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波的三年住村情

作者: 周海霞 来源: 日期: 2016-05-20

贺波在帮村民干农活

5月12日下午,博湖县查干诺尔乡敦达布呼村村委会的大院里,一个天真活泼的维吾尔族小姑娘来找“贺大大”,她说,“我想吃贺大大做的鱼了,特别好吃。”

贺波是巴州卫生监督所住村工作组的干部。他这已经是第三年住村了,村民们没有不认识他的,这个小姑娘也因为跟他太熟悉,所以称他为“贺大大”,几天不见就要来找他。

村民古力白热﹒托乎提丈夫智障,小儿子还在上学,家里只有她一个劳力。4月19日,贺波吃过早饭就到她家地里挖坑栽苗。看到干部干农活和自己一样熟练,古力白热﹒托乎提非常佩服,她说,没想到的是,贺波生活在城市,农活却干得真不错呢!

贺波说,2014年第一次住村是单位派的,住村的一年中,他跟村民们学到了很多种植知识,也给村民们宣讲了不少农业优惠政策,和很多村民们结下了友谊。当村民们得知工作组要走时,那种恋恋不舍的表情让他很感动。于是他主动要求再一次住村。

贺波和村干部商量如何让农民增收

2015年,他在住村期间,由于经常入户,跟一些贫困户打交道非常多,对农村的情况了解得更深入了。“在走访入户过程中,我真正意识到生活困难村民的生活之艰辛、生活之酸楚,生活状况令人触目惊心。当我们将大米、清油、面粉及慰问金送给生活困难少数民族村民时,他们激动地握住我们的手,满怀感激以致无语,这让我感触好久好久。我深深地认识到,我们社会要留心关注农村的这些弱势人群和生活在贫困边缘的人们。真切感受到了‘只有把村民当亲人,村民才会把我们当亲人’的真正含义。真正深入到基层,了解的情况不一样,体会也不一样,感觉身上的责任更大了。我还有个切身的体会就是,拉近干部群众距离的有时候不是钱和物。惠民生只有惠及到农民的心坎上,民心才能真正聚在一起。”

之所以申请第三年住村,是因为他想通过这样的延续性工作,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位,真正见到实效。

他举例说,安装户户通卫星电视设备国家一项惠民政策,博湖县文体广电局已经按照国家要求启动了“户户通”工程,正全力为全县农牧民进行安装电视接收设备。但是,该村部分少数民族村民对此项惠民政策了解不深不透,认为是一项负担,拒绝安装相关设备,导致这项工作相对进展相对缓慢。得知这一情况后,工作组又选定韩组胡拉家作为示范户,和文体广电局的工作人员一起将卫星电视接收机顶盒送到他家门口,帮助安装调试好卫星电视接收机顶盒。按照调试的时候,吸引了许多村民前来围观。看到新安装的设备让电视图像更加清晰,节目一下子增加到几十个,村民们都流露出羡慕的眼神,纷纷表示自己家也要安装。

贺波说,我们住的这个村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比较多的一个大村,村民们不愿意安装电视接收机顶盒,就不会去收看电视,就只能无所事事,甚至会惹是生非。我们就发现许多中老年人和年轻人天天则扎堆一起打扑克,扯闲话,甚至喝酒赌博。大家都装上接收设备,电视节目丰富多彩了,大家的关注点就转移了,接受正能量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多,工作组再予以适时引导,让村民们更好地感受到党的关怀,慢慢就会凝心聚气,可以走上发家致富路。

贺波在给村里的儿童喂糖丸

正在家里收看电视节目的韩组胡拉深有感触地说,不看电视,空虚啊!有时候是坐立不安。现在好了,可以坐在床上看电视了,心就静下来了,不但能打发空虚寂寞的时光,还可以从电视上看到致富信息,学到致富技巧。”

贺波住了三年村,对住村干部的不容易也深有体会。“住村工作最难的,从个人看,陌生环境的孤独感和抑郁与焦虑并发。从工作上看,难的是对基层工作的脱节与认识的差距。难的是与村民心的沟通,难的是思想上的带动,难的是发动教育群众的效果达不到预想的目的,最怕干了半天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

 

一键分享:
编辑:曹玲玲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904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