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对内开放也要对外开放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06-08

第十五届"构建21世纪金融体系"中美研讨会6月8日在广州召开,中国投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刘以雷应邀出席研讨会并发表题为《对外与对内开放并重才是我国金融发展的必然选择》的演讲。他认为中国金融开放不仅在倒逼下要对外开放,而且要主动积极对内开放,双向开放才是金融开放的必然选择。

进一步加深对金融双向开放的重要性认识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体经济迈入了转换动能、调整结构和市场变化的新时期,但事实上我国金融业国际影响不突出,金融开放程度远远落后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

必须深刻认识到当今的金融开放已不再是简单的对内、对外开放。而是以实现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为目标的一个内生式成长与外延式发展有机体系的搭建过程,是一个“对内”和“对外”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建设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要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更要打通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联系,坚持对内、对外双向开放,对外开放更要对内开放,才能全方位、多层次、灵活务实地开展金融交流与合作,才能满足实体经济多元化的需求。

“对内开放”是“对外开放”的前提和基础

金融对外开放非常重要,但也必须认清“对内开放”是“对外开放”的前提和基础,不能只示好外资示而抑制本土金融机构,资本账户的开放,必须首先重视并解决“对内开放”的问题。只有对内首先形成充分竞争开放的格局,金融机构树立市场意识和成本观念,才能增强经济增长资本的内生性,打破垄断和所有制的约束,形成良性竞争和激励相容的金融环境,才能对外资形成更大的吸引力。

实现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目标,必须增强国内金融机构国际竞争力,打造和培育在国际金融市场具有影响力的国内金融机构,充分协调与平衡好金融对外开放与对内开放的关系。在进一步打开对内、对外开放大门的同时,对对象的筛选引进机制仍需科学设计与搭建,以保持国内金融机构的稳定、市场的有序。

统筹协调金融对内、对外开放进程,遵循统筹兼顾、双翼齐飞的发展路径

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首先必须考虑国内金融体系与金融市场自身的稳健性,其是否能够承受并适应资本的大进大出,单向的开放、不对称的开放,极易造成通道不对等,不利于形成健康、有活力的金融体系,不利于稳定、可持续的金融市场发展。而从目前我国金融对内对外开放情况来看,我国金融对内开放总体是落后于对外开放的,所以当前需加快“对内开放”步伐,统筹协调金融对内、对外开放进程,遵循统筹兼顾、双翼齐飞的发展路径。

加快“对内开放”需要从开放金融机构产权、放松金融机构业务管制、改革金融机构组织形式着手,进一步放开持股比例,打破股东资质、设立形式以及牌照等传统限制,放低准入门槛,可将国有特权垄断的金融企业牌照尝试向符合一定条件和要求的国内民间资本开放,让其参与市场竞争,允许其合规存在并扶持其健康发展。

新时期金融开放内涵更丰富,是一个包含金融业、金融市场、人民币汇率、资本项目可兑换等因素的系统性工程。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进行前瞻性的系统设计与整体推进,坚持金融对内、对外双向开放,以“对内开放”为基础,统筹协调金融对内、对外开放进程,金融开放中引进国外金融投资者,搭建分工合理、互为补充的,多层次、广覆盖的金融体系服务国内实体经济发展;学习先进的法人治理与管理经验,助力国内金融企业走出去,为我国企业海外投资提供强有力支撑。

(注:这是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新疆大学中国西部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新疆兵团党委、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应邀在201867日上午广州举办的第十五届"构建21世纪金融体系"中美研讨会上的发言,现本网摘编刊发,与网友分享。)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57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