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我人生最美的舞台

作者: 热孜燕·瓦卡斯
来源: 新疆经济报
日期: 2017-06-05

我生长在美丽的伊宁市,到北京上大学时我才第一次离开伊宁市,在我心中,新疆就是我的家,不管是去内地还是国外,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回新疆、回家。

从小,我生活在一条有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回族邻居的巷子,多民族文化让我陶醉。我很感激我的父亲,他很重视教育,我从小学就上汉语学校,良好的汉语能力为我后来上硕士、博士打下了基础,也让我在科学研究方面有了更广阔的空间。

“学霸”与刘老师

我生于1969年,因伊宁市第一小学与我家住的小区只有一墙之隔,我和一个哥哥都在这所汉语学校上了小学。我很喜爱学习,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和有一位哥哥曾在前苏联留过学有关,他让我觉得学习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上学时有件趣事,班上只有我一名维吾尔族学生,因为父母不懂汉语,他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家长会。我父亲在工商局工作,母亲是家庭妇女,母亲能听懂几句汉语,老师去家访时我就当翻译。

我家对门住着一位刘老师,她是我们小学的语文老师。上小学后,我经常去刘老师家,向她请教汉语,她总是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在我成长的路上很感激有刘老师,她对我鼓励和帮助特别大。我父母特别尊重教师,我们一家人都和刘老师关系很好。

从小学到高中我收获了很多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的奖状,父母只知道我学习很好,并不知道我在学校是“学霸”。

童年时,我最大的心愿是到北京看天安门,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对于上大学只有一个目标,到北京去上大学。

1987年高考,报志愿时我想报北京师范大学,当年北京师范大学在新疆只招4名民考汉考生。

当我把志愿表拿回家,告诉父亲我要报北京师范大学时,我真是没有想到,爱读书重视教育的父亲竟然坚决反对。我至今都记得,他说:“你能考上北京的大学吗?你就考新疆大学吧!”我当时伤心得痛哭起来,母亲特别心疼我,就把刘老师请到了我家。刘老师耐心地劝说父亲,告诉他我学习成绩很好,让我试试看,如果我考不上北京师范大学还可以上新疆大学,最后父亲听从了刘老师的劝说,我填报了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专业。

刘老师在我家帮我把志愿表填好时,我脸上还挂着泪呢,到北京上大学可是我的梦想,刘老师是帮我实现梦想的人,我一直都记得她。

到北京上大学是我人生的转折点,第一年到中央民族学院(今中央民族大学)预科学习,班里有50多个民族的同学,那一年特别有趣,收获特别大,拥有了难得的多民族文化体验。

开学后的国庆节,班主任组织我们到天安门看升国旗,我才知道班里很多同学都和我一样有相同的心愿。老师要求4时起床,我们兴奋得一整晚都没有睡,那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1992年大学毕业后,我到了新疆八一农学院农业经济系(今新疆农业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任教,教农业经济课,后来又教市场营销管理、国际贸易等课程。

一块珍贵的巧克力

在我的学习生涯中最难忘的是去加拿大访学和去中国农业大学读博士。

2000年时,我受益于国家留学基金项目,曾去加拿大麦克玛斯特大学商学院访学一年,因为英文比较好,那一年我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也有机会留在加拿大工作,但我还是选择了回新疆、回家。从加拿大回新疆农业大学后,正式开设了商贸英语,由我任课。

2007年我到中国农业大学读博士,在职读博士很辛苦,时间特别紧张,我的导师是农业经济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他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学者,对学生要求特别高。我是程老师带的第一个维吾尔族博士生,他对我给予很高的期望,特别关心我,不断地鼓励我,但并没因为我是少数民族而降低要求。

让我最难忘的是写博士论文,程老师给我看了很多次,我也改了很多次。眼看到了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按程老师的指导思路我又改了一遍后拿着论文去找他,程老师看完后,又在论文上用笔做了标注,他说:“你这次改完就可以了。”当他知道我第二天要回乌鲁木齐时,他打开书柜拿出一块巨大的三角形巧克力递给我说,那是他去瑞士时专门给我买的,让我回去后把巧克力吃了晚上别睡了,把论文改好,第二天在飞机上再睡觉。

出来后走在街上,我没有坐车,走了两站路,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因为程老师说可以了,我付出了那么多终于被肯定了。那块珍贵的巧克力我没舍得吃,带回乌鲁木齐后放在冰箱里,过了很久我才和女儿开始吃,我给女儿讲了那块巧克力的故事。

我的博士论文答辩通过当天,程老师专门找了一家清真食府请客吃饭为我庆贺。

20多年来除了教学,我在科研上也取得了一些成果,目前我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新疆清真食品产业发展研究接近尾声。

我生于新疆这片土地,这片土地培养了我,我对新疆的未来充满信心,我要在这个舞台留下最美的舞姿。(作者系新疆农业大学教授、科学研究处副处长热孜燕·瓦卡斯)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