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小车上班,我做梦都没想到”

作者: 祃纯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06-27

52岁,在一些行业还正是经验丰富、使劲发力的时候,但在煤矿从事井下作业,已属于高龄了。队上想把他调整到二线,可班组工作还离不开他,他自己也舍不得走,对矿、队领导说:“我在采区干了这么多年,跟矿井都有感情了,现在身体还可以,你们就让我继续干吧,等到哪一天干不动了,你再给我老沈调整岗位!”

这个自称老沈的人,就是碱沟煤矿综采一队一班班长、在井下连续工作了25年的沈光普。

中等身材,白净的面容,在用川音交谈时时而流露出腼腆的神情,时而直率坦诚,时而又显现出聪慧与精明。他老家在四川简阳,家中六个弟兄姊妹,人多地少,1992年来碱沟投奔表姐。“最初想法简单幼稚,就想在在煤矿上挣点钱回去修新房子在村里显摆显摆。”说起当初想法,他一点也不隐讳。刚到碱沟时煤矿扩建子校,他在工地打工。这年底,煤矿招收农民协议工。没想到只招20人报名的却有480人,而且大都符合条件。这样的选拔按常规不好操作,劳资科科长也别出心裁,把这些应聘者集中到一起,从里面直接挑选出身体强壮、精神状态好的20人,沈光普有幸被选中,从此便与碱沟、与煤矿结缘。由于工作踏实肯干,业绩突出,3年后被转为职工。自此,他更是痴心不改,一直坚守在煤矿。他先后担任过碱沟煤矿综采队的放炮员、班长,多次被评为集团公司、公司、煤矿的优秀班组长、先进生产者。综采一队党支部书记班继业这样评价他

——这个年龄段还在井下工作的,他是唯一一个;

——他是班长,但善于从区队的角度考虑问题;

——他这些年获得的荣誉证书,用两个蛇皮袋子都装不下。

来新疆的煤矿干活,父亲并不支持。因为村里有一些人在贵州的煤矿打工,采煤都是镐头挖、肩扛、背篓背,不但劳动强度大还很不安全。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就直接来到新疆乌鲁木齐周边的碱沟了。当时周边有一些小煤矿,拉煤都用推车不用肩扛,大的煤矿不但安全防护措施好,生产运输大都是机械。他在信中给父母讲这些,可父母就是不放心,1994年父亲专门来新疆看望儿子,看到他住上了矿上分配的平房,在井下做火工每天只上班4个小时左右。这一看,老人放心了,临走时叮嘱儿子上班一定要注意安全。

“除了生产环境好,单位的领导同事对我也很关心,这也是我热爱煤矿、热爱井下工作的重要原因。”他说起了让他难以忘怀的几件事。

1997年碱沟煤矿成立了综采队,沈光普作为骨干被抽调到队上。当时他妻子患有心脏病,一直在医院住院,两个孩子还在上小学,家里的事务一下落在了沈光普的肩上,每天都在井下、医院、家里这三个点上跑。每月的收入去掉医药费和学杂费后就没有多少余钱剩米,一到月底生活就有些困难。区队领导知道后,就向矿上为他申请了补助,帮助他度过了那个艰难时期。后来妻子病逝,他为丧葬之事发愁。结果是队上出人、矿上派车、工会具体安排,把这些让他发愁的事全解决了,区队领导还给他做工作,安抚他节哀顺变,同时准备把他调整到井上工作便于照顾上学的孩子。这些点点滴滴让沈光普很感动,他说:“矿上给我解决了这么多困难,我不能再让矿上和队上领导为我的事分心,我还要和一线的工友们一起努力工作,以此报答组织、领导、同事的关怀。”

说起这些年工作上的业绩,他总是轻描淡写。“井下工作是辛苦,但只要踏实肯干,不耍奸溜滑,领导就信任你,工友就尊重你。”在碱沟25年,他目睹感受了这里发生的所有变化:“以前井下的开采方式主要是放炮,劳动强度大,设备故障率高。近些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和公司的发展,煤矿的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在安全生产方面的投入很大,不安全不生产、隐患不处理不生产、安全措施不落实不生产已成为严格的管理制度。虽然还是在井下,但安全系数大大提高,生产环境明显改善,劳动强度逐渐减小。这些年来,采煤工人的待遇也在不断提高,刚开始工作我一个月拿60块钱,后面涨到300块,成立综采队后提高到1000块,2006年神华重组后又涨到3000块,现在每个月扣除其他费用拿到手的就八九千块。”回顾这些变化,他就一脸的喜悦。

这些年来,沈光普带出了很多徒弟,矿上很多队长和副队长都称他为师傅。他所在的一班有12人,其中3名大中专毕业生、4名煤炭技术学校的学生。他所带的班没有出过安全事故,去年被评为神华集团公司的百强班组,他也获得集团公司优秀班组长称号。矿上把分来的大中专毕业生都交给他带领,就是对他的管理方式的认可。虽然他的徒弟文化水平都比他高,可都对他这个兵头将尾的班长敬佩。他说他的招数就是一要身先士卒,二要量才使用,三要作思想工作。

说起思想工作,有人认为很抽象,在他这里却很具体。他和他的工友经常聚会,大家在一起喝酒、吃饭、摆龙门阵,他作为班长、大哥,不知不觉间就对徒弟的近期工作情况进行了讲评。不显山露水,却润物无声。

对他这大半生,他感到非常满意。

他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都很自立、出色,女儿从新疆大学毕业,儿子子承父业从中国矿业大学毕业后工作在煤矿行业,现在子女都成家立业了。

2008年公司兰园小区的住宅分配时,他买了一套装修后自己住。前年父亲来新疆看到儿子有了自己的装修漂亮、设施齐全的住房,心里非常高兴。

2015年他考了驾照又买了一辆小轿车,从住处的兰园到上班的碱沟,有10公里左右路程,这辆车就成了他的代步工具。

一个采煤工,一靠自己的勤奋努力,二靠国家的好政策,三靠企业的快速发展,过上了很安逸的幸福生活。“开着小车上班,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事。”说这话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37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