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风珍:传递爱的火种

作者: 邓丽娟 刘鑫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5-09

5月2日,汽车抵达村里时,已近21时,夜色尚未转浓,一位穿着蓝底大花连衣裙、头戴粉色水晶发卡的中年女子站在巷道口等候着。见到车来,她立刻走上前相迎。

她叫左兰。在库车县比西巴格乡格代库勒村,311户人家,老老少少都这么叫她。很多人都不知道左兰的真名叫周风珍。

一扇绿漆铁门,中央贴着一张大红“福”字。院墙是简单的方砖砌成,没有抹水泥,没有贴瓷砖,一切都简简单单。院子里,简陋的凉棚下,一张木床上铺着两张毯子,与普通的维吾尔族庭院没有两样。

47岁的周风珍祖籍江苏,但从小生长在库车县比西巴格乡库库什村,听着库车民歌长大的她,不知道苏州评弹,不会说吴侬软语,却会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

6岁那年,父亲早逝,母亲一人拉扯4兄妹,在她的印象中,兄妹几个都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周风珍的乳名唤作“绕兰”,库库什村的维吾尔族邻居都喊她“左兰”,从那时起,她就带着“左兰”这个名字生活。

20多年前,周风珍嫁到格代库勒村。如今,儿女都已成人,在城里有了工作,周风珍却不愿意离开这里。

格代库勒村的人们,也离不开周风珍。

今年,春耕备耕的关键时期,周风珍放下家里的33亩地,先后接受3个维吾尔族孩子的家长所托,带着他们往返于乌鲁木齐、陕西的医院看病。

6岁的古丽孜巴·热合曼患有癫痫,从小父母离异,她跟随父亲和爷爷奶奶长大。今年春节过后,孩子的母亲拿着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找到周风珍,请她出面带孩子到陕西省一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看病,孩子的奶奶也来了,提出只要她同意,来回路费等花销一律不用她管。

“她们都没法去,因为语言不通,这事只能我来做。”想想这些年邻里关系这么好,周风珍答应了下来。

3月11日出发,3月23日返回。在陕西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古丽孜巴动了一个小手术,医生为她开了一年半的药。回来后,她过去一天要犯三四次的病,这几个月来,一次也没犯过。

这件事一下在村里传开了,好几个村民都找上门来,请她帮忙带孩子出去治病。

“我带孩子出去看病,他们帮我管地。”周风珍说,今年,有20多天的时间她都在外面跑,去了两趟陕西,一趟乌鲁木齐。患癫痫的两个孩子得到了治疗,让她难过的是,16岁的阿卜杜海力力·艾则孜幼年时左眼撞到桌角落下的伤,医生说治不好了,如果眼球萎缩,等孩子再大一点才能装义眼。

善良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落在哪里,便在哪里扎根。周风珍的善良得到了村民们的回报。

“前几年,女儿上大学,儿子上中学,家里被纳入贫困户,拿了6年低保,缺钱的时候,都是邻居们主动来送钱,最多的有给8000元的,从来不催还钱。”周风珍说,“2015年,我做手术后,古丽尼沙汗·依明照顾了我40多天,给我做饭,还把我换下的衣服拿去洗了,我非常感动。”

在周风珍看来,各民族手足相亲,守望相助,简单概括一个字,就是“爱”,这是最朴素的人生道理。在格代库勒村,她愿意做一颗传递爱的火种,将这种超越民族的感情代代相传。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05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