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在新疆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深知要传承和发扬剪纸这项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必须与新疆各族群众的现实生活紧密联系起来,这样才能让中国传统民间艺术走进新疆各族群众的心里。当我真切地感受到,通过剪纸艺术,我和各族邻居的心,能够相近、相知和相融时,我觉得自己大病之后,找到了另一种温暖而精彩的生活。(作者系新疆通用机械厂退休干部刘琼花)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3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