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疆重大事件看维吾尔人

作者: 来源: 天山网 日期: 2014-09-12

南疆49年的生活经历,以及对维吾尔人的观察、了解、思考,促使我写下此文。(本文不涉及民族历史、民族理论、民族政策等。)

我们常说,看人重在关键时刻的表现;看一个民族也是这样。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80年代初,新疆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这些事件中,维吾尔人是如何表现的?

1.中印边界反击战两位烈士:伊敏斯迪克和战斗英雄司马义艾买提

先讲伊敏司迪克烈士。1962年中印边界反击战打响之前,新疆兵团汽车团承担了战备运输任务。10月的一天,天刚蒙蒙亮,汽独三营的一辆满载战备汽油的解放牌卡车,行至疏勒县塔孜洪乡。长途颠簸,油桶震裂,汽油滴在排气管上窜起浓烟火花。司机全神贯注盯着路面,没发现即将到来的巨大危险。

这时,刚到路边劳动的维吾尔族共产党员伊敏司迪克,发现险情,提着坎土镘边喊边追。车一停,火焰突窜一人多高。伊敏司迪克连忙和司机跳上车厢,把一个个滚烫的油桶推下车,躲开了上窜的火舌。伊敏司迪克突然发现汽车油箱冒火了,他跳下车来抡起坎土镘用土压火,接着脱下棉衣扑过去捂油箱的火苗。突然,油箱爆炸,伊敏司迪克英勇牺牲。

伊敏司迪克成为战争打响之前的第一位革命烈士;独汽三营与烈士的后代结成永恒的友谊。

再讲司马义买买提烈士。他是新疆英吉沙人,维吾尔族,1960年入伍,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前夕,他正在探亲,听说印军入侵,便立即赶回连队,积极投入战斗。

1962年10月27日,司马义买买提所在班在随部队乘车执行任务途中,突然遭到入侵印军近距离的射击。汽车驾驶员被打伤,汽车轮胎被打穿,部队处境十分危急。司马义买买提为了掩护全班战友,挺身还击,首先用冲锋枪猛扫入侵印军火力点把敌火力吸引过来他边打边喊:“不要管我,同志们,快架好机枪,向侵略者开火啊!”在他的鼓舞和掩护下重机枪迅速向敌人猛烈开火,压制了敌人的火力,使部队摆脱了被动局面,全歼了入侵者。司马义买买提当时胸部连中三弹,仍挺立在车上,坚持战斗,直到胜利在望时倒下,英勇牺牲。

战后,司马义买买提所在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并追记一等功。国防部授予司马义买买提以“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

战争最能体现一个民族的凝聚力,战斗力,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我敬重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不论是哪个民族。

2.1981年伽师县“5·27”抢枪事件:古丽斯坦半夜报信;维吾尔族干警与暴徒谈判

上世纪80年代初,新疆发生了一系列动乱甚至暴乱事件。在“三股势力”策动的动乱中,许多维吾尔人表现出对国家对政府的忠诚。

1981年5月27日,伽师县发生了武装暴乱事件。分裂组织“东突厥斯坦燎原党”策动了抢枪事件,抢夺了县武装部的武器。事件的简单经过是这样的:“燎原党”成立后,积极策划抢夺武器。他们加紧做武装部库房保管员阿木提江的工作,交朋友,喝酒吃饭。26日深夜,他们到阿木提江家里劫持了他,软禁了他的家人,到武装部库房骗开了大门,抢夺了武器,时间已是27日凌晨1时许。

被软禁的阿木提江的妻子古丽斯坦光着脚,悄悄逃出来,抄近路穿过棉花地向县委报信。县委接到古丽斯坦的报信,证实分裂组织已实施行动:抢劫县武装部武器库!这位维吾尔少妇光着的脚被骆驼刺草叶划破鲜血淋漓。

此前县委已接到紧急情报。有的公社民兵接到通知说进行“演习”,到武器库“领取”武器。而县委和武装部根本无此命令。

县委立即向上级报告并采取一系列紧急措施。武装部、公安迅速行动……

县里柴油发电站平时夜12时停止供电。凌晨1时许,突然全城电灯亮了……暴徒犹豫不敢进县城,退至一片沙枣林中。

天亮时,抢枪暴徒被包围。部队、公安开展宣传政治攻势,劝其缴械停止暴乱行为。

太阳已偏西了。沙枣林中的“东突燎原党”组织头头终于同意“谈判”。

县公安局的一位维吾尔族民警,解下武器,单身进入沙枣林与暴乱分子“谈判”。他苦口婆心劝说年轻人不要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父母兄长的事,严正表示“只有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生路”。

下午5时许,暴乱分子走出沙枣林,缴出武器。从抢枪得手到此时十七小时。

这场新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县武装部被抢劫、阴谋分裂祖国的严重反革命暴乱,没费一枪一弹没流一滴血,迅速平息。

3.1990年阿克陶县巴仁乡反革命武装暴乱

1990年清明节,阿克陶县巴仁乡发生严重反革命武装暴乱。部队、武警、民兵等迅速出动平暴。在平暴中有一位维吾尔族战士阿迪力·伊敏壮烈牺牲,他是县武装部翻译。

1990年4月8日下午,我人民解放军的一个班在昆仑山麓一条山沟发现了一股武装暴徒。暴徒抢占小山头,火力压制我军战士。担任翻译的阿迪力隐蔽观察,发现暴徒占据的山头侧后是陡壁。他对班长说你们正面掩护,我从侧面爬上去。班长说我去。他果断地说别争了,太阳快落了。阿迪力敏捷地绕到山头侧后,艰难地攀上去。不料被一张慌失措逃跑的暴徒发现了。罪恶的子弹齐胸扫过来……

