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个好地方】依托千般辽阔 书写万种美丽 ——祖国西北角之南疆见闻

作者: 李海岚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9-07-18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5日电(李海岚)世间美丽有千种,辽阔有万种,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绝对是其中绚烂的一种。地处祖国大地西北角,伫立于巍峨的天山以南,这方珍奇的国土依托千变万化的自然景象、神奇辽阔的地理地貌,借助19个兄弟省市的对口援疆之举及淳朴南疆人民的勤劳之力,正在上演一幕幕翻天覆地的巨大变革。

  一望无际、望而生畏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以往只闻风沙肆意、黄土漫天,如今渐有轻风拂绿之音;初见苍茫、继而震撼的广袤戈壁,那些千年之前留下的历史遗迹,从无人问津到万人崇仰,这是历史人文的捷讯。

  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因着旅游细胞的渗入,在雪山之下点燃了生活新希望;位于天山南麓的库车县莫玛铁热克村,烂泥土房摇身一变小洋房,援疆之手建出民族团结第一村。

  正如参加“新疆是个好地方”新华网+19个援疆省市全媒体采访活动中一位资深媒体人发自内心的感慨:“这里荒芜寸草不生,后来你来走了一遭,奇迹般万物生长。”祖国边疆的这片大地,正在书写万种美丽!

  依托自然风光 绘就旅游富民图

  提起新疆,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大”,新疆占我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在“新疆是个好地方”新华网+19个援疆省市全媒体采访活动中,南疆之大、之阔让人印象深刻。

图为7月8日拍摄的慕士塔格峰。新华网 王安摄

  这里不仅有巍峨天山的千峰万壑之壮丽,也有青草依依的大草原之锦绣。这里不仅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也有绿树成荫、水鸟成群的各类湿地公园。这里更多的是奇特的喀斯特地貌和丹霞地貌,那些红的山体、峭的峡谷、浩瀚戈壁,让初来南疆的人不禁赞叹,南疆处处是美景,游人随拍出大片。

  七月,正是新疆最美的时候。采访团兵分多路,从喀什前往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体验雪域高原,登上5000米海拔红色国门红其拉甫,穿越神秘天山大峡谷……一路上既见证了南疆之大,也见证了南疆之美。在这样的大美疆域里,也看到凭借自然风光而兴起的旅游产业给当地百姓带来的利好。

7月9日,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彩云人家民宿村用石头画装饰民居室外围墙。新华网 杨喜龙 摄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位于帕米尔高原,3000米的平均海拔让这里抬头可见雪山,低头可赏草原美景。从喀什市到塔县的300多公里路程中,还能欣赏到白沙山、慕士塔格峰、卡拉库里湖等风光。但这样的地方,以往仅有为数不多的人知晓,来此做“冰山上来客”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现在来塔县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塔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周暠介绍。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塔县累计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同比增长40%以上。

  变化得益于塔县的全域旅游规划,以塔什库尔干乡为核心,带动周边乡村发展。“去年开始,我们还把以往分散经营的石头城、金草滩以及新近打造的彩云人家民俗村进行整合,标准化、规范化发展。”周暠介绍。

  一份旅游规划,不仅盘活了丰富的自然资源,也改变了当地百姓以放牧为主的生活方式。随着旅游业的兴旺,越来越多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在旅游行业有了新工作,这份工作也让他们走上脱贫致富的康庄路途。

  在阿克苏市拜城县康其乡阿热勒村,当地政府利用得天独厚的天然湿地,打造起康其湿地公园,这里有草原湖泊,有网红游乐项目,在吸引百姓回家就业的同时,也丰富了百姓的日常生活。

  当下南疆,一个个神奇旖旎的自然资源正在盘活,一份份造福于民的旅游规划正在生效,一张张真诚淳朴的脸庞绽放着如花笑靥……

  依托历史遗迹 延续千年人文史

  “不到南疆不算来过新疆。”这句话不仅在说南疆的独特自然,也指向南疆的人文底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留下的千古绝唱,在南疆大地也能寻到相应景致。正如诗能长留,有人走过的地方,自然都会留下痕迹。古代丝绸之路穿南疆而过,也曾留下大量的古城池、千佛洞等古迹遗址。

