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荒山到青山——记献身乌鲁木齐市雅玛里克山绿化的园林人

作者: 赵春华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3-15

2017年秋季雅玛里克山义务植树场景。(本版图片均由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林业园林管理局提供)

园林工人靠人力把树苗运上山。

园林工人背土上山种树。

园林工人用电镐击碎片石,然后挖坑植树。

园林工人用水车拉水至半山平台,再用潜水泵将水扬至山顶进行树木浇灌。

社会纵深

雅玛里克山20年前曾是乌鲁木齐市域内最大的一座荒山。每到刮风天气,山上的大量沙尘席卷而来,成为主要的沙尘污染源。20年来,一代代园林人发扬当代愚公精神,靠着一双双臂膀把水、土运上山,硬是让一棵棵树苗在岩石缝里扎了根,让荒山一天天改变了模样!

从200棵树苗到26500亩树林,今日的雅玛里克山已经成为乌鲁木齐开展荒山绿化的典型范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坚定信念正在让这座曾经的荒山焕发出勃勃生机。

“像照看娃娃一样照看200棵树苗”

已经退休13年的老党员安利胜,至今还坚守在岗位上。1995年,雅玛里克山开始荒山绿化。作为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园林队的一名工作人员,41岁的安利胜成为“荒山班”班长,和12名组员一起在山上扎了根。

“那个时候山上光秃秃的,几乎没有树,偶尔能在山脚下的院落里看见一两抹绿色。一到刮风天气,天地间一片混沌,风卷起的石子打在脸上,生疼。”3月6日,站在已是一片林海的雅玛里克山上,安利胜说,“山上的土碱性大,容易板结,有些地表都是岩石,土壤保水能力差,想在这里种活一棵树,难!”

“荒山班”的组员们没有退缩,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00棵小树苗在雅玛里克山宝塔路“落户”了。对于这块试验田,安利胜和“荒山班”的其他成员们铆足了劲儿,也操碎了心。

“要栽树就需要土,山上土质不行,就从施工工地上拉;没有水就在山下建泵房,把水泵上来。树苗成功栽上了,可由于连年干旱,泵上来的水很快就没了踪影,更别说能在沟渠里‘哗啦啦’地流淌了。”“荒山班”成员王永平记忆犹新。

怕树苗喝不上水,早上天刚亮,“荒山班”就进入试验田,给树苗们点对点地浇灌,傍晚伴着太阳的余晖一同下山。饿了吃点馕,渴了喝点凉水,所有人的心思都在这200棵小树苗上。那一年的春夏秋冬,既要保障每一棵树苗都喝足水,又要预防病虫害,“荒山班”的13个人,没休息过一天。

“就像照看自己的娃娃,生怕哪个吃不饱,落下了。山下给树苗浇水一桶就够,在山上就需要1立方米,没浇足水的树无精打采,一眼就能看出来。”安利胜说,“树苗刚栽种的那几个月有可能会假活,到底活了没有第二年开春抽芽才算数,所以一刻都不能松懈,一棵树都不能死,死一棵就少一棵。”

来年的开春,试验田里的200棵树苗90%都抽了新芽,为以后的荒山绿化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自2006年起,雅玛里克山的荒山绿化工作逐渐铺开,当年完成绿化200亩,2007年完成绿化400亩,2008年达到800亩……

越来越浓的绿意,在雅玛里克山上延伸!

“愚公移山”的故事再现雅玛里克山

那时的“荒山班”,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激动的,但兴奋之余,谁脑子里都绷着根弦:试验田90%的成活率固然值得欣喜,但偌大的雅玛里克山都要换上绿装,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缺水和土壤条件差的严峻现实。那时,雅玛里克山灌溉依靠的和平渠已经断流,要解决水的问题谈何容易?

2001年,李作余脱下军装,成为沙依巴克区园林队的一员,在雅玛里克山一干就是17年。这17年里,他开着运水运土的车往返在上、下山的路上,为树苗的成活提供着最基础的养分。

“刚到山上时,没有柏油路。深秋时由于路途颠簸,从水罐里洒出来的水在地面上结成一层薄冰,十几辆车排着队在冰道上走,车轮经常打滑,危险时常发生,特别是八四一台附近那个近45度的陡坡,很多运苗的司机不敢上,爬一次坡就冒一身冷汗。”3月7日,车子行驶在上山的路上,一个接一个的陡坡让人心里发怵,李作余笑着说:“现在都变成柏油路了,怕啥?这几年党和政府把荒山绿化、改善生态环境当作一项重要工作来抓,解决了很多问题。”

一辆东风车一次能拉5立方米水,七八立方米土,那时候的李作余,白班往山上运水、运土,晚班在市区灌溉绿植,由春到夏直至深秋,几乎没有节假日。

2003年5月,在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及沙依巴克区区委、区政府的努力推动下,设计处理污水能力为每日5万立方米的雅山污水处理厂建成并投入运行,经过处理的中水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绿化灌溉的燃眉之急,但问题依旧存在。

雅玛里克山山体绵延起伏,有的地方地势险峻,坡度较大,拉水、运苗的车根本上不去,怎么办?

只能靠人!愚公移山的故事,就这样在雅玛里克山上演了。“老园林们”手提肩扛,把一棵棵树苗,一桶桶水运上了山。山体表面岩石多,就用电镐把片石打碎,然后挖坑种树,电镐的回力能把人的胳膊都震麻了,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在山上种树苦点、累点不算啥,就怕自己种的树不活,山上绿不起来。”安利胜说。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自1996年造林绿化以来,雅玛里克山累计造林绿化面积达到26500亩,植树85万余株。如今的雅玛里克山有郁郁葱葱的绿,更有荡涤人心的红。那一棵棵挺立山间的树苗,浸染了一代代园林人的汗水,更是他们几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久久为功的精神丰碑。

披绿最高峰,新目标召唤新一代

蜿蜒曲折的33道弯过后,被“老园林们”挂在嘴上的八四一台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一路上,薄薄的草皮下黄褐色的岩石突兀地闯进人的眼睛,仔细打量,那一层草皮不过七八厘米厚。几座山坡上,一道道白色的线条布满山体。

“那是等高线,在同等高程放线后确定一定的间距打眼,这个活儿看起来简单但技术含量可不低,线放不好会影响后期输水管线的铺设,直接影响树苗的成活率。”驾驶座上的徐通是个“80后”,作为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林业园林管理局的一名工程师,他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地势陡峭,水送不上去,八四一台一直是让徐通头疼的难题。经过不断地尝试、失败、总结经验,这个横亘在雅玛里克山上的难关,终于在去年攻克了!

“我们先用挖掘机在地势比较平缓的地方制造平台,方便运水车停靠,然后在水箱里放置潜水泵,把水送上山。”由于这个方案的及时可行,抓住了植树的最佳时机,原本光秃秃的八四一台上多了一棵棵孕育希望的生命。但徐通也告诉记者,由于运水车承载的水量有限,这个方案只能用来应急,“我们准备在前、后山各修一个泵站,解决灌溉用水的问题,现在项目已经动工。”

青年峰,雅玛里克山主峰,海拔1391米,山体体表面积约40平方公里,从外环路望去,青年峰清晰可见。

“今年我们的目标就是‘拿下’青年峰,我们要在后山2万立方米蓄水池边修建两座竖井,用潜水泵将水抽至山顶。”让徐通欣慰的是,再过不久,去年、今年已种植区域的水系管线将进行安装铺设,完成今年的“树上山”任务就有保障了!

夜以继日,九转功成。在雅玛里克山深处,徐通正带领着一支年轻的团队为了新目标又踏上了新征程。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4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