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走了,我心依旧

作者: 姚龙 闫海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08-10

新华网乌鲁木齐8月11日电(姚龙 闫海)“金毛走了……”8月5日,正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施工现场的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PPP项目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项目经理部经理王云飞,接到路基施工班长吕东博打来的电话后,眼睛顿时湿润起来。

为了不让旁人看出,王云飞仰望天空企图掩饰情绪,却被沙漠中弥漫的沙尘侵入,用力揉搓着发红的眼睛,心里想着:“当初应该带它出来的。”

金毛是承建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PPP项目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基施工班长吕东博的爱犬,一身柔软的金色毛发,是其名字来由。去年10月沙漠公路项目开工,金毛便一直跟随施工队步伐,向着被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进军。

塔克拉玛干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维吾尔语意思为“走得进,出不来”。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PPP项目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线腹地无人区,建成后将成为南疆第三条沙漠穿越“死亡之海”的公路,全线92%路段没水没电没信号。严寒、酷暑、沙尘暴等极端天气,时刻挑战着施工进度和员工们的生活。

“今年3月进入风沙季,沙漠里的沙尘暴真的是说来就来,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最强的时候能见度仅有2米,连呼吸都存在困难,我的金毛每次就躲在营房里,不敢出来。”吕东博回忆道。

如此环境中,吕东博指挥着20多台推土机,在沙漠公路最前端,砥砺奋进,一米、一米地向前“开拓”。今年5月初的一天,一场沙尘暴过后,距离最前端20公里处的路基被风沙掩埋,致使路基施工队唯一的一条生活供给通道被阻断,“手机没有信号,生活补给车辆出不去,我们被困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没办法,只能重新调动推土机进行返工,像这种状况我们遭遇已不止一次。”随着前段施工进度的推进,施工队也随时变更着营地,金毛就这样每天清晨6时看着主人走进工区,傍晚 23时迎着主人回到营房,如此持续了近10个月时间。

休息时,项目部员工喜欢和金毛一起玩耍,让身心得以放松减压,每次项目部经理王云飞到施工现场时,也时常想着金毛,还专门给它带去肉骨头。尽管得到了如此“优待”,金毛终究还是忍受不了沙漠中难耐的寂寞,据炊事班员工罗登辉介绍说:“金毛几次企图逃出工区,却都因找不到方向,被沙漠里极端地天气给‘逼’回营地了。”

今年7月中旬,沙漠腹地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金毛又跑了。这次它却再也没能回来,一天后巡线员发现,金毛倒在了距离工区3公里的沙丘旁。得知这个消息后,吕东博独自站在工区最高的沙丘上,望向远方延伸的路基,很久很久……

调整好心态后的吕东博,为了不影响员工们的士气,跟手下员工们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金毛被运送回老家了。随后,他将金毛埋葬在了距离线路k326左侧200米的一座 “小山丘”下。之所以选择这里,因为这座由腐化枝叶堆积成的“小山丘”中间挺立着一颗 象征着不朽生命的胡杨,这棵胡杨也承载着沙漠公路所有参建员工们的信仰。

如今,尉犁至且末线路两端已推进100多公里,防风固沙防护与路面底基层相关工作正顺利展开,“死亡之海”的空白不断被项目员工填补,他们用决心和勇气向“沙海”深处持续推进,只因他们心中有一个共同的夙愿:“让沙漠变通途。”

金毛在沙漠中看着远处施工的车辆(闫海摄)

[编辑:盛元]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5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