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命中难忘的人

作者: 郭丽君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5-17

童年时的古丽,就是一个美人胚子,白嫩的肌肤,轮廓甜美的娃娃脸,一顶小花帽下双眉秀挺,睫毛如翦,尤其那对幽深的双目像两汪湛蓝清幽的湖水,恬静而纯美。小古丽的美总让人的眼睛难以离开。我和她常在她家院落里一棵枝叶繁茂的沙枣树下玩耍,洒过水光滑结实的土质地面,释放着泥土清新的味道,阳光透过枝桠的缝隙洒落进院落。一阵风儿吹过,浓香的沙枣花会飘落一地,我俩拾起一朵朵淡黄色的小花,盛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闻着那醉人的花香,研究花儿乳黄渐变的色泽,看小小花朵钟铃般的形状。每当陶醉于花香的时候,小古丽的脸上常常绽放出迷人的纯真笑靥,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坐在院子旁一张铺着花毯木床上的古丽爷爷,深目银发,明澈的双目满含笑意。这是我生命中一直深爱着的和谐宁静的一幕。

那时各民族同胞热热闹闹居住在一幢平房里,沙枣花、石榴花在院落中静静地开放,美丽的小古丽绚丽的衣裙像翩飞的彩蝶,这个爱笑的小姑娘是院里最令人喜爱的孩子。

古丽逐渐出落成一位典型的维吾尔族美少女,举止洒脱利落,不卑不亢。她学业优异,善良而懂礼仪,清纯甜美的笑容常绽放在脸上。

出嫁时的古丽,美得像天仙。我们这个院落里所有的各民族邻居都参加了她的婚礼,古丽哭得像泪人,她舍不得家人,舍不得生活了许多年的邻居们——这些视她如骨肉的各族亲人。在大家发自内心的祝福声中,古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这也是我参加过的最美婚礼,人美、心美、情美、各民族文化交融之美。

现在的少妇古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位优秀的人民警察。她讲一口流利的汉语,身材窈窕,目光如星,笑靥如花,在边城幸福地生活着。

上初中时,从我家到学校要走两三公里,路沿着雅玛里克山而行,那儿有一条长长的铁路线。每天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走这长长的学路,边走边唱,快乐无比。同行的伙伴中有个女孩叫米娜娃,非常幽默有趣,她唇边的一颗小痣仿佛埋藏着笑的细胞,总是说出许多让我们笑得肚子疼的笑话。那高高低低、坎坷不平的路程,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龄,从来没让我们觉得寂寞。

夏天放学早,我们会一起爬上雅玛里克山,让清凉的山风高高吹起衣角。黢黑的山体埋藏着无尽的乐趣,山上开着一丛丛朴素的无名小花,有蓝紫色、黄色和白色的,还有根茎白嫩的老鸦蒜。偶有翩翩的蝴蝶飞过,点亮了荒芜的山冈。循着清脆稚嫩的鸣叫声,我们会在草丛里发现一窝幼小的呱呱鸡,轻抚着它们娇嫩的绒毛,最后恋恋不舍地离开……有米娜娃陪伴的上学路有趣好玩,伴着清风,伴着欢笑。少年同伴米娜娃深印在我记忆的底片上。

曾经有一个时期,石化公司职工乌买尔江抚养小女孩的事迹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反响。乌买尔江是一名运行工,15年前,因为怜悯幼小的弃婴,他顾不得妻子没有工作、家庭困难的现状,毅然收养了患有先天性唇腭裂、斜视的弃婴。“既然好心收养,又怎么能狠心抛弃。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也要用心把她养大。”他们给孩子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麦迪娜,汉语的意思就是“美丽、可爱”。在麦迪娜1岁半的时候,他们有了自己第一个孩子。要抚养两个孩子,这使本来收入就不多的这个家庭生活更显拮据。可是,他们从未因为经济的不宽裕而让他们的汉族女儿麦迪娜遭受任何委屈。夫妻俩都觉得这两个孩子是上苍送给他们的礼物。小姐妹的欢笑声充满了这个四口之家。乌买尔江说:“笑声往往是用艰辛换来的。人只要付出真心和诚心,上帝就会给你永远的温馨。”

夫妻俩将麦迪娜的成长制作成了一本厚厚的影集,作为送给她成年的礼物。为了让麦迪娜的左眼视力有所改善,夫妻俩每天都不忘给她监测视力,去医院复查。尽管经济不宽裕,还是为她报名参加了钢琴课学习,乌买尔江说:“等孩子再长大点,还要做一次唇腭裂康复手术和斜视治疗手术,我一定要让她成为一个有生存技能的健康人。”在乌买尔江和妻子的细心照顾下,小麦迪娜在愉快轻松的环境中成长,现在已经是一个健康爽朗的大姑娘了。

麦迪娜的妹妹极为美丽动人,一对姐妹花给乌买尔江夫妇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有人说这是上天对善良与付出的回报。

我经常在机泵运行的泵房里见到乌买尔江,他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善良、谦逊、朴实的光芒,一见人脸上就会露出真诚的笑意,朴实得犹如一粒戈壁砂石。

生活在新疆这个多民族交融的大家庭中,我们和各民族朋友亲如兄弟姐妹,唇齿相依,在生活中互帮,工作中相助,情感中互赏,气质中熏陶,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善良、风趣和友爱。

在新疆,每个人都会有几个不同民族的朋友,成为我们生命中难忘的人。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46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