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玉人的“玫瑰经”

作者: 关俏俏 赵戈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8-06-13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2日电题:挖玉人的“玫瑰经”

新华社记者关俏俏、赵戈

在和田市伊力其乡依盖尔其村,如则托合提·如孜准备制作玫瑰花酱(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在和田市伊力其乡依盖尔其村,如则托合提·如孜(右)与妻子塔吉妮萨·伊敏一起制作玫瑰花酱(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在和田市伊力其乡依盖尔其村,如则托合提·如孜正在采摘玫瑰(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在和田市伊力其乡依盖尔其村,如则托合提·如孜(右)与妻子塔吉妮萨·伊敏一起制作玫瑰花酱(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尽管和田玫瑰花期接近尾声,花农如则托合提·如孜每隔两三天仍能收获10多公斤玫瑰花瓣。像他一样,众多沙漠绿洲的花农依靠这沿着古丝路到新疆落地生根的植物赚钱。

和田玫瑰属于鲜食玫瑰,是大马士革玫瑰的变种,被和田绿洲居民就地取材,把新鲜玫瑰制成花酱食用。每年5-6月,随着数万亩玫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绽放,香飘绿洲,玫瑰巴扎开市,喜食玫瑰花酱的当地居民大都会在这期间集中购买以备日后食用。

在和田市伊力其乡依盖尔其村,如则托合提·如孜凭借七八年的种植经验积累,成为种花能手。他培育出的玫瑰花总是卖得最好。在此之前,如则托合提·如孜还是当地“挖玉大军”中的一员。

流入塔里木盆地的玉龙喀什河源于莽莽昆仑山,因出产和田玉被当地人称为“白玉河”。如则托合提·如孜曾日夜劳作在河道里,可如今的身家,却并不来自玉石。

“挖到玉了一次能卖很多钱,但不稳当,全凭运气,也常常赔钱。”如今是花农的如则托合提·如孜深切感受到挖玉的风险和种花收入的稳定。

“从玫瑰收获开始,玫瑰花一天一个价格,价格越来越高。”如则托合提·如孜的4亩玫瑰花田每年能为全家带来至少4万元稳定收入。

说起种植玫瑰的经验,如则托合提·如孜认为重点是高质量的田间管理:“花期过后要剪枝,入冬前要埋土,开春要施有机肥,定期除草。”如则托合提·如孜一有空就扛着坎土曼(锄状农具)转悠进花田,将田垄打理得整齐干净。

由于花期短,如则托合提·如孜需全家上阵,有时还需雇些人手帮忙采摘,送往玫瑰巴扎,等待顾客挑选。

眼下,如则托合提·如孜并不满足于销售鲜花的收入,他还有更多想法和计划。“明年要尝试采摘花蕾,虽然这样更耗费时间和精力,但勤快些能有更大的收益。”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78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