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音布鲁克旖旎风光

作者: 冯忠文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12-11

巴音布鲁克草原

巴音布鲁克草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境内。它地处天山山脉中段的高山间盆地,四周为雪山环抱,海拔约2500米,面积23835平方公里,是中国第二大草原,仅次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草原。巴音布鲁克蒙古语意为“丰富的泉水”。巴音布鲁克草原地势平坦,水草丰盛,是典型的禾草草甸草原,也是新疆最重要的畜牧业基地之一。那里不但有雪山环抱下的世外桃源,还有“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盛景,更有优雅迷人的天鹅湖。

有人说秋夏的巴音布鲁克草原起伏着绿色波浪,层层叠叠、蜿蜒曲伸的优美,是它的“黄金季节”。我只能说,你过于偏激狭隘了,只看到了一面,远远不能代表它的全部。秋夏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固然很美,但冬天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同样有着迷人的远山、神秘的湖水、展翅的雄鹰、开阔的视野……让人在一望无际的遐想里流连忘返!

 巴音布鲁克草原

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冬天,往往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它比任何人的想象还要广阔,广阔的漫无天际,就像远去的马蹄声,驮着一路的唐诗宋词行走在远古的空旷里。

春天姗姗来迟,夏天转瞬即逝,秋天秋风萧瑟,冬天时过境迁。这就是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冬天,它的冬天长得像一部童话,写满了风趣的故事。不去体验,可能会读不懂。可不是吗?在巴音布鲁克草原,六月穿棉袄不觉新鲜,八月飞雪不是夸大,围着火炉吃西瓜不是传奇,突然降温不是在梦里。在冬天里,它呈现在你眼前的又是怎样一副景象呢?“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飞。”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跳着轻盈的舞步,在空中飘落。整个草原就变成了银色的世界,仿佛冬天的化妆师给草原画了一个纯洁雪白的妆。仿佛一切的喧嚣与热烈,狂躁与泛滥,不安与焦虑,都渐渐冷却,只有宁静淡然植根在人们的心田。返朴归真,从此眼里延伸着一份静谧、一份美好。

九曲十八弯之七个太阳(李冰 摄)

冬天,裸露出草原生命的精神风骨,它呈现给世界的,只有不屈的骨骼,顽强的生命,铮铮的豪气。它从不附和春天的早与迟,不攀爬夏天的暖与热,不媚笑秋天的短与快,在空静、博大、精深的天地里,不去打搅从窗前掠过的纷扰,不去扰乱活蹦乱跳的迷人光彩,不去骚扰鸟鸣虫唤的莺歌燕舞……而是,如同雪花,像轻盈飞舞的白蝴蝶般纵情飘舞,挥洒自如,让心默默地皈依洁白的神圣。

雪后的巴音布鲁克草原的清晨,睡意朦胧里,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完整地露出早已涨地通红的脸庞,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当你轻轻推开房门,极目远望,银装素裹,阳光白雪布满天地,充盈大地万物,分不清哪儿是地,哪儿是天。白雪已刷新了整个草原,如同铺上了一条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后留下了一串串深一脚浅一脚的清晰脚印。你会倏然间想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古诗。在云雾与白雪之间,隐约可以看到骑在两匹骏马之上的男子忽有忽无的扬鞭策马,奔着羊群而去,为苍茫质朴的大草原锦上添花地增加了一缕色彩。也有三五成群的小孩,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像花瓣一样飘来飘去,在雪地上尽情地追逐着、嬉戏着,滚得满身是雪,欢快的笑声回荡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又在冰封的大地辐射散开。冬天,感受一下巴音布鲁克草原的蓝天与大地,高远与深邃,宽广与悠远,还有冰与雪,牧民与火炉,从牧民的憨厚与朴实里,你会感到,这里并不像想象地那样刺骨的寒冷,似乎又觉察不到寒风像绣花针扎着人的脸颊,有的是凉爽而又梦幻的气息,有的是清凉而又柔和的清新。置身在这样的冬景中,那种氛围,那种情趣,那种格调,会让你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在记忆力构成一个完美的季节。你会在淳朴而自然的情境里,找到不一样的自己,找到不一样的心情,找到不一样的快乐。

