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甜石榴产销“三变”让山野穷乡跃居“首富”

作者: 朱翃、关俏俏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20-12-08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8日电(记者朱翃、关俏俏)“甜到齁”是“皮亚曼甜石榴”的“卖点”,也是消费者戏谑吐槽的“槽点”。正是这“甜蜜的烦恼”,让昔日昆仑山脚下的贫瘠之地一跃成为新疆和田地区“首富”。

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一名小朋友展示“皮亚曼甜石榴”(11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关俏俏 摄

  夹于大漠与高山之间,古丝路重镇新疆皮山县果农引以为豪的“皮亚曼甜石榴”这些年有了多与少、早与晚、进与出的变化,成为名副其实的“摇钱树”。甜石榴产销“三变”的故事背后,折射的是农民们经营思维的转变和追求高质量发展的努力。

  一株石榴树挂果越多越好吗?曾经农户们深以为然,“果子越多卖得钱越多呐!”;如今却有了不同的答案。

  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党支部书记买买提明·马合苏提告诉记者,石榴花开季,农户们舍得剪掉部分石榴花,主动减少了挂果。

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农户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关俏俏 摄

  “挂果多了,营养得不到充分保证,石榴反而长得不好,个头小、品相差,自然卖不出好价钱。”买买提明说,“剪去一些,养分有了保证,结出的石榴个个大又甜。同样一棵树,产值反而增加了。”

  从“一剪没”到“一剪美”,在多与少的变化里,皮亚勒玛乡的农户们学会了优先保障品质,从追求量到追求质,方向对了,致富之路就越走越宽了。

  虽然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库木博依村的人均年收入迈过17000元大关,比去年又多了七八百元。

  增收背后,还见变化之功。农户图尔荪·喀吾孜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早晚之变”。

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农户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关俏俏 摄

  11月底,“皮亚曼甜石榴”的销售旺季已经结束,但在图尔荪家的院子里,还存放着数百公斤果子。当记者带着“滞销”的怀疑询问时,图尔荪却自信地介绍起自己精明的计划:“这些可都是特级果、一级果,等到元旦或春节的时候再卖,那价钱可是高高的。”

  图尔荪告诉记者,以往十月中下旬的采销旺季,大家都早早地拿出来卖,想着赶紧把石榴卖了钱“落袋为安”。一拥而上反而被采购商压价,好石榴也卖不出好价格。

  2018年图尔荪和村里几家农户成立了“惠农石榴合作社”,一方面加强了石榴种植技术的学习与培训,另一方面也学了不少市场经济的小窍门。“我上海的朋友告诉我,好饭不怕晚。咱们的好东西也要找个好的窗口期卖嘛。”

  出货旺季时,石榴一级果的收购价也不过每公斤20元左右;到了元旦、春节,同样的石榴能卖到30多元。早与晚的时间差,为果农收入再添“红包”。

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农户在整理石榴(11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关俏俏 摄

  相比农户们为石榴品质和销售时机开动脑筋,村干部则为保护“皮亚曼甜石榴”这块“金字招牌”费心尽力,从运输环节“只出不进”到定制二维码,原产地品牌保护工作可谓土洋结合。

  “随着皮亚曼甜石榴的名气越来越大,一些商人来‘蹭热度’,搞‘过路石榴’——把外地产的石榴拉到皮亚勒玛乡冒充销售,损害了我们甜石榴的品牌和美誉度。”库木博依村驻村第一书记阿依古丽·艾合麦提说。

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皮亚勒玛乡库木博依村,农户在包装石榴(11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关俏俏 摄

  为此,每到销售季,皮亚勒玛乡组织各村采取措施,运输环节只出不进——只能从皮亚勒玛乡向外发货,不允许外地石榴到皮亚勒玛乡来卸货和转运。此外,乡里还专门定制了统一的二维码来进行识别和保护。

  围绕着“皮亚曼甜石榴”的人和事都有了变化,头脑活了、腰杆直了、口袋鼓了,日子越过越舒坦了……不变的是那枝头的红红火火,那吃到嘴里的汁多味甜……(完)

[责任编辑:李梦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37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