他成为那场战斗中唯一的维吾尔族烈士。

广大少数民族群众是非常可靠的,这在关键时刻看得更清楚。在平暴战斗的日子里,传颂着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4月2日,就在巴仁乡反革命暴乱发生前两天,两个不速之客来到英吉沙县农民达尼西家里。“达尼西”长得壮实机灵,马术精良,是名闻遐迩的叨羊赛冠军。

今日之客,来者不善。那人跨下摩托车一幅傲慢口气:“我们来买你的那匹马,那匹叨羊比赛得头一名的骏马。”

“不,我舍不得。”达尼西爱马如命。

来人急了:“实话告诉你,我们买马要干大事情。我们要占领巴仁乡,然后是你们这儿,成立东土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你是这儿有名气的人,你可以组织些人参加。我们发给你枪……”

达尼西装出傻样儿说:“你们有枪吗?有头头吗……”

“没有头头还行!告诉你,那次叨羊比赛我们的头头就看中了你的马。你看……”来人拍拍腰上鼓出的手枪。

达尼西作苦愁状说:“卖马是大事,我得和父亲商量一下。他老人家走亲戚没回来……”维吾尔人对长辈的话是非常尊重的。

来人悻悻而去。达尼西立即向乡里汇报了这一重要情况。

4月7日,当达尼西听说解放军追剿分队要进山,牵着骏马送到部队。他说:“暴徒认识我的马。如果在山里遇见他们,他们会先向马开枪,枪一响,解放军就有时间隐蔽射击。马受伤或牺牲了我感到光荣。”

4.喀什1981年“10·30”事件

1981年10月30日,喀什发生了严重骚乱事件。简单过程是这样:汉族青年叶欣与维吾尔族农民阿不都卡德尔发生争执,叶欣用猎枪打死了阿不都卡德尔。消息传开,秘密组织“中亚青年星火党”立即煽动群众,于傍晚九时半,对无辜汉族群众大打出手,造成严重损失。

在这场严重混乱中,许多维吾尔族干部群众挺身而出,救助被打群众。

吐曼河畔的师范学院极其混乱。这座喀什地区的最高学府是汉维合校,以维吾尔师生为主体。维吾尔族教师学生挺身而出,在校门口组成人墙,奋力保护汉族师生。一位维吾尔族老教师拦住受蒙蔽的人群,劝说他们相信党和政府会依法惩治杀人凶手。

北大桥是乌鲁木齐至喀什的必经之路。康苏煤矿一辆卡车行至北大桥。驾驶室坐两人:一名司机一名会计。暴徒围住卡车砸玻璃砸门。司机见状冲开人群往小巷跑去,暴徒紧追不舍。他拐进一座破旧的居民院中。一位维吾尔族老人不由分说让他躺床上蒙上被子。暴徒们闯进院问“看到克达耶吗?”老人不语只摇头。第二天一早,老人套上毛驴车,用被子把司机捂得严严实实,送出城去。

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许多少数民族领导干部,有的挺身而出与暴徒说理辩论,有的向受蒙蔽的群众做宣传工作,更多的是组织人员保护好汉族同志。

行署办公室副主任依敏、计委副主任艾买尔、劳动处处长肉孜克里木等,组织人员保卫行署大院,领着维吾尔族司机上街开回六辆被砸汽车,救出七位被打伤的群众。农业银行副行长玉买尔.扎衣提发现街上严重打砸抢发生,已过了下班时间。他立即向农行少数民族干部下令:“马上查清汉族同志是否安全在家里。一个也不许漏掉!”他守在电话边一个一个地落实。当他得知行政科长肖祥瑞下落不明时,立即派人寻找。肖祥瑞在街上被打成重伤。他急忙到南建司医院请医生,又把肖祥瑞送到人民医院抢救。后来,肖祥瑞感激万分:“要不是农行民族兄弟心齐心善,我这条命就难保了!”

南建司库房管理员阿尤夫,把两位被打的汉族姑娘藏在家里,换上少数民族裙子,头戴纱巾,护送回家。南建司油漆组组长卡得尔色衣提,看到暴徒用皮带毒打本组职工杨敏夏。他大喝一声“住手!这是我兄弟!”他以身翼护杨敏夏,胳膊被打伤,口袋里的84元钱被抢走。他忍着痛硬挺住把汉族兄弟背回单位。

事后,许多汉族干部群众说,要不是在危急关头少数民族干部群众,中流砥柱,奋力救助,“10、30”事件造成的损失更加惨重。

上述事件发生时,我都在喀什。喀什“10·30”事件我在现场;伽师县“5·27”抢枪事件离我所在四十二团直线距离45公里;巴仁乡平暴时我随民兵到了现场。几十年过去,尤其是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我思考一个简单的道理:极端分子、恐怖分子等是极少数,绝大多数少数民族群众是靠得住的,值得信任的,是稳定新疆的强大的群众基础。对此,不容任何动摇;不容丝毫怀疑。

作者陈新元,1948年元旦出生喀什伽师县;1964年参加工作, 2008年退休,现兼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兵团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一键分享:
编辑:陈诺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2455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