巴音布鲁克天鹅湖湿地

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冬天,又是冷峻的。如同新疆人冷酷而豪放的性格。尖刻起来,北风凛冽,张扬出自己的个性,如同一种气节,或从嶙峋的山谷吹出,或从无垠的大地袭来,吼出悲壮的西北风,长啸旷野,如入无人之境,巨翅翻卷,风号雪舞,肆虐大地,狼藉一席,不惧命运注定,敢与规则抗衡,勇于挑战逆袭。这何尝不是一种英雄气概?豪放起来,又似沸腾的熔炉,坦露一切,直面应对,不铺陈,不粉饰,不矫情。冷酷里蕴含勃发的热情,幽深里写满大度与慷慨,荒凉里孕育万象的丰美。似乎能听得见它急促的呼吸、感觉得到它大鼓一般的心跳、看到它捧腹大笑的爽直。此刻,我对它的褒奖与热爱,让文字带着无尽的遐想,天高地阔,浮想联翩。在山有棱里博取广采,在似水彩画的秀润里兼收精华,在孤傲刚直里饰美极目,让炙烈的爱被眼前的各具姿态,震撼入心。其实,这是一个写作者最大、最深沉、最激越的幸福。这岂不是一种宽大胸襟?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冬天,有着纯洁的美。雪天、雪地、雪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交融成了一体,构成了宏伟壮丽的世界。抬头望去,每一片飞舞的雪花,在阳光的映射下,仿佛就是一簇簇从天上洒下来的银屑,绽开了璀璨的银花,晶莹剔透。茫茫的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是白色的,流露出它那清淡、洁白的主色调。正如人生里为自己保留的一块孤独宁静的田野,只为简单、清纯、静雅、妩媚,只为在空旷与辽远里释怀,穿过云霄,放牧灵魂。

留守和静县巴音布鲁克越冬的天鹅

地处巴音布鲁克草原腹地的天鹅湖,是亚洲最大、我国唯一的天鹅自然保护区,栖息着我国最大的野生天鹅种群,平均海拔2400米,总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由无数条曲曲弯弯的大小湖组成。开都河弯来绕去,形成“九曲十八弯”的奇特景观。河水清澈见底,如同被白云擦过的蓝宝石一般,仿佛是一条奔腾的巨龙永不停息。阳光照射下,河面泛出银色的微光,仿佛是天上的银河降落在人间。苍鹰等鸟类在天空静静地盘旋,守候着这片神秘的草原。虽是冬季,也有不忍离去的天鹅轻轻地拨水,在湖中梳妆打扮。携带“长枪短炮”的摄影家们忙碌地举起相机,咔嚓咔嚓,定格美好的瞬间。每逢春季,冰雪解冻,春暖花开之时旅居在印度、缅甸、巴基斯坦,甚至远到黑海、红海和地中海沿岸诸国的大天鹅、小天鹅、疣鼻天鹅为主的上万多只珍禽,不远万里,成群结队地飞到巴音布鲁克栖息繁衍。当冬季来临,他们又携带家眷,飞越喜马拉雅山向南离去。雪后的天鹅湖,整个湖面被大雪覆盖,四周万簌俱寂,偶尔天空中飞下来灰鹤、灰雁、鸬鹚、黑鹳、云雀等鸟类,扑愣着翅膀,扇起几片雪花。湖边被一片白雾包围,不大一会儿,头上便积聚了数以亿计的小水珠,就像满天星般点缀着。天鹅湖是自然之湖,是上天对这方热土的馈赠。蓝天映衬了湖之深邃,白云舞动了湖之灵气,阳光照亮了湖之姿彩。太阳跃出山峦,两岸结冰的湖面变得像一面镜子般澄澈,好像天空也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高蓝。天有多高,湖即有多深,天有多蓝,湖即有多蓝,云有多白,湖即有多白。水天之间,水天一色;山水之间,水与山影相接。蓝天、白云、山水、水草、飞鸟……你不用抬头在天上找寻,也不用在山间看白雾弥漫,湖中自可一览无余。当雾起之时,总感觉自己在高高的云层中,亦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总想像着像孙猴子一般腾云驾雾。雾就弥漫在身边,没有感觉地在身上蹭来蹭去,似乎伸手可触,眼前犹如一块神奇的面纱,带着冬天的奇幻。这或许是巴音布鲁克草原固有的一种生机勃勃,一种柔曼妩媚,一种风情万种,把已经走过的春夏秋变成了凝固的风景画,凝聚成了刻在心海里永远的记忆和珍藏。

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冬天,乍一看,它没有妖娆的姿色,似乎闭目凝思,养精蓄锐,内心蕴藏着无限的希望,厚积薄发,待春暖之时,点染江山,绿满大地。冬是无私的,它用寒冷孕育了春的蓬勃,夏的狂热,秋的丰硕。那样子就像草原的彪形汉子,厚重又纯朴,憨厚又果断,默默守护着足下的土地,心灵的牧场。

