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百万农牧民出行实现“三级跳”

作者: 蔡国栋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8-02-13

“四条腿”到“四个轮”

——天山南北百万农牧民出行实现“三级跳”

新华网乌鲁木齐2月13日电(记者蔡国栋)地处祖国西北的新疆是典型的绿洲经济,800多个绿洲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天山南北,公路成为连接绿洲及乡村的生命线。从四条腿的毛驴,到两个轮子的自行车,再到三个轮子的电瓶车和四个轮子的公交车,天山南北农牧民出行实现了“三级跳”。如今,一条条如同毛细血管般的农村公路通到家门口,不仅改善了百万农牧民居住和出行环境,还拓宽了农牧民的致富思路和门路,也带动了天山南北乡村经济振兴。

“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经济发展

“那时候路上全是尘土,别说坐在门口喝茶了,就算坐在屋里也得关紧门窗。”位于中哈边境的新疆霍城县清水河镇二道河的马文利在此生活了30多年,在他印象中,村里的土路坑坑洼洼,刮大风时房屋和村民都被尘土遮盖,出行基本全得靠毛驴和自行车。

如今,村里笔直宽敞的黑色油路两边是一排排新栽的海棠树,远远望去条条巷道干净整洁,粉墙红瓦犹如一幅清新的水粉画。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二道河村变了样,电瓶车开始在道路上“称霸”,公交车也驶入了村里头。

也就在几年前,毛驴车在新疆南部地区还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如今,这一承载着当地少数民族居民生活记忆的交通工具,正被一辆辆便捷的电瓶三轮车和公交车快速取代,“驴的”盛行的日子正渐行渐远,“电驴”和公交车当道的时代已然到来。

新疆占国土面积六分之一,农村公路是高原山区、大漠深处、平原绿洲各族百姓出行、物资流通的主要通道。目前,新疆共有农村客运班线3400条,农村客运班车22690辆,乡镇(团场)通车率达99.9%。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农村公路不仅改变了农牧民的出行方式,也成为新疆各族农牧民的脱贫致富路。

位于天山深处的哈密市天山乡,景色优美,尤其是夏季凉爽宜人,是当地人纳凉避暑的绝佳场地。以前因道路难行,这里很少能吸引到游客,以种地、养牛羊为生的村民守望着一片“世外桃源”,却无法摆脱贫困。如今,一条如同毛细血管般的柏油马路延伸到家门口,这里成为哈密市夏季旅游胜地,村民纷纷抓住机遇,转型从事旅游业。

生活在天山乡三道沟村的买合木提·哈斯木将房屋租给度假村,一年光房租就有2万元,他和妻子也在度假村里打工,每月固定收入达4000元,外加农家菜、土鸡和牛羊等收入,全家生活有滋有味。“要想富嘛,还是要从脚下的柏油马路开始。”买合木提·哈斯木说。

“路一通,整个农村都活了起来。”天山乡党委书记张斌说,近年来天山乡积极扶持旅游服务类项目,旅游业成为农牧民增收致富和乡村振兴的抓手。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运输厅数据显示,2016-2017年新疆共计完成农村公路建设投资488.75亿元,完成新改建里程3.94万公里,其中农村公路扶贫攻坚完成投资139亿元,建成里程2.25万公里,改善了240个乡(镇)、1900个建制村的通行条件,受益农牧民达455万。

农村公路建设面临资金不足困扰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新疆仍有59个建制村,5个乡镇、192个建制村未通沥青(水泥)路。目前,新疆还有4.91万公里的农村公路亟须建设,其中“油返砂”现象严重的县乡道7180公里、撤并建制村通硬化路2.27万公里、深度贫困地区“最后一公里”工程1.92万公里。

新疆是多民族聚集的边疆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经济基础薄弱,农村公路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基础性地位,发挥着先导性作用。但由于大多数县市属于贫困地区,县级财政自给能力较弱,农村公路仅靠补助资金无法满足辖区内农村公路发展需求。

长期以来,新疆农村公路建设主要以政府投资为主,继国家严格规范PPP、政府投资基金等政府与社会资本方各类合作行为和规范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后,进一步加剧了新疆各地农村公路社会融资难度。

