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里的彩色节日

作者: 鲁焰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5-17

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和田地区洛浦县拜什托格拉克乡,有几千人同时等待,等待一个节日的开场。

那是春天的节日——诺鲁孜节。

当日,正值春分。杨柳初吐翠色,阳光温柔恰好。

沙漠里的人们,照样拥有明媚的春天。他们是彩色的,身穿五颜六色的各式服装,屏息等待。

此刻,主角是一群乐手。在舞台前方,面朝观众,3位唢呐手仰脖鼓腮,唢呐齐刷刷朝向同一个方向,猛然间吹响的唢呐声,尖利地蹿上云霄,仿佛在探路;忽而又悠缓下来,好像沧桑老者从容不迫地拉开帘幕,抚慰令人焦渴的等待。

在唢呐手旁边,一队鼓手坐成一排,挥动两根木棍,应和着唢呐的旋律,敲打摆放在地上的鼓,咚咚咚哒哒咚咚哒,随波逐浪,进而力度加强,推波斩浪。一时间,忽而唢呐高扬,有着穿云破雾的气势,将我们的心托上云天,忽而鼓点错落,使我们的心脏也开始砰砰跳荡……听着听着,随着音乐,我们情不自禁地摇摆身体,快乐也像一股春风,倏地袭上我们心头。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鼓乐不知疲惫,一遍一遍制造一个又一个高潮,也一次次让我们忘记时间。

清晨的寒风,渐渐被升高了的日头遮蔽,人们的心也慢慢被烘热。

当一段摇滚乐响起,乐队里一位五十多岁的鼓手突然走出乐队,在空地上,众目睽睽之下,随着音乐跳起舞来,眉毛暗挑,肩膀耸动,逗引得其他乐手嘿嘿笑,台下观众也被这突兀的举动引得哄笑。舞者毫不介意,依然将全部身心投入音乐的旋律中,他旋转,再旋转。乐队里另一位穿白衬衣的年轻乐手终于按捺不住,跟了上去,舞动起来。这时候,穿得花花绿绿的一位白胡子老者快步走过来,以更大幅度的动作翩翩起舞,舞姿忽而优美,忽而诙谐,全场氛围越发火热,欢笑声此起彼伏。一位中年男人从观众席最后一排飞奔过来,也迫不及待地加入舞者行列。就这样,他们旋转、摆臂、踏着鼓点,陶醉其中。他们来自各个村庄,甚至素不相识,但是在这欢乐的音乐中,即便是不相识,又有什么关系呢?只需对一对眼神,便心领神会,成为此刻最亲密的朋友。

笑声里,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孩子手持一根横棍保持平衡,一步步走上离地四五米,并无保护措施的钢丝绳。她在空中随着鼓点来回漫步,或弯腰劈叉,或翻跟头,简直如履平地。看她自如地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会让人误以为任何人都可以轻轻松松表演高空达瓦孜。达瓦孜是维吾尔族民间杂技艺术,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总是在节日里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紧接着,另一个更矮小的男孩也悠悠走上钢丝,两个幼小的孩子却能够如此毫不胆怯,自如表演,不知台下花去了多少功夫。

民间出高人。不经意间,我们与他们相遇,感受他们的生活方式,领悟到人生的另一种况味。

我找来那两个孩子,才知道他们是姐弟。问他们怎么学会达瓦孜的,他们的爸爸闻声从人群里冒出来,头戴黑色礼帽,身穿黑色礼服,这位爸爸把自己打扮成了卓别林。活泼诙谐的他与一对性格沉静的儿女,是闻名当地的一个家庭表演组合,经常参加村里乃至乡里和县里的各种演出。他们来自恰尔巴格乡巴什格加村,当爸爸的20岁时学会了达瓦孜,现在48岁,他让自己的孩子从四五岁起就跟着他学习达瓦孜,现在15岁的阿娜尔古丽,11岁的阿力木,都成了身怀绝技的人。站在高高的钢丝绳上,他们的人生有了别样的韵味。

而那位瘦瘦的白胡子舞者,图尔荪托乎提·吾休尔,尽管已经75岁,却歌喉明亮,舞姿轻快,浑身散发着一股活力。谁能想到他12岁时还曾经被县文工团选中,唱歌跳舞弹奏热瓦甫,直到6年后才回到了村里,继续种地。他是巴什央都玛村的著名艺人,浑身都充满了艺术感。虽然不干专业了,艺术却从未远离,伴随了他此后的人生,让他的生命充满色彩。

一边是热烈舞台,另一边,锅台也热烈。一口大锅里,正煮着诺鲁孜饭。色彩斑斓的诺鲁孜饭映射了人们内心里对于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以及一年之计在于春的美好期许。当身着五颜六色服装的姑娘们将诺鲁孜饭端上来的时候,这五彩的食物携带各自的风味杂糅在一起,每一样,都那么意味深长,浓缩了人间的美好,五彩的愿望也会在心里发芽。

每年3月21日,与农历春分一样,诺鲁孜节向人们报告春天的到来。2011年,诺鲁孜节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新疆,诺鲁孜节过后,繁忙的春耕就开始了。

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条小溪,在新疆许多地方,每年的诺鲁孜节都是彩色而欢快的,它将一股干劲注入人们心田,春种秋收,轮回交替,于是在沙漠里,花朵芳香,果实丰美。

这个春天里的彩色节日,给沙尘滚滚的村庄撒下希望的种子,年复一年,生生不息。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46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