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路上母女同行

作者: 李莉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6-21

中国有句俗语叫做“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新疆大学项目培训班上,有一对母女共同参加了两期刺绣培训班,成了同班同学。她们是来自博湖县本布图镇那音托勒盖村的代尔曼及其女儿布日才次克。

代尔曼今年45岁,从小就喜欢刺绣、毡绣,是非遗毛毡刺绣传承人,她家被当地命名为“刺绣文化家庭”。布日才次克是代尔曼的大女儿,今年22岁,受妈妈的影响,也非常喜欢刺绣。母女俩共同参加了2016年、2017年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新疆大学项目培训班,学习毡绣、刺绣。

“第一次去上培训课时,我是带着好奇心去感受非遗刺绣的。”2016年,布日才次克才20岁,跟着妈妈去乌鲁木齐上培训班,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学生。“班里都是妈妈辈、奶奶辈的人,关于刺绣的实际操作,我有什么不懂不会的,就去问她们。上一些理论课时,我年轻,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较好,接受能力强,也经常会帮忙给大家解释、翻译。”说起在乌鲁木齐培训时的事情,布日才次克津津乐道。

通过培训学习,布日才次克学习到了各种不同的刺绣针法,还因为培训认识了来自全疆各地的学员朋友。虽然培训结束了,大家还都保持联系,相互沟通刺绣技法,有时候也会和邻近的学员朋友相约着聚一下。培训打开了她们关于民族服饰、民族刺绣创新发展的一扇窗口。“蒙古族服饰可以有很多创新,比如说,棉麻衣服也可以做成蒙古族特色的衣服。”布日才次克说。

对于代尔曼来说,第一次到乌鲁木齐培训的20天,让她大开眼界,“学了很多没学过的东西,也长了见识。”回到村里后,代尔曼就开了一家刺绣合作社。“我们村是自治区级贫困村,我就想,一边干农活,闲下的时间用来照顾合作社。我开办合作社,村委会也帮了不少忙,上级部门也给了很多优惠政策,相信我能够把村里的人带动起来,大家一起脱贫致富。”

现在代尔曼的合作社里有15位员工,平时主要承接县乡村的演出服订单。

代尔曼家里还开了一个蒙古族特色农家乐,农家乐里蒙古包内的抱枕、沙发垫、挂饰、蒙古族服饰等都是代尔曼一针一线精心绣成的。代尔曼希望能借助农家乐来推广自己的手工艺品,让自己的手艺被更多人看到,也希望能为家庭创收。

代尔曼的家人非常支持她的刺绣事业,尤其是代尔曼的丈夫,代尔曼刺绣的时候,他就主动承担了家中的大部分农活,好给妻子多腾出来些时间,完成她的刺绣品。无论什么时候有刺绣培训课,代尔曼也是说走就走,因为家里有丈夫在。

“我妈妈特别喜欢刺绣、毡绣,一坐就是一整天,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管。”布日才次克笑嘻嘻地吐槽自己的妈妈。

由于长期低头刺绣,代尔曼的眼睛、颈椎都不太好。因为要治疗颈椎,代尔曼第二次参加培训时晚去了一天。“晚去了一天,就少学了一些知识和技艺。第一次培训结束后,我和女儿都获得了优秀学员称号,第二次因为住院耽误了时间,只有女儿获得了优秀学员称号。”提起这件事,代尔曼仍然很遗憾。

代尔曼的刺绣作品在2017年成都非遗博览节上获得了优秀奖。现在,只要家附近有可以推广刺绣制品、刺绣工艺的活动,代尔曼都积极参加。

受母亲和姐姐的影响,代尔曼的小女儿欧云齐齐克也喜欢上了刺绣,她在手拎包上绣的梅花花朵清新可爱。

“妈妈希望能在刺绣技艺上继续深造,而我则希望能在民族刺绣制品的营销方式上有所突破。”布日才次克说,自己尝试过开淘宝店、微店,但销售效果并不理想。“我们需要在准确定位目标消费人群上下些功夫。”善于总结的布日才次克说。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15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