漫漫寒冬的草原,在许多人眼里,远不及秋夏之时的姹紫嫣红,千里莺啼招摇过目。但细细咀嚼,冬意也充满了温暖博爱,雪花讲述着故事,风诉说着沧桑,沉浸在洁白的美丽与韵味中,留下浅浅的痕迹,也许在某个慵懒的午后,顺着暖暖的流光,伴着轻轻地风儿,将它浅吟低唱。

嬉戏的天鹅

“冬风似虎狂,书斋皆掩窗。”冬风里的巴音布鲁克草原,裹挟着冬日的肃杀,凋谢了勃勃草木,荒芜了茫茫旷野,淹没了虚虚假假,多了静谧,少了喧嚣,世界一片安然。只有强烈,猛劲的风,肆意张扬,打破原本的宁静,它每次的呼呼狂叫总会叫人毛骨悚然。但细细观望,风挽着草的手,立在一片静穆里,似乎露出了铮铮铁汉柔情的一面。这时候,出去走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结在皮帽四周,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冻得通红的脸膛上。对于挑战者来说,只有这样,才能在猎猎寒风中,展示自我,勇敢承受着那份凛冽,更真实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冬日的阳光缓缓泻下,淌尽每一个角落,天空和大地仿佛离得很近很近。我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巴音布鲁克工作期间在一篇文章里写下的“巴音布鲁克,伸手触云彩,天宫犹可见,仙女忙摘采”的句子。可不是吗?万里晴空,一碧如洗,清澈的蓝在雪光的映衬下直逼你的眼。沧桑、大气、磅礴和静谧里夹杂着似雪非雪的冰滴,泛着亮晶晶的光芒,悄悄滴落,滋润每一寸土地,滋养一株株生命,孕育出缕缕希望。它没有春的激情四射,没有夏的火热绚烂,没有秋的丰收缀枝,不懂得浮夸、颂歌,默默承受着寒潮、风雷、雨雪,多了一份含蓄,多了一份厚重,多了一份执着。最终才让山川大地有了“经历一番寒彻,赢得山花烂漫”的壮美。

天鹅湖

有人爱“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春天,可以陶醉在春暖花开里,享受风情万种里带来的美好;有人爱“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天,可以贪婪在热情似火的深情浪漫里;有人爱“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秋天,可以在满眼金色里领略收获的喜悦;也有人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冬天,它随寒流如期而至,无声无息、轻舞着衣袂,轻灵、飘逸而来,让大地遍地圣洁,一片宁静致远,它涤荡了人们心灵的阴霾,还我们一个清新雅致的世界。我们何不妨尽情地领略冬日的阳光,积蓄生活中的片片温馨,使其化为无限能量,以静寂清澄的心境,感受人生变幻苍桑,让冬日的暖阳,永远在心中尽数收藏,待明年春暖种下,欣赏花开一季的芬芳。感受冬之韵,可以在冷静中活出素面朝天的精彩,可以在冰封大地里感受爱的光辉温暖人间,可以在长风破浪中直挂云帆济沧海!感悟冬这个季节所蕴含的独特韵味,领悟人生之大境界,岂不是在冬的深邃睿智里蕴藏着的收获呢?

巴音布鲁克草原,用青春的美丽演绎了一幅动人的画面,美化着人们的心灵,给人以美的视角;无论春夏秋冬,风云变幻,在不同的风韵里,解读着生命的内涵,诠释生命的价值,激励着万物对生命的希望。在四季轮回里,韵出独有的清丽,韵出芬芳的惬意,韵出无华的素雅,韵出高雅的品格,韵出自信的力量,韵出奉献的精神!

注:本文作者冯忠文(笔名:逢时;中文),男,汉族,作家、诗人。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作家协会副主席。系中国当代文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新疆库尔勒市。曾在国家级及地方各级报刊媒体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杂文等体裁作品数百万字;作品多次在国家级及地方媒体获奖,百余篇作品被国家级文献收录。蝉联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全国工商行政管理系统新闻百星·耘墨之星”,成为全疆唯一获此殊荣的个人。著有文化读本《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诗集《诗以咏志》、散文集《奶茶》等著作。散文集《奶茶》荣获首届全国“浩然文学奖”,被“浩然文学馆”永久收藏。参与编撰了《清荷》等数部文学作品集。个人传略收入《世界名人录》、《中华人物辞海》等辞书。

[董亚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17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