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是我们共同的儿时记忆

作者: 加孜拉·泥斯拜克
来源: 新疆经济报
日期: 2017-06-05

2009年,母亲开始在巩留县库尔德宁风景区经营牧家乐,每年放暑假我都会去那里打小工,分担母亲的重担。那时候来自疆外的游客听说我在浙江上大学,都会情不自禁地说一句“山里面飞出去的大学生啊!”

其实我的家在伊宁市,我也是在城里长大的孩子。但我在小学时期曾在距离库尔德宁风景区仅80公里的林场度过,那里现在叫库尔德宁镇林场,曾经叫莫合乡林场。

林场有一个国有单位,当时父亲母亲都在那里上班,而他们的同事百分之八十都是汉族,自然而然的我也有很多汉族朋友。

在林场的生活很丰富,与小伙伴一起抓鱼、偷果子、滑旱冰、看电影、参加演出,串门时还吃彼此家里的饭。小伙伴康燕到家里来吃母亲做的汤饭,一边擦拭嘴角一边说“真好吃呀”的画面还时常浮现在眼前,而我也经常跑到小伙伴任晓晓家里,赶回他们家的小鸡和小鸭子,然后一起围坐在餐桌前吃着热气腾腾的馍馍和香气逼人的红烧鱼。

今年春节,回忆起在林场的那些日子,自然而然会想起那时候过年的情形。每次一到春节,母亲总会让我穿上崭新的棉袄,棉袄的外层是用碎花布做成的,配以用绸缎做成的盘扣,再穿上一双黑色的棉鞋,我就可以跟着各民族的小伙伴一起拜年去了。

“过年好。”我们会挨家挨户地敲门,然后将准备好的小袋子撑开,笑容灿烂地望着户主。

“好好好,也祝你们过年好。”每敲开一户人家,他们总会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给我们的袋子里装糖果。

小孩子最喜欢糖果,所以一拿到想要的东西,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奔下一家去了。就这样沿着巷子,按照S字形逛下来,我们就会收获满满的零食。接下来我们就会拿着这些好吃的东西,跑到某一个小伙伴家里玩过家家。

小时候过春节,年味十足,除了我们小孩子聚集到一起拜年以外,大人们准备的年货也是各具特色。任晓晓的妈妈做得一手好饭,所以过年她必准备一桌好吃的,然后叫来我的父母、加娜提的父母一起与他们度过大年初二。康燕的妈妈喜欢为交好的朋友准备礼物,所以一到春节我母亲总会收到一份她精心挑选的礼品,有时是围巾,有时是羊毛衫,有时是好看的毛线,总之当年时兴什么就能收到什么。

而我的母亲就按照自己的心意,炸好馓子,做好各色点心,然后送到小伙伴的家里。爸爸们呢,就在举家团圆的日子里,一起喝喝酒聊聊天,那场面温暖而和谐。

因为父母和同事之间良好的关系,我们这些孩子也就这样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过年,直到小学毕业,我们大部分人都被父母带着搬到了伊宁市,在那里上学,结交新的朋友。

伊宁市当然比林场大多了,过年的时候从林场搬出来的一帮人走动不再那么频繁了,伊宁市的年味也没有林场的足了。我以为我们一帮孩子就这么散去了,友情也就这么跟着散去了。但记忆是有生命力的,它总会是一些人共同的纽带,无论何时都不会彼此忘记,就像现在,我一边写这篇文章,一边和康燕发信息,回忆那些一起度过的春节……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