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走进那遥远的冬牧场

作者: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8-02-12

不能说的秘密

记者滕沐颖:

巡诊队医生叶力夏提从一处冰坡滑下(2017年1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进山第五天,在海拔3580米的阔克乔克达坂顶部,阿斯哈提赶着马上坡,没想到,马儿突然打了个趔趄。

阿斯哈提失去平衡,从马背跌落,一只脚卡在马镫里。

在一阵惊呼声中,阿斯哈提死死拽住缰绳,终于拔出脚,就地躺在坡上。

“他走得太急了……他的马第一次上山……还好这儿坡缓……”同事们为他感到后怕。

半小时前,大家牵马向陡峭的冰达坂“冲刺”,阿斯哈提与赛山一溜小跑,把所有人甩到后面。

阿斯哈提这一摔吓得我不敢骑马了,手脚并用,才爬过了山尖最后100多米碎石坡。

巡诊队里唯一的女医生张红英在整理妆容(2017年12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翻过达坂,我仍在恐惧之中,直到傍晚钻进牧民家的木屋,眼泪才抑制不住地淌下。在迟到的眼泪里,有死里逃生的后怕,有对自己懦弱的羞愧,有对这群医生的心疼。

这样的路,我再也不想走第二回了!

阿斯哈提安慰我:“小滕,咱们把最难的路走完了,接下来都是‘小坡儿’。”

他和我一样也是90后,今年27岁,毕业后先在县城计划生育指导站工作,2015年考入牧区卫生院,今年是他第三次冬季巡诊。

“第一次进山很害怕,马道又窄又滑,一个不小心,人和马可能就都没了。”他说,“然后,就习惯了。”

阿斯哈提对我说自己也曾后悔过,那是在刚到只有8个人的牧区卫生院时,在途经“搓板路”赶往卫生室时,在包扎得尔翻越山尖时……

“但一看到牧民澄澈又渴望的眼睛,就感觉一切都值。”

相貌英俊的阿斯哈提新婚不久,但他从未向妻子透露自己的工作环境,也从不把包扎得尔的崇山峻岭拍入手机。每当妻子问起,他都淡定地说:“不要听别人瞎说,现在路修得好得很,没有不安全的地方。”

这次为期10天的巡诊,医生们诊治了300多人,发放了近600盒(瓶)50种类别的药品。叶力夏提告诉我们,过去10年,巡诊队诊治的牧区患者已超过2万人次。

   上一页 1 2 3 4 5  

[新疆站点管理员]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07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