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河畔:小村里有个大河守望者

作者: 胡虎虎 关俏俏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8-04-23

新华社乌鲁木齐4月22日电题:新疆伊犁河畔:小村里有个大河守望者

新华社记者胡虎虎、关俏俏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喀德尔江·厄勒哈木坚骑马穿过伊犁河,前往河心岛的一片保护区巡查(4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喀德尔江·厄勒哈木坚在巡查期间修整河边小道(4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喀德尔江·厄勒哈木坚(右)在休息时与一名“马背护河队”队员聊天(4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马背护河队”队员哈纳皮亚·苏尔旦(右一)骑在马上协助其他队员将倒在伊犁河的枯树拉起(4月19日摄)。 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托海依村的“马背巡河队”在巡逻中(4月19日摄)。 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喀德尔江·厄勒哈木坚(左二)与托海依村“马背护河队”的队员们一起在伊犁河畔的次生林区巡查(4月19日摄)。 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新华社照片,伊犁(新疆),2018年4月22日 伊犁河畔的生态守护者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国家生态公益林种羊场片区(4月1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春雨洗过的伊犁河谷,草木勃发,生机无限。河谷林间小道稍显泥泞,56岁的护林员喀德尔江·厄勒哈木坚牵出马匹,扶鞍而上,一头扎进这片林海,开始了一天的巡护。25年如一日,未曾间断。

伊犁河是流经我国新疆的国际河流之一,在我国境内绵延495公里后奔腾西去。喀德尔江家住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种羊场托海依村,紧邻大河。村旁是国家生态公益林,面积约为18000亩,一座名副其实的生态乐园。

喀德尔江对日前来这里采访的记者说,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路,身为护林员,他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守住这片林子。

这位老护林员口中的路,大多是他在巡逻时趟出来的。钻进林子,就被草木包围,视野受限,喀德尔江在劝阻不法行为时,主要靠的是听声寻人。稍有声响,他就骑着马儿,像战士一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踏去。

大部分时间都是孤身巡逻,但喀德尔江总是穿戴整洁,外套的左胸和右臂处,挂着“国家生态公益林管护”标识。定点巡逻、发现情况、及时上报,这就是他工作的全部。在他眼里,这只是一份“简单的工作”,轻描淡写间,将心酸和不易隐藏于心。

喀德尔江告诉记者,在他刚从事护林工作的那些年,村民生态环保意识淡薄。挨骂、争执,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化解矛盾中度过的。他说:“10多年前,还碰到过打野鸡的人,连人带枪,我把他们交给了派出所。”

喀德尔江说,以前这里面住着二三十户牧民。随着退牧还林(草)的实施,牧民陆续搬离,从2008年开始,林区就不允许打草了,尤其是在有新树苗的地方。树林日渐茂密,有些地方甚至“阻断”了他的巡逻道路。

除了越发茂盛的树木,让喀德尔江由衷高兴的还有这里的人。今年3月,村里一处农田着火,危及林区,60多位村民前来帮忙,集体灭火成功。他说,最近三四年来,护林的人多了,不管是种地的、放羊的,大伙儿都会帮忙在林子转转。

喀德尔江的巡逻之路越走越不孤单了。去年4月,托海依村设立了“河长”,还组建了村民“马背护河队”。村级“河长”坎吉别克·木哈买尔说:“保护伊犁河和公益林,都是我们的任务。”

“马背护河队”成员以村民为主,多的时候超过30人,他们分成小队沿着流经本村的8公里河道巡逻。喀德尔江说:“在和队员们一起巡逻时,我的底气更足了。”半个月前,县林业局还为他配发了新的巡逻摩托车,徒步巡逻彻底成了历史。

还是那片林海,喀德尔江仍旧敬业如初,“好好干4年,再退休”。如今,新的技术已开始接管这片公益林,卫星监控、视频信息平台、航空防护,这些科技成了伊犁河流域护林员们的得力助手。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72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