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赶年集

作者: 徐常根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21-02-22

  ■几十年过去了,年集还是这个年集,年味依然淳朴而浓郁,只是市场已焕然一新,赶集人的衣着也变得时尚靓丽了。到处都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真希望父亲能看见这一切。

  □徐常根

  农历每月逢双日,是我豫南家乡的集市日。儿时的集市,街道只有五六米宽,砖石路面两侧的门面房大都是木板门的青瓦房。

  九岁那年的腊月廿八,吃过早饭,我跟父亲去赶年集。父亲用扁担挑着两只空竹篮,我紧跟其后,在雪后的泥泞小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鞋底沾着厚厚的泥巴,重如铅块,走上一会儿就得在草皮上蹭下鞋,三里多地的赶集路,走得我浑身是汗。

  集市里,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街道上被踩得满地泥巴。摊位沿公路、街道两侧展开,依次延伸,花花绿绿的衣裳一字排开,年货、年画、小人书摆在铺着塑料布的地上。说大鼓书的、唱戏的、吆喝叫卖的、讨价还价的,一片嘈杂,热闹非凡。年关近了,年味儿浓了,熟人见了面格外客气、嘘寒问暖。

  父亲带着我在人山人海的集市上不停地走走瞧瞧、讨价还价,却没买什么东西,我很不耐烦。父亲说:“再等等,到晌午货会卖得更便宜些。”

  快散集的时候,父亲终于买了十斤猪肉、几颗大白菜和一篮子白萝卜。此时我的肚子已饿得咕咕叫,便眼馋地看着油锅旁摆着的油条说:“大(爸),咱买根油条吃吧?”父亲拒绝了。我不甘心,用手扯着父亲的后衣襟,低声说:“我想买挂小鞭炮。”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父亲只犹豫片刻就爽快答应了。

  回家的路上,父亲挑着两篮子年货,沿着曲折泥泞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望着父亲那身打着补丁的旧棉衣,想着腊月里他常说的“小孩过年,大人过关”那句话,我鼻子一酸,似乎一下子懂事了许多。

  白驹过隙,一转眼40多年过去,父亲也已经病逝30多年。去年腊月廿八,我从新疆回老家过年,与母亲坐着三弟的轿车去镇上赶集。昔日通往镇上集市的羊肠小道,如今杂草丛生,早已荒无人迹。新修的一条干净平坦的“村村通”水泥路,直通村民家门口。村里还通了公交车,漂亮宽敞的公交车开到村口,不仅坐得舒服,价格也便宜,出门上车3元,半个小时就到县城了。

  路上,各种轿车、小型货车、农用三轮车,还有电动车,一辆接着一辆,朝着集市驶去。当年我们步行去赶集,来回要大半天,如今开车油门一踩仅需几分钟。

  快到集市,车辆已一辆挨着一辆拥堵在道边。想想也是,仅我们村民小组就几乎家家有车,那些外出打工、经商富起来的村民大都开着自己的车回来过年、赶集,这怎能不堵车呢?过去,村里别说是汽车,就连偶尔能闻着汽油味我都觉得香;如今,一条望不到头的汽车长龙绵延至集市那头。实在无法前行,三弟只好将车停放在一处路边,我陪母亲步行到农贸市场。穿行其间,车的档次都不低,倒像汽车展销,可见全国各大城市的汽车牌照,其中还有几辆“新A”“新B”牌照的车子,甚感亲切。

  随便走进一家店吃早餐,餐品丰富,吃的人一拨接一拨。母亲告诉我,像这样的早餐店镇上有六七家。吃完早餐,母亲带我去逛超市,让我惊讶的是,超市的规模与都市里的没啥两样,这样大的超市在镇上有6家,且全天候营业。

  宽敞的农贸市场如今已加盖了顶棚,里面商品琳琅满目,吃的、喝的、穿的,在分区售卖的市场里应有尽有。我问母亲:“妈,咱家还需要买些什么年货?”“年货早就办齐啦,今天就是来闲逛,让你看看咱这里的年集有多热闹!”

  在肉类区见一中年男人说:“买三十斤牛肉。”卖牛肉的砍下一大块放在电子秤上说:“多二斤。”那中年人说:“行。”用手机扫了二维码就接过肉拎走了。再没人像父亲当年那样煞费苦心地讨价还价了。

  市场里,母亲遇到两个年龄相仿的老熟人,高兴得拉着手互相问候着。她们一脸满足地说:“现在啥都不缺,保养好身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鞭炮店铺门前,虽然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烟花爆竹,但不论是卖家还是买家,与往年相比,都变得谨慎许多。现在,县里提倡大家不放烟花爆竹,因为以往过年大量燃放烟花爆竹,不仅影响了空气质量,还带来了火灾隐患。

  在镇上,我还看到多家快递公司设立了投递点,有的在收亲人从外地快递回来的年货,有的在寄出本地特产,商品流通有了更便捷的方式。

  几十年过去了,年集还是这个年集,年味依然淳朴而浓郁,只是市场已焕然一新,赶集人的衣着也变得时尚靓丽了。到处都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真希望父亲能看见这一切。

 

[责任编辑:李梦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24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