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爱哭鬼”肉斯坦木江

作者: 李炎    来源: 克拉玛依市委网信办    日期: 2020-06-24

  “今天是我哥哥结婚的日子,我问了其他朋友,结婚以后盖了这样的被子,以后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我不太会说话,哥哥你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肉斯坦木江的话虽简短朴实,但湿润的眼眶让现场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他真挚的情感。

  这一幕发生在同事钟晏国的婚礼上,台上这个羞涩的维吾尔族大男孩叫肉斯坦木江·亚森,他正捧着2床龙凤被给一对新人送上自己的祝福。别看人高马大的他,可是个“爱哭鬼”……

  事情要从2018年市委网信办“访民情惠民生聚民意”工作队入驻绿雅佳苑社区说起,在那一年工作队队员钟晏国有了一个新“弟弟”——肉斯坦木江·亚森,而市委网信办驻绿雅佳苑社区这支工作队也有了一家要牵挂的人。

  肉斯坦木江一家三口住在绿雅佳苑社区,爸爸亚森·塔吉、妈妈吐逊古丽·毛拉克是一对朴实的夫妻,从没想过要给社区添麻烦的这家人被工作队发现了他们的难处。

  “大叔,你们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和我们工作队讲,我们一定会尽力解决你们家庭的后顾之忧的。”工作队队员李乔率先当起了“知心大哥”。

  “我和吐逊古丽的收入不太稳定,儿子现在也还没有工作,搬了新房子就开始还贷款了,就是有的时候不太舍得买好吃的东西,其他也没有什么困难了。”亚森大叔摆摆手笑着结束了这次对话。

  “这对夫妻太实在了,他们不说并不代表没有困难,咱们采用迂回战术分头去了解一下吧。”金云华队长给大家下了死命令。

  “爱哭鬼”着急地哭了

  经过工作队多方打听,原来这对夫妻一直没有太稳定的工作,一直在餐厅、家政公司等各处打工,虽然生活不至于困难,但随着年龄增长,愿意雇佣夫妻俩的地方越来越少。加上2017年刚刚贷款买了新房装修入住,需要定期还贷,儿子也暂时没有工作,说没有生活压力那都是假话。

  “夫妻俩打工很不容易,要让他们能安度晚年,最关键的是解决肉斯坦木江就业问题。一方面解决家里的经济压力,另一方面也能让老两口彻底放心。”队长金云华带领大家一起分析起“战术”。

  随着不断接触,大家了解到肉斯坦木江不是不想工作,而是找工作时的四处碰壁,让他逐渐丧失了信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父母的负担。大家一致决定用关心爱心让肉斯坦木江先放下“心理防线”。

  逛逛街、吃吃饭……果然,在工作队的耐心疏导下,肉斯坦木江开了口:“闲在家里太久,我特别想有个工作能给爸爸妈妈减轻负担了。”“可我工作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成功,还让他们跟着着急,我觉得我太没用了。”说到这,肉斯坦木江着急地哭了出来。

  “嗨,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失败过。”“我比你大多了,听哥哥的准没错。摔倒了爬起来不就行了,咱们帅哥who怕who”。工作队队员辛德装作很老练的样子安慰起了肉斯坦木江。

  “大家都把碗筷推一推,我这有个好东西要给肉斯坦木江看。”工作队队员艾尼瓦江一边卖着关子一边拿出了一张招聘信息。“这下你就不会再怀疑人生了吧,以后有什么心事都跟哥哥们说,我们早就把你当做一家人了,没有什么是不能一起讨论一起解决的。”

  “上班第一天,我陪肉斯坦木江去,这份美差谁都别跟我抢。”工作队队员史磊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兄弟,加油”。

  “爱哭鬼”内疚地哭了

  肉斯坦木江的工作问题算是解决了,一家偿还房贷的压力减轻了,大家的心也踏实了。

  一天,钟晏国给肉斯坦木江打去了电话,“最近怎么样?大哥去你家坐坐看看你”。“我现在有点忙,改天再见吧”。可一连几天,钟晏国提出见面都被拒绝了。肉斯坦木江很明显在躲着我们,他到底在忙什么?还是他出了什么事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事情搞清楚最重要,钟晏国拉上辛德冲去了他家。

  果然和预想的一样,肉斯坦木江在家。可他见到昔日亲切的大哥不仅没有高兴的样子,眼神中还有一丝闪躲。一番交谈下来,大家才闹明白,原来工作队给肉斯坦木江介绍工作过去五个月了,可现在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有拿到。

  “工资要不回来了,我去问他们要过线,跑了好多次,公司的人一会儿说马上发,一会儿说月底发,一会儿说月初发,他们拖着就是不给我。帮我找工作已经麻烦大家了,本来我想靠自己解决问题。”肉斯坦木江说着话头越埋越低。

  “弟弟,你放心,哥一定帮你把工资要回来,给你一个说法,你不要灰心丧气,你是男子汉,遇到困难不能轻言放弃呀。”钟晏国安慰道。随后他立即与公司负责人反复进行电话沟通,询问事情的缘由,一周后肉斯坦木江拿到了11250元工资。

  看到手机上的收款短信时,肉斯坦木江又内疚地哭了。“哥哥,对不起,其实我之前埋怨过你们,我以为你们给我介绍了一份破工作打发我。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们。”“是我们做得不够好,现在钱拿回来了,咱们哥俩的误会解开就好。”钟晏国憨笑道。

  “爱哭鬼”感激地哭了

  拿到拖欠的工资绝不是完美的结局,没几天工作队又找上了肉斯坦木江。

  “肉斯坦木江,前阵子你是不是还担心其他工友拿不到工资?”“哥,你怎么知道……”“虽然你没说出口,哥哥还是很了解你的。”哥俩的聊天总是充满打趣的意味。

  “那家公司规模不大,疫情过后维持运转有些困难,所以暂时发不下工资。你这个小侦探提供的情报非常有用,我们工作队已经和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走访,也宣传了小额信贷等惠民政策。现在拿到贷款不仅发了拖欠的工资,也可以计划下步工作了,这件事你功不可没啊。”辛德又开始装起了老成。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那个老板不是坏人,不会故意拖欠工资的。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我替大家谢谢你们了。”肉斯坦木江听说其他工友也拿到工资后,眼眶又湿润了。这次是感激的泪水。

  “你一个大小伙子没看出来,还是个‘爱哭鬼’。好了,咱把眼泪擦一擦,过两天准备重新入职吧。”

[责任编辑:周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55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