2016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九成以上农村公路项目都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进行建设,去年近80亿元的农村公路原计划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建设,最后全部转成PPP项目实施。“为完成农村公路建设,只能把农村公路和国省道通过‘冷热、肥瘦’搭配组合,捆绑成3个PPP项目。”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交通运输局局长余战军说。

地处新疆东大门的哈密市矿产资源丰富,但矿产开发收益补偿的价值需通过严格的评估程序确定,且往往与潜在投资人的主营业务相差较大,潜在投资人的接受意愿不强。中交哈密交通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拥华说,公司承担新疆公路建设领域首个PPP项目(G575线巴里坤至哈密),主要考虑到公路项目中国家车购税补贴达到22亿元。

哈密市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白建国说,去年哈密市把PPP模式作为交通建设项目建设的主要方式,按照“分区域、分类别、分层次、冷热搭配”方式梳理成山南、山北2个项目包,并将农村公路车购税资金拨付至交投公司,作为政府出资的项目资本金与社会资本方共同合作推进农村公路建设。

截至去年底,新疆农村公路总里程达12.8万公里,乡镇通畅率99.41%,建制村通畅率97.49%,初步形成了以县城为中心、乡镇为节点、建制村为网点,遍布农村、连接城乡的农村公路交通网络。

自治区交通厅农村公路管理处副处长常青说,目前新疆未通沥青(水泥)路的5个乡镇,全部位于南疆四地州的喀什地区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山区。这也是新疆修建难度最大的农村公路,预计2019年实现所有乡镇通沥青(水泥)路。

打赢南疆四地州交通扶贫攻坚战

南疆四地州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之一。为助推当地扶贫攻坚,新疆每年安排农村公路六成以上车购税建设资金用于南疆四地州农村公路建设,且国家全额投资南疆四地州农村公路建安费。仅去年一年,南疆四地州农村公路完成建设投资155.98亿元,完成里程1.5万公里。

从喀什地区叶城县向南出发,崎岖的山道在巍峨的昆仑山间迂回,越野车翻越两座达坂后行至海拔3000米的叶城县西合休乡。这里是叶城县最偏远的乡镇,也是新疆未通沥青路的5个乡镇之一,140多公里的路程,汽车行驶了5个多小时。

由于出行交通的不便,西合休乡发展较为缓慢,当地特有的有机绿色畜牧产品很难走向市场,老百姓增收致富面临较大困难。如今,一条沿着河谷地带的沥青公路正在施工中。“要想富,先修路!” 西合休乡附近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说,“大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商家收购这里纯天然的畜产品,或者来这里加工,让生活在这里的牧民过上富庶的生活。”

为解决南疆四地州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难问题,今年起新疆将实施南疆四地州深度贫困地区就业扶贫三年规划,集中聚焦22个深度贫困县(市),通过疆内跨地区转移就业、有序扩大转移内地就业规模就地就近转移城镇、企业、园区、“卫星工厂”就业等多种方式,实现3年转移就业10万人。

位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恰尔隆乡,地处帕米尔高原地区,这里自然环境恶劣、交通不便,长期以来牧民以放牧为主,经济来源单一。近年来,受益于南疆四地州农村公路的建设,如今越来越多在深山放牧的牧民,纷纷放下手中的鞭子,搭乘着汽车、火车,到几千公里外的东部沿海地区打工。

今年春运期间,49岁的牧民托合塔洪·斯迪克,继续带着妻子到福建泉州打工。“原来从乡里到县城坐车都要十个多小时,现在220多公里的路程5个小时就能到。”托合塔洪·斯迪克说,道路畅通了,咱牧民思想也开拓了,想着以后挣了钱回乡创业。

自治区交通厅副厅长李志农说,今年新疆还将大力推进“四好农村路”建设,完成4个乡镇通油路建设项目,继续实施建制村通硬化路、撤并建制村通硬化路等农村公路扶贫攻坚建设项目,计划建成里程1.5万公里,为新疆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交通运输保障。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