崖壁上的克孜尔石窟。新华网 李海岚 摄

  在新疆拜城县克孜尔镇的一座悬崖之上,克孜尔石窟历经千年风霜雨雪,仍然留存于世,那一个个石窟里的壁画,依然保持着鲜艳的色彩。如此历史遗迹,总有一种特殊的文化魔力,让人叹为观止。

  而这,也正是南疆的文化魅力。

  克孜尔石窟、苏巴什佛寺遗址、达玛沟佛教文化遗址、龟兹古国……没有人清楚地知道千年以前的这里是繁华、是落寞,但这些历史遗迹总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一眼望向遗址,如同一眼望向千年时空,仿佛可以触摸到那些未知的一草一木。很多时候,文化的虚幻感令人无法自拔,而数千年的人文历史,总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得以传承。

苏巴什佛寺遗址。新华网 李海岚 摄

  所幸的是,在南疆这片大地上,即便很多人文历史只留下遗迹独立风中,仍有一些比较完整的古城值得追溯与体验,仍有独特的民族风情在不断延续。

喀什古城晚上十点的天空。新华网 吴咏玲 摄

  被誉为“活着的化石”的喀什古城便是其一。当年古代丝绸之路带来的茶文化,在如今1.57平方公里的古城里处处可见。点一壶砖茶,话一席家常也许是现代人青睐的文艺方式,但这里的茶文化绝不止体现于此,更为深邃的侧重点是那千年的传承以及今后的延续。

  南疆此处,除了古代丝绸之路上千年人文的汇聚,亦保持着独特的民族风情。在新疆和田团城,主打民族风的维吾尔族传统街巷,让本地百姓和外来游客都能感受到这份民族特色。

  还有那些坚持着匠心的民族手艺人,传统木雕工艺第七代传人木海热、师从土陶烧制技术第六代传承人的祖里甫卡尔·阿巴拜克力……他们坚守的本身是一份手艺,但本质上却是一份文化。

  当下南疆,尽管时间的车轮不断向前,岁月的沙土吹了又来,但越来越受到重视与保护的历史遗迹不会轻易随风而去,而会得以保留。

  依托浓浓援疆情 书写美丽“新南疆

  “南疆正发生着巨大变迁,”这是“新疆是个好地方”新华网+19个援疆省市全媒体采访活动中最直接、最深刻地感受。变化在悄无声息中生成,润南疆人民于无声。

  一条条公路穿过荒地与戈壁,连接起家家户户;一排排绿树沿公路而列,扮靓曾经的荒芜;一座座砖楼小院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这里,不再是印象里的偏僻南疆,而是走向新生的美丽“新南疆”。

  “新南疆”来自何处?来自19个兄弟省市的援疆之举,来自淳朴南疆人民的勤劳之力,来自这一份浓的化不开的深厚援疆情谊。

  在阿克苏市库车县,“莫玛铁热克村”这个名称已成为过去,如今库车人民把这里叫做甬库团结村,它还有另外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字——新疆民族团结第一村和乡村旅游3A级景区。

甬库团结村。新华网 李海岚 摄

  如果不是村委会介绍,采访团很难想象这里以前的面貌,东一个西一个的烂泥土房,一下雨就湿脚脏裤脚的土泥巴小道,生活环境恶劣。

  如今站在路口望去,水泥公路直通家门口,小洋房整齐划一,大大的院子,干净的房屋,门前还有菜地……2017年,在浙江省宁波援疆指挥部的援建下,崭新的甬库团结村开启了当地村民新生活。

  今年4月开始,村民陆续住进了新房子。38岁的杨兆明说:“以前是土房土路,现在房子好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他一家三口住着两室一厅,在村里承包了100亩棉花地,一年收入足以让家人生活无忧。

  十年来,援疆的故事数不胜数;十年来,南疆的变化前所未有;十年来,援疆的真情留存心中。

  南疆很大,高原、峡谷、草地、戈壁、沙漠、河流……南疆正在变“小”,通畅的公路让路途变短,援疆的助力让差距变小,越来越浓的情谊让心贴着心。变化中的南疆,正在依托自身的千般辽阔,书写史无前例的万种美丽!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5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