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上市不到1年即发退市预警!西域旅游“买套式并购”藏着多少利益疑云?

作者: 滕飞    来源: 上海证券报    日期: 2021-05-08

  上市还没满一年的西域旅游4月27日被资本市场关了禁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停牌一天。它也因此创下了A股上市后最快被“ST”的纪录。

  被关小黑屋的西域旅游,系触碰了“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退市新规财务指标红线。

  面对业绩变脸,公司将问题抛给疫情,但为何同业大多均能在疫情后涅槃重生,唯独西域旅游惨淡沦陷?

  记者梳理西域旅游公告发现更多蹊跷之处:上市前夕曾突击收购一宗旅游资产,且在明知该资产业绩大幅下滑、同业竞争激烈、前景堪忧的背景下,公司仍大手笔收购,背后动机耐人寻味。

  时至今日,西域旅游并未吸取前车之鉴,停下并购的脚步。2021年3月初,公司又披露拟成立文旅创投基金,进一步并购旅游资产。巨大保壳压力下,公司未来前景难料。

  蹊跷的并购

  西域旅游2020年8月6日上市,不到1年就因触发退市新规“披星戴帽”。公司将此归因于疫情,可是在2020年7月披露的招股书中,西域旅游还曾表示“预计2020年不会亏损”。

  如今,西域旅游转眼就推翻自己的预测。2020年报显示,全年公司累计接待游客人次同比下降81%,营业收入5118.71万元,同比下降78.76%;净利润亏损4325.66万元,同比减少158.81%。

  除却主业不振,西域旅游的并购行为,是导致此次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查阅此前资料,2019年12月,在上市前夕,公司大手笔突击收购火焰山(以下称“老火焰山”)36.22%股份,成为老火焰山第一大股东。

老火焰山并购情况

  据查,西域旅游对于老火焰山的收购分两步,均发生在2019年12月,两次交易的股权比例分别为33.33%、2.89%,交易总价超过5500万元。

  当时并购交易对手是谁?

  其中份额较小的这次收购,西域旅游的交易对手为自然人芈邵军,交易对价为503.86万元。记者查阅公告发现,老火焰山当时的净资产规模仅3076.23万元,但公司给其的评估法选择按收益法进行评估,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5,003.69万元,彼时老火焰山业绩已经开始下滑,2019年,老火焰山净利润仅为669.05万元。

  另一起股权转让,新疆吐鲁番光明电力总公司是西域旅游的交易对手,股权转让价格为4999.02万元,天眼查显示公司的股权穿透图如下:

  新旧“火焰山”

  老火焰山的经营情况如何?

  财务数据显示,老火焰山近年来的经营十分惨淡。2018年,早在西域旅游收购前,其经营颓势就已显现,往后两年更是断崖式下滑。

  公司在2018年就披露了净利润同比下降,2019年、2020年净利润下滑幅度进一步加大,分别达46.92%、163.44%。2020年最新财务数据显示,火焰山营收仅123.40万元,同比下滑93.60%,归母净利润亏损424.46万元,同比下滑163.44%。

  记者采访获悉,2019年是新疆旅游业大年,绝大多数新疆旅企赚得盆满钵满。而对于业绩下滑加速,老火焰山则解释称,主要是景区隔壁新增一处同类景区,为了减少客源流失,公司被迫对门票打折、转赠,这才导致 2019 年旅游接待人数较上年有所增加的情况下,营业收入下降。

  这个同类景区即杉杉集团旗下的新火焰山。新火焰山自2017年9月试营业。

  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据记者调查,这两个景区确实是“门挨门”,相距不到200米,走在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眼里写的全是迷茫。

两座火焰山路标指示

  新疆当地一家知名旅行社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老火焰山的市场反应能力十分迟钝,销售政策、票价执行基本是被同行逼着走,跟不上节奏,旅行社与其合作的态度也相对冷淡。” 该人士进一步分析,老火焰山收入结构颇为单一,风险相对较大,难以为继。

  据悉,免收门票,吸引更多的游客上门,再通过拓展景区综合消费结构,从而提升综合收益已成为国内知名景区成熟的运作模式。

  新疆一位资深旅企高管也秉持此种经营模式,他表示:“老火焰山若要逐步解决营收单纯依赖门票的问题,拓展景区内二次、三次消费乃不二之选。”

  遗憾的是,老火焰山早在2003年就投资开发并运营至今,继续拓展的地理空间已经非常有限,此外智慧景区建设、数字化景区建设、增设体验性新项目等升级项目进展也十分缓慢。

  同区的新火焰山景区比老火焰山景区晚开发10多年,规划面积大很多,并且在规划前置,在智慧景区等领域不断赋能升级,提升游客体验,拓展更新景区内消费场景。

  断崖下滑的财务数据,日益激烈的同业竞争,动作迟缓的经营转型,老火焰山的未来恐将更为黯淡。然而,西域旅游似乎对所有上述问题都熟视无睹,并在上市后坚持表示:“面对不断升级的旅游消费趋势,西域旅游积极延伸旅游产业链,多措并举吸收整合有效旅游资源,通过系列并购,进一步扩大了景区资源储备,并创新旅游产品和业务模式,在不断提高服务范围和水平的同时增强品牌竞争力。”

  老火焰山作为一个具有巨大风险的旅游资产,而身处本地的西域旅游不可能不知。该笔收购的背后,是投资能力的低下,还是暗藏利益玄机?

  一位接近公司的人士表示,西域旅游正试图通过资本运作来保壳。

  西域旅游2021年3月初公告,拟合作设立总规模10亿元的文旅基金,主要投向疆内外优质旅游资源的并购、重组、开发、运营、提质、改造,以及参与旅游业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等业务。

[责任编辑:李梦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2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