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愣达坂路

作者: 赵文纪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9-06-06

唐朝大诗人李益在《从军北征》诗中写道:“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向月明看。”

这首诗所写的景象,没有到过的天山的人,是很难体会的。天山深处,是一个气候变幻无常的地方,每年七八月之后,随时都会下雪,真是“横笛偏吹海风寒”,在“碛里”,也就是在碎石沙地里行走,真是困难重重。但是,天山深处却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蒙古族牧民们年年都要转场的必经之路。

我在和静县工作的时候,最惦记的就是这条转场路。

2014年7月初,巴音布鲁克草原最好的季节,我和县人大主任达·才仁、常务县长艾桦、常委穆和军、副县长黄新平同志带着县畜牧、交通、旅游、国土、水利等十几个部门的同志,调研巴音布鲁克5A级景区创建工作、牧区畜牧业发展及牧民生产生活情况。

我们在几天时间里,把巴音布鲁克草原乡乡场场跑了一遍。7号那天,在山间草原简易牧道上颠簸了几小时,最后来到开都河峡谷深处的赛罕陶海村。

中午在村长家的蒙古包里吃饭。听说来了一群县里的领导,周边蒙古族牧民三三两两,有的骑摩托,有的骑马,纷纷聚拢过来,与我们见面。我们也通过和他们聊天,了解群众生活中的困难。

聊天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这里牧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他们每年几次的季节性转场。如果雇用车辆拉运,要绕道好几百公里,耗时又费钱,代价很高,经济条件稍差的家庭根本承受不起。要想少花钱又节省时间,就只能采用传统的转场方式,边牧边行,徒步转场。

徒步转场要沿着天山中的崎岖小道,穿越开都河峡谷,翻越十几个海拔在三四千米的山头,才能到达冬季牧场冬窝子。

由于这里地处天山腹地,山势险峻,地广人稀。许多大山深处的牧点,基本无车道可行。人、马、羊、牦牛及生活必需品,只能在根本没有路的草原,或者几十公分宽的山间马道上前行,马道曲折盘旋,道边常常是悬崖绝壁。山区气候多变,有些路段常年冰雪覆盖,有些路段又碎石遍布,稍有不慎,人和牲畜就会滑落坠崖,轻则伤筋断骨,重者就要了性命。

牧民们说,这十几年间十多个牧人和近千头牲畜把命毁损在这条马道上。转场路成了牧民们人人发怵的鬼门关和要命路,转场途中充满了艰辛和危险。

听了这些,我感到心情十分沉重。我们当即商量了一下,决定调整行程,大家亲自走一走这条转场路,体验一下牧民们的艰辛,同时查看能否为牧民们修一条转场的牧道,不能让他们生命财产再遭受损失。

牧民们听说我们要骑马走这转场路,都特别激动。有人自告奋勇当向导;有人要陪我们一起走,保护我们;也有人把家里最老实的马牵来;还有人赶紧回蒙古包,给我们准备路上吃的干粮。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和连夜请来的交通设计院的3名技术人员、5名当地牧民、还有镇里书记、村长,共25人31匹马,带着干粮、药品、棉帐、大衣、雨披等物品,从赛罕陶海村夏秋草场老办公室出发,沿开都河峡谷,顺着马道,一路前行。

我们一会儿骑马,一会儿牵马步行,一会儿涉水,一会儿攀岩,一步一步循迹探行。

天山深处的气候,随着地势高低不断发生着变化,我们出发时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大家都穿着短袖。但是当我们深入开都河峡谷的时候,就变成雨雪交加,异常寒冷。我们穿上棉大衣,再套上雨披,还是冻得不停哆嗦。等到了海拔最高的莫西干达坂顶上,天又下起一阵冰凌子,把我们全身都浇透了。

这几十公里的路途中,我们一行险象环生,国土局长从马上摔下,嗑破了头皮;一名技术员在半山腰陡坡上连人带马滑倒,压伤了小腿,还有人高山反应,一路呕吐不止。所幸都是有惊无险,大家均无大碍。

用了整整七个小时,我们终于翻过了这几个崎岖山路,到达牧民们过冬的冬窝子。

回想我们一路惊险的旅途,再想想牧民们每年都要在这条路上转场,他们所经历的危险和艰辛,让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想,我们一行只是只身穿行,那些蒙古族牧民要带着帐篷和生活必需品,驱赶着几十甚至几百头牛羊,跋山涉水,攀山越崖。那些不听话的牲畜,一旦到山崖边惊慌起来,就会互相拥挤踩踏,牧民为了看护牲畜,都会奋不顾身,这时候危险随时都会发生。难怪在十几年里,就有那么多牧民在这条路上发生事故。

我们席地围坐,开了一个短会,听了设计人员的意见,大家决定,立即安排,无论多大代价,要赶在秋冬转场前,先扒通这条路。

牧人们听说政府要修这条路,都高兴地说:“长生天在保佑我们,共产党在保佑我们”。

牧民们拎出几个装着白酒的大塑料壶,给在场的每个人倒了一大碗酒,我们都没有拒绝,像出征前的将军一样一饮而尽。

2014年9月28日,这条路终于扒通了。这是一条用最短的时间扒通的路,有些地方甚至不能叫做路。宽宽窄窄,高低不平,有些路段山石犬牙交错,有些路段沼泽泥泞,曲折多弯。而且全在海拔2600米以上蜿蜒伸展,山势坡度陡峭,莫西干达坂就有近70度的坡度,垂直高度近1600米。达坂顶子上,海拔近4500多米。上下达坂30多公里,六十几道回头弯。

这条路虽然简易,车辆依然难行。但是,自从这条路修通,从这条路转场的牧民,就再也没有折损过一人一畜。

我记得路通的那天,牧民们像过那达幕节一样,在达坂下搞了个小型但隆重的庆祝活动。牧民们给这条路起了个名字叫达愣达坂路,蒙古语意为70个达坂。因沿途有个金光牧场,跨过的几条开都河支流又都有砂金,所以牧人们又叫它“金光大道”。

以后的几年里,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通过争取区州交通项目,县财政自筹资金,县内民企帮助,这条路越拓越宽,越修越好。

经过几年建设,这条全程180余公里的路,目前绝大多数已铺上了沥青,成了三级公路。就连莫西干达坂那段最高最危险的几十公里,也修成了四级标准砂砾路。自治区交通厅2016年批准这条路为省道340线,是从国道218和静段到巴音布鲁克第二条通道,也是在天山中段连接国道217线和218线的最佳最捷的一条省道。

2017年电影《飞驰人生》拍摄,剧组在全国各地挑选外景地,最终选中了这条在峻美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和天山中穿行的路,把这条路称为“中国最美赛道”和“最具挑战性的路”。

2019年2月,农历猪年大年初一,《飞驰人生》播出,速度与激情,励志与美景,使全国的观众耳目一新,热血贲张。很多观众看后,纷纷感慨一定要到巴音布鲁克看看,一定要亲自走走这条最美的赛道。

我看着电影,回想当年这条路上的艰辛,竟然默默留下泪来。我希望这条路,成为牧民的转场路、致富路和幸福路。

习总书记新年贺词中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的日子,就是我们共产党人要追的梦。

(作者:赵文纪,1967年生,河南虞城人,曾任和静县县委书记,现任巴州人大副主任。)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9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