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合奇纪行

作者: 高凤至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09-07

这个夏天,我第三次来到新疆。不同于前两次粗略地游览北疆自然风光,这一次,我一路向南行至南疆,来到位于帕米尔高原的边境县——阿合奇县。

阿合奇,柯尔克孜语意为“白芨芨草”,因当地过去大面积的芨芨滩而得名。阿合奇县位于西天山南脉腹地,西北部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我跟随一个高校研究团队在阿合奇县停留四天,不仅领略到高原景色,还走进牧民家中,熟悉当地人的生活。

开车从阿克苏前往阿合奇,高山起伏排列,朵朵白云镶嵌在针叶林之上,牛羊在山间悠闲漫步,从前看过的油画丝毫比不上眼前的风景。车往山上开,景色不断变化,时而植被茂盛,时而只剩孤零零的岩壁,不变的是,延绵山脉间草木、动物带给人的安逸祥和之感。

这里与我从小生活的城市,完全不一样。停下车,我坐在草地上,看着悠闲漫步的马群、骆驼群,盯着小山包上悄悄探头的旱獭,感受夹杂着青草香的风从脸上徐徐拂过,太阳光从大朵大朵白云间隙中洒出光亮。这里没有城市的喧闹,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牧民保留了传统的放牧习俗,家中的羊、牛、马自由行走在山间觅食,只需定时清点一下数目。

车继续向前开,几处村落映入眼前。土木或砖瓦结构的平房散落在道路两旁。除此之外,现代的楼房也耸立在村子中。山间偶有几间平房,同行者介绍这是柯尔克孜族牧民的房子,许多人还保留着放牧的传统,夏天放牧的时候住在这里,冬天则可以住在山下政府新建的房子,比从前方便了许多。几个小孩从山间的平房跑出来,赶着羊群,大人站在屋前眺望孩子渐渐跑向远处,看到我们笑着挥了挥手。我羡慕拥有大片草地的羊群,更羡慕追赶羊群肆意奔跑的孩童。

车停在一处住房前,我们走进牧民家中,主人用羊肉、马奶、馕热情款待我们,向我们介绍生活的点滴。

在传统的放牧生活之外,这里的柯尔克孜族人也在不断跟随时代前行。政府在义务教育中针对少数民族实际情况,同时教授普通话和少数民族语言,鼓励年轻人在外求学、务工。学习了丰富知识、掌握了更多职业技术的年轻人不仅走出家乡,更在学成归来后将宝贵的精神与物质财富带回家乡、帮助建设家乡。这家的大儿子已经成年,在城市工作,增加了不少的家庭收入,并且每年还会回家帮助父亲放牧。

离开牧民家,我们与基层干部交谈,了解到从前的阿合奇县并不是现在的模样。当时,人们安于现状,生活并不富裕。当地政府联合高校专家学者,针对阿合奇县基本情况制定扶贫工作计划,细化工作评估指标。各村干部入户开展调查,了解村民生活生产中的困难,并为大家讲解国家扶贫政策,宣传脱贫方法,帮助人们在思想上理解和支持脱贫工作。

在转变农牧民思想的同时,政府还铺设自来水管道,架设电力线路,修建无租金周转楼房,使人们的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但是在山中通水通电并不像在平原那样容易。工人先要将山路修通,在铺满石子的路上清理出能够通车的空地,再将输水通电设备搬运上山,其中许多工作都需要人工一点一点完成。

在山间平地的村落中,我们走进一户人家,院里放置了各种烤馕工具。女主人告诉我们,政府通过帮扶资助像她们家这样掌握一定技能的牧民,在村里建立合作社,许多村民每天到家里分工协作,烤制一定数量的“牛粪馕”,然后卖给政府或学校的食堂。由此一来,掌握技术的人家获得了稳定的收入,更多的人学会了烤馕技术找到了工作,越来越多贫困家庭增加了收入,生活得以改善。同时,“牛粪馕”这种独特的烤馕技术也得到保护与传承。

当地政府还通过开展劳动技能培训、提供免息小额贷款、发展特色产业等推动就业创业,提高农牧民生活收入,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基层干部一个月内多次到农牧民家中走访,了解家庭情况,及时调整工作方向,鼓励人们转变思想,分析致贫原因,并寻找适合自己的解决办法。

在阿合奇的短短四天,这里给予我的不仅是美丽的风景,更是对于“家国”的理解。人们常说先有国后有家,边境作为祖国安全的防线对“大国”有着重要意义,而边境县一个个“小家”关系着边境的安定。各级政府开展扶贫工作改善人们的生活,生活在边境的人们乐观向上,饱含对生活的热情与希望,为更美好的生活不断探索努力。孩子们不仅在山中肆意奔跑,也在村子的学校认真学习知识。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时刻关注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为远在边境的小城出谋划策。不同的群体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共同努力。

当我蹲在山头上看风景时,山里的人们也在向远方眺望。在阿合奇这个美丽的县城中,柯尔克孜族人传承着古老的习俗,守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阿合奇地处高寒山区,土地虽贫瘠,但人民善良淳朴,开拓进取。新疆不再是我心中遥远的西北,她是我向往的地方,更是我牵挂的地方。(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学生高凤至)

 

[编辑:周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95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