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巨变前所未有 深喀万里情深 深圳援疆十年谱写华章

作者: 张国防    来源: 深圳援疆指挥部    日期: 2020-08-26

5A级旅游景区喀什古城。

  喀什,昆仑山下,丝绸之路明珠,四大文明交汇点。

  深圳,南海之滨,改革开放前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按照党中央的部署,2010年新一轮对口援疆以来,深圳作为19个援疆省市中唯一的计划单列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地区的喀什市和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简称塔县),参与喀什经济开发区建设。

  “感恩改革开放,回报全国人民”。历届深圳市委市政府都高度重视援疆工作,以高度的政治站位和强烈的责任担当,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投入到援疆事业中。

  十年,投入人力前所未有,深圳精挑细选干部人才,共派出援疆干部人才1188人。

  十年,投入资金前所未有,深圳优先安排援疆资金123亿元。

  十年,深圳社会各界爱心捐赠前所未有,累计捐赠财物5.13亿元。

  十年,投入项目前所未有,深圳广泛发动,组织实施和带动产业、教育、医疗、文化旅游等各类援疆项目664个。

  经深喀两地人民的共同努力,受援地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喀什市和塔县实现脱贫摘帽,喀什古城和帕米尔高原双双成功创建5A级景区,深圳援疆新建安居富民房6.65万套,新建学校(含喀什大学)14所,参与建设幼儿园162所,新建医院4家,带动建档立卡脱贫人口10.3万,带动孵化企业1000家,社会工作覆盖人口47万人次,培训医生3万多人次,培训老师2.6万人次,培养学生3.52万人,资助贫困大学生5000人,培养产业工人40000人……

  深圳援建的一批标杆项目和精品工程,融入了受援地的生产生活中,像跃动在喀什市和塔县大地上的音符,汇聚成波澜壮阔的援疆华章。

深圳援建的6.65万多套安居富民房、定居兴牧房,为受援地各族群众安居乐业提供良好保障。

  一个人的巨变:

  从灶台到机台,一个产业园带动两万人就业

  说起生活的变化,努尔古丽简直像做梦一样。她原来是帕哈太克里乡的贫困户,在深圳产业园,她第一次见到电动缝纫机。通过参加培训,她成为深圳援疆企业美丽奥服装有限公司的员工,几年的努力后,成长为企业生产办组长,她说:“我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找到了幸福。我们一家人的命运都改变了。”

  深圳产业园是深圳援疆打造的现代化工业园区,2012年起建设,2015年正式投产,吸引上百家劳动密集型企业落户,2019年产值24.57亿元。形成纺织服装、电子信息和现代物流三大集聚产业,被自治区授予南疆服装总部基地、南疆纺织品服装物流基地。目前,深圳产业园长期稳定就业在10000人左右,三期全部投产后,还能再带动10000人就业。其中40%以上是像努尔古丽这样的贫困户。“从灶台到机台、从田间到车间、从农民到产业工人”,产业带动就业是最直接有效的扶贫办法,真正做到扶贫扶智与扶志。深圳还以产业园的企业为主体,带动卫星工厂的发展,形成“总部+卫星工厂”的模式,目前已建成70多个卫星工厂,从而实现贫困人口在家门口就业。

深圳产业园是深圳援疆打造的现代化工业园区。

喀什经济开发区具有连通欧亚的独特地缘和人文条件。

气势磅礴的深圳城

  不仅是“输血”,深圳更注重“造血”,以科技创新激发受援地内生动力。十年来,已建成深喀科技创新服务中心、深喀创业创新管理服务中心等双创载体集群,吸引一批有志南疆的科技企业入驻。其中,深喀科技创新服务中心已申报成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国家级科技领军人才创新驱动中心、自治区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深喀创业创新管理服务中心已有新疆北斗双创基地、古城众创空间两家国家级众创空间、新一代信息技术智慧学习工厂暨喀什大学-华为创新中心等特色双创载体入驻,连续六届的新疆创新创业大赛为广大青年搭建展示自我、实现梦想的平台。

  十年,深圳援疆孵化上千家企业,带动产业超过百亿元,给超过10万的贫困人口生活带来了巨变。在新规划中,深圳还将加大力度培养产业技能人才、农业农技人才,让他们通过自己的提升,带来一个个家庭的巨变。

  一个乡村的巨变:

