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绪刚:嗡嗡嗡,我买架飞机种棉花

作者: 刘萌萌
来源: 天山网
日期: 2019-10-15

  随着“嗡嗡嗡”的声音,一架无人机飞回到脚下,43岁的刘绪刚迅速加满药、换电池,无人机再次腾空而起,新一轮航线作业又开始了。

  每年9-10月,是新疆棉花的采摘季。在棉花采摘之前,用无人机代替人工和拖拉机喷洒脱叶剂,让传统的农业带上了满满的科技感,也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叫做无人机植保。尉犁县古勒巴格乡棉农刘绪刚就是其中的一员。

  “4年前,我开始尝试利用飞机给自己的棉花地打农药,今年我又学了无人机驾照,买了两架无人机,这样不仅可以降低自己棉花地里的成本,也可以给附近农户打药,挣点钱。”刘绪刚说,一架无人机的喷洒效率相当于60个人工,越来越多的农民和他一样变身新潮的无人机“飞手”。

刘绪刚操纵无人机为棉田打脱叶剂。

  自己买飞机接单尝到甜头

  走入尉犁县一片一望无际的棉花海里,无人机在棉田上空来回飞行喷药。临近中午,地头上,晒得黝黑的刘绪刚咬两口馕,喝口水,继续投入到无人机的操作中,他已经连续40多天没回过家了。

  刘绪刚种植棉花20多年了,他使用的无人机便是如今活跃在新疆天山南北田地间的植保无人机。

  进入采摘季后,为了能让棉花进行统一采收,棉户需要向棉花喷洒脱叶剂。这是一种生物调节药剂,它能让棉花在同一时段内吐絮、成熟、落叶,方便机器进行统一采收。

  “正常情况下,在喷洒脱叶剂后,七到十天内,这些叶子便会自动脱落,露出雪白的棉花,这时采棉机就能进来收割了。”新疆无人机植保业务提供商极飞智慧农业项目部负责人艾海鹏说。

刘绪刚(右)给棉农展示无人机如何操作。

  “以前我们都是自己背着药壶打药,顶着大太阳,人在地里闻着农药味也不舒服,后来是拖拉机喷洒,一天干下来也快,但看着拖拉机在棉花地里驶过,一垄垄的棉株被车轮轧死,棉桃挂在车上,很是心疼。”刘绪刚说,100亩的棉花地,拖拉机来回要走10趟,压毁近10亩的棉花植株,造成上万元的损失。

  4年前,刘绪刚第一次接触到了植保无人机。“与传统喷洒农业的方式相比,飞机打药,更加稳定、准确,成本还低。前两年,操作无人机的飞手都是内地来的,采摘期在新疆干一个多月的活,就能挣十多万元。”刘绪刚说,一台小小的无人机让他看到了增收致富的商机。

  “今年5月,我就去市里学了无人机驾照,又花了16万买了2架无人机,自己当飞手。”刘绪刚说,9月初,棉花进入采摘期后,他一天时间就完成了自己家里500亩地的脱叶剂喷洒,随后开始陆续接到周边农户的订单。

  “起初一亩地是5-6元,最忙的时候8元,从9月初出家门就没回过家,有时赶进度,都是通宵打药,没日没夜的泡在地里。”刘绪刚笑着说,尽管辛苦,但一个多月下来,自己完成了2.4万多亩的订单量,收入超过10万元。

  无人机打药,将棉农从繁重的人工作业中解脱出来。棉农王新洲正是受益于此。“无人机打药喷雾比较均匀,老刘的技术也好,打过的地方没有漏的。”王新洲说。

刘绪刚给无人机换药。

  传统农户变身潮流飞手

  据艾海鹏介绍,尉犁县采购植保无人机的农户有30家,都是当地的棉花大户。

  43岁的韩光从高中毕业就开始种棉花,如今已有20多年。他的弟弟韩辉2003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兄弟俩在尉犁县一共种了4000亩棉花。

  4年前,韩家兄弟接触到了植保无人机,今年,兄弟俩直接买了两架无人机来管理自家4000亩棉田。操作者是弟弟韩辉。

  “以前打药都是靠人工或者拖拉机喷洒,无论是哪种方式,人工费和机械费用都很高。”韩辉说,无人机打药及时、喷洒均匀、不受时间限制,成本也大幅降低。

  昌吉回族自治州红旗农场二分厂七队的棉农王伟峰也是今年加入到飞手队伍里的。“之前我就是自己种点地,棉花、辣椒、打瓜都有,收成还可以。今年我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农户在用无人机,就买了一台。”他说,经过一个多月的专业培训后,他成为了一名职业飞手,收入也翻了一番。

  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博乐人王红雨,这个80后小伙子如今也尝到了做飞手的甜头。“去年9月我买了第一架无人机,一个月就回本了。今年,我又买了一架,到2019年8月底,累计作业量已超过6万亩。”王红雨说,除了打脱叶剂,他每年还会接单打生长剂、杀菌剂等,和农户一样从春天忙到秋天。

盘旋的无人机成为棉田里的一道风景。

  新疆植保无人机将突破5000架

  记者从自治区农机局获悉,到今年年底新疆植保无人机将突破5000架,累计作业面积将达到4000万亩次,自治区将在全疆范围内试点推广植保无人机补贴。

  艾海鹏介绍,9月以来,极飞智慧农业有近3000架植保无人机、1500多名飞手、1000多支飞防队伍陆续从全国各地奔赴新疆,联合新疆本地的近5000架无人机,为棉花喷洒脱叶剂,帮助农户增产增收。

  “打个比方,新疆棉花种植面积总共是3000多万亩,今年无人机在新疆的作业数量为1000多万亩,也就是说,每3件新疆棉花做的衣服里,就有1件衣服的棉材料是用无人机完成喷洒作业的。”艾海鹏说。

  新疆无人机植保业务提供商大疆农业新疆销售经理付建华介绍,在今年9-10月30多天的作业中,超过4000台的大疆植保机开足马力,为南北疆的棉田喷脱叶剂,目前,大疆农业在新疆已经拥有100多家销售网点和培训网点。

  “我们联合当地政府建设了2个人才孵化基地,对当地农户进行新型农民职业培训,也就是飞手培训,农闲时农户就能来学。”艾海鹏说,如今,基地已经培训出了10多名飞手,不仅有90后的年轻人,也有60多岁的农民。

  “我种棉花20年了,看着我们的农业新技术一次次变化,浇水从大水漫灌到节水滴灌,播种从半精量播种到精量播种,棉花采摘从人工捡拾到机采棉的全过程,最终得到切切实实好处的是我们农民。”刘绪刚说,脱叶剂这两天就全部打完了,无人机业务就开始闲了,他回家休息几天,冬天再去县城里的超市打工,这样的生活让他觉得越来越有奔头。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06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