  万亩稻田旁,矗立起天下第一馕

  村民吐哈提·热依穆没有见过大海,但他家种的“海水稻”却让他的“钱袋子”鼓了不少,去年,仅此一项家里的收入比往年多了一万多元。“感谢农科院深圳基因所的水稻专家,是他们在田间地头手把手教我,我的海水稻才能丰收。”

  按照中央部署,脱贫攻坚将与乡村振兴无缝衔接,而深圳早已经提前布局乡村振兴。帕哈太克里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帕哈太克里乡素有“红色稻乡”之称。深圳援疆在帕哈太克里乡安排项目资金2500万,并指导深圳援疆企业优果汇和光华现代农业等规划万亩精品水稻生态园。在“稻乡渔歌”生态项目,稻田里养着鱼和小龙虾,田边的水渠里有鸭和鹅,走进田间,低头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抬头可以远远望到雪山……

深圳援疆干部人才“用脚丈量红色土地,用心体验农耕技能”。

  离万亩稻田不远,有一座方形单体厂房,外墙上“天下第一馕”几个大字特别醒目,那是深圳援建的馕产业园,老百姓司空见惯的馕,在这里摇身一变,插上了产业和文化旅游的翅膀,并且还在不断复制中,其标准化生产的规模和馕文化的演绎令人叹为观止,也是帕乡下一步乡村振兴的核心引擎。

深圳援建的馕产业园。

  与馕产业园隔路相望,是深圳援建的红色文化纪念馆,周边是花海、果园等特色种植和生态观光农业,村里的农家乐在帕乡特有的水系旁边。帕乡的书记王荣海说,这里将走出集观光旅游、生态种植、农产品加工、商贸、健康休闲、餐饮住宿、现代管理于一体的生态农业综合体发展新路。

  如果你没有到过帕乡,就不知道现在喀什的农村有多美。村民们讲,在深圳援疆之前,这里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人人都想出去,现在,来的人都想留下来。两年前,一个来旅行的上海人被村里的美景打动,留下来创办了一个农庄,生意很旺。这个故事加上实实在在的美景,打动了很多“外来户”留在帕乡。

  从阿瓦提乡的“桃花节”、伯什克然木乡的“生态七宝”、坎尔洋村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再到位于中巴边境的中国最大的村热斯喀木村,一个个乡村在深圳援疆的支持下,找到了自身的特点和优势,村民们富裕了,深圳援建的6.65万套安居富民房成为靓丽风景,村里文化室、卫生室、广场、便民超市等配套齐全,农牧民家里水、电、暖、气、厕一应俱全。乡村的巨变也让村民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十年前,塔县老百姓烧火做饭,生活条件艰苦。

热斯喀木村群众住房十分漂亮。

  一座城的巨变:

  深喀大道串起援疆印记,社会工作援疆开创先河

  沙拉麦提古丽是喀什古城的网红,几乎每天都在古城门前直播,她在古城里的家访式接待点“古丽的家”经常客人满满,歌舞不断。“深圳帮助喀什古城成功创建国家5A级景区,还开通了进疆的专列,深圳给这座城带来的变化太大了。”

  喀什人都记得2012年12月22日,全长9.8公里,总投资6.83亿元双向八车道的深喀大道建成通车,贯穿喀什新城,连接老城,成为城市空间发展的主轴。

  现在,沿着深喀大道一路前行,可以看到一串串深圳援疆印记——

  深圳城,由深圳市11家大型国有企业共同出资开发建设,集金融、商业、办公和文化娱乐配套于一体的综合商务区,2019年实现税收1.7亿元。新引进的华润万家已经成了喀什人最爱逛的地方。

喀什大学新泉校区。

  喀什大学新泉校区,深圳支持10亿元援建,2019年9月已投入使用,可容纳就读人数12033人,成为南疆应用型人才和基础教育师资培养的重要基地。十年来,深圳参与喀什市和塔县160多所幼儿园建设,援建喀什市十八小、深喀教育园区等项目。构建了从幼儿园到大学、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从普通教育到职业教育的全链条援疆教育体系。

  喀什市人民医院东城分院和即将投入使用的喀什地区妇幼保健院,成为喀什东部新城的重要民生配套。十年来,深圳投入援疆资金近3亿元支持喀什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援建一批医院,推进广东、江苏-深圳医疗卫生人才“大组团式”战略联盟。培训受援地医务人员3万余人次,引进新医疗技术和新项目200余项。

深圳援疆医生以精湛的医术赢得了各族群众的赞扬。

  如今的深喀大道,既有总部经济大厦、喀什发展大厦等重点项目,也有小亚郞公园、中央公园等绿色风光,车流中还不时驶过深圳支援的比亚迪电动公交车。

  十年来,春风化雨,深圳开创先河,率先开展社会工作援疆,从2011年起,已经投入援疆资金5081万,引入社会资金1043万,并整合价值1000多万的社会爱心资源,实施企业社工服务、留守儿童帮扶、深喀青少年“手拉手”交流、“小母羊”、“驴宝贝”扶贫等17个社工服务项目,共培育8家本土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累计服务47万多人次。喀什市也由此成为第一个以社会组织及社工人才力量介入援疆工作的城市。深喀社工站被民政部评为首批全国社会工作服务标准化建设示范单位。

  一个民族的巨变:

  一个学校托起一个民族的希望,特色产业链带动万人脱贫

  塔县位于帕米尔高原东麓,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居民以塔吉克族为主。“帮扶一个县就是帮扶一个民族”,站在这个高度,2015年起,深圳安排福田区参与精准帮扶塔县。“精准+长效、生态+科技”,深圳对口帮扶塔县开拓出一条新型发展之路。现在,塔县的贫困发生率已经降到了零。

塔县金草滩美丽风景。

令人向往的美景。

巍峨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景色迷人。

卡拉库里湖静静依偎在冰川之父的慕士塔格峰脚下。

  在深圳援疆资金的支持下,塔县阿巴提镇的古丽巴尔汗和弟弟创办了萨德尔巴格手工艺合作社,主要产品是塔吉克特有的民族刺绣,当地人的帽子、窗帘、服饰等各种生活用品都喜欢用塔吉克刺绣,来这里的游客也喜欢这样的手信。现在合作社一年产值50万元,还能带动十几个人就业。民族文化为核心的“火种保护”计划,已经成为塔县人致富的阳光大道。

萨德巴尔格手工艺合作社靠深圳援疆资金带领当地群众致富。

  高原阳光猛烈,深圳帮扶塔县建成全疆首个集中式光伏扶贫电站;牦牛是塔县特产,深圳援疆从人工草场培育开始,一步步打造着畜牧业产业链,“牦牛入户”行动援助400万元购买优质牦牛1100头送至农户家;投入1000万元,在科克亚尔柯尔克孜民族乡和塔什库尔干乡实行“牦牛合作社”集中规模化养殖;独特的地理条件造就了塔县独有的风光,深圳援建慕士塔格冰川公园,引进华侨城集团与塔什库尔干县帕米尔高原景区合作,完成5A景区创建,开展全域旅游,推动红其拉甫口岸成为“中国红色边哨文化旅游目的地”。

雄伟的红其拉甫国门。

  高原风光虽好,但生活条件恶劣,有“生命禁区”之称。为了让孩子们能更好的读书,深圳异地援建了深塔中学,一所学校托起了一个民族的希望。深圳援建塔县人民医院,结束了新疆海拔最高的高原县没有二甲医院的历史。当地的农牧民、老百姓很自豪的把这家医院称之为“深圳医院”。

  其拉克是达布达尔乡热斯喀木村的护边员,十年前他一家五口住在用石块和泥巴垒的房子里,现在一家人住在80平方米的新房子里,家电齐全,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做饭用上了天然气,再也不用烧柴火了。“我们家种了16亩地,养了10只羊、5头牛,每年有13万元的收入,我当护边员每个月也有2600元的工资。”十年来,在塔县像其拉克这样脱贫改变生活的有超过12000人。

  一种情感的巨变:

  有一种情感,在巨变中升华

  周兆翔是深圳市第一批援疆干部,当时任塔县县委副书记。塔县海拔高,地广人稀路难行。2011年3月,当他徒步9天来到马尔洋乡皮勒村,36年没有见过县领导的村民们点起篝火,吹着鹰笛、跳着民族舞蹈欢迎他。那一刻,周兆翔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个地方变样!后来,他联系中央电视台的朋友,拍摄播放了《骑骆驼求学记》,皮勒村一下在全国出了名,成了“网红”旅游村,路通了,村民靠旅游脱贫致富了。

  巨变,让当地百姓对深圳援疆充满了深情,马尔洋乡的村民说:“是深圳援疆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周兆翔和塔吉克族小朋友在一起。

  伴随着巨变的,是深圳一批又一批援疆干部人才的奉献和意志。他们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头上不知不觉多了白发,很多人看着刚来时的照片都认不出现在的自己。第十批援疆干部、现任塔县县委副书记陈险峰说:“我们志气比山峰高,骨头比石头硬,快乐比氧气多。”他还专门出镜为当地农产品代言,成了老百姓眼中的“网红”。

  一次援疆路,一生援疆情。来援疆的干部人才会爱上这里,韩世国老师一家三口两度援疆,一家三口都起了维吾尔族的名字,韩世国也被国家部委评为“对口支援新疆先进个人”。支教带来的最大成果就是孩子们的成长,他们也是援疆感情的接力者。很多孩子会给支教老师写信,信中自然地把他们叫“爸爸”“妈妈”。今年考上大学的喀什特高学生艾尼瓦尔说:“是特高培养了我,感谢深圳援疆老师造就了我,我一定努力学习文化,报效国家。”

  没有周末、连夜加班是援疆的常态。今年才来到塔县的援疆医生陈绍喜,已经数次抢救危重病人,曾经连续36小时奋战在工作岗位,和深圳援疆“大篷车”一起翻越千里走遍村落给群众送药看病。支医队员们的付出,换来的是一个个家庭的病痛解脱和新生,被深圳医生挽救生命的患者家长那扎热力说:“是深圳援疆医生救了我孩子的命,救了孩子,等于救了我们一家人。”

  巨变,带动着更多的人加入到援疆的事业中。董欢是深圳是深圳的一名社工,2013年,她来到深喀社工站投入工作,和老乡们打成一片,帮助老百姓的过程中,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在这里成了家,还把父母接来了。从深圳人变成了喀什人。董欢说:“让别人快乐,也让自己快乐,我喜欢这种温暖。”

董欢在辅导留守儿童。

  深圳市残友集团总经理刘勇专门到喀什创办了喀什残友公司,依托高科技帮助残友解决就业——坐着轮椅的克比努尔得到了电子客服的工作,艾麦提江现在的工作是网页设计师。有人问刘勇,你这么做图什么?他回答了三句话:“我们都是身残志不残,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一家人。”

  巨变,也带动着两地的社会力量对接,帕哈太克里乡和南岭村,上步村与提孜那甫乡结对认亲,改革开放的基因也随着结亲融入到喀什乡村的血脉中。万科集团援建塔县塔合曼乡寄宿制小学,卓越集团与深圳市慈善会成立千万助残扶贫基金,皇岗村捐资千万元援建塔什库尔干县疾病控制中心,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成为援疆生力军。

  深喀万里情深,十年来,两地的干部人才和群众情感在不断升华,心连心,像石榴子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每一个援疆干部人才都在帕哈太克里乡结下了自己的“亲戚”。当地的孩子们管援疆干部人才叫“爸爸”“妈妈”,当然这些“爸爸”“妈妈”们也多了兄弟姐妹和“孩子”。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深圳的援疆干部人才都会和喀什社会福利院的孩子们一起联欢,让他们感觉深圳的叔叔阿姨们也是他们的“家长”。帕哈太克里乡党委书记王荣海说:“深圳援疆干部人才素质高,工作敬业,他们已融入新疆多民族大家庭,为边疆稳定、民族团结、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位于塔县的蟠龙古道成了“网红|”旅游线路。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十年,深圳援疆走过不平凡的路,在新的起点上,深圳援疆再次出发,在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引领下不断创新、不断奋进,将在喀什大地上催生更多巨变。

  ■十年援疆大数据:

  ●派出干部人才:1188人

  ●累计投入援疆资金:123亿元

  ●社会各界爱心捐赠:5.13亿元

  ●新建安居富民房:6.65万套

  ●新建学校(含喀什大学):14所

  ●参与建设幼儿园:162所

  ●新建医院:4家

  ●带动孵化企业:1000家+

  ●带动建档立卡脱贫人口:10.3万

  ●培训医生:3万多人次

  ●培训老师:2.6万人次

  ●培养学生:3.52万人

  ●资助贫困大学生:5000人

  ●培养产业工人:4万人次

  ●推进喀什古城和帕米尔高原5A景区创建:2个

[责任编辑:李梦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16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