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32摄氏度里的温情 零下32摄氏度下的生死搜救

作者: 张新燕 尤蕊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8-02-07

1月31日一大早,兵团第五师83团驻精河县大河沿子镇呼苏木齐村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就带着药箱又来到了吐力别克·沙拉依提家看望他。吐力别克妻子留着眼泪感激地说:“感谢工作队救了我老伴的命,没有他们的搜救,我老公肯定没命了,你是我们家恩人,感谢赵医生这一年对我们家的照顾,多么希望你继续留下来,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你就要离开了!”

吐力别克更是哽咽地说:“我这条命是党员和乡亲捡回来的,如果没有你们我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谢谢你们!”

一天前,室外温度已经是-32℃。呼苏木齐村驻村工作队5名工作队员正向2名新队员介绍村里的情况。忽然,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工作。

“是王队长吗?我是吐力别克的妻子。我丈夫今天早上出去放羊,以往这个时间早就赶着羊群回来了,可今天连个影子都没有,急死我了!” 热尔仙·库斯马依代着急地说。

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滴水成冰。大家明白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吐力别克,后果不堪设想。

新老工作队员7名立即都放下手头工作,行动起来。

工作队队长王玉伟迅速召集村“两委”班子成员和警务室民警,5分钟内全部集合到位。大家与热尔仙及其家人会合后一路向东搜寻,在离村子5公里处的芦苇滩找到了羊群。借着手电筒的微光,热尔仙在芦苇滩深处看到一团东西,跑近一看是老伴的羊皮棉袄,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精河县农业局农业执法大队驻呼苏木齐村第一书记达吾列提·再刊、工作队队长王玉伟和村支木拉提哈力·库日曼哈力成立了临时指挥中心,绘制地形图,确定搜救方案。

寒冷的冬夜,搜救人员三五人一组,在芦苇滩仔细寻找,时间一秒秒过去,可是搜救仍然没有进展。

21时,天气愈加寒冷,每晚一秒,都会影响吐力别克的生还几率。临时指挥中心要求搜救人员再次向排碱渠、棉花地、芦苇滩出发,扩大搜索范围,并向镇领导汇报了情况。

随后,镇上派来的15名民兵到达搜救现场。救援力量加强了,一束束手电光穿梭在芦苇滩,搜救人员的眉毛、头发、嘴唇都结了霜,全身冻得快失去了知觉,但谁都没有放弃。

新队员秦安第一天报到就参与了这场搜救,一路跌撞、一路呼喊着这个叫吐力别克的名字。出发前没有来得及穿上厚棉衣,几个小时的寻找把他冻得四肢僵硬。队员赵鹏看见瑟瑟发抖的秦安,把自己的帽子和手套递了过去。  

赵鹏拿着路线图给秦安指着周边地形说:“我驻村一年,和吐力别克一家人已经亲如一家,我知道他放羊经常走的路线,我们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地方。”

当赵鹏和秦安走到距离芦苇沟约5米处时,赵鹏隐约听到一个微弱又熟悉的声音:“我……在……这……”

赵鹏激动地小跑上前,扒开芦苇叶,找到了晕倒在芦苇滩深处、已极度虚弱的吐力别克。赵鹏脱下棉衣紧紧裹在吐力别克身上,为他保持体温。

“找到啦!找到啦……”秦安高声喊道,搜救人员从四面八方赶来,所有的辛苦和努力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欣喜的安慰。大家慢慢将吐力别克抬进车里,帮他揉搓身体。

赵鹏是兵团第五师83团医生,根据他询问的情况,现场简单的身体检查,判定吐力别克没有大碍,只是因为常年糖尿病引起的暂时低血糖,所以才会晕倒。

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家人和工作队员才放了心。热尔仙和子女抱着吐力别克喜极而泣,不停地向所有人表达真挚的感谢。

此时已是1月31日凌晨1时15分,室外温度已降到-34℃,这场6个小时的营救让寒夜充满了温情。

坐在回去的车上,参加搜救的80余人才发现天气太冷了,身体都冻僵了。按照赵鹏医生的指导,大家不停地用雪揉擦腿部,促进血液循环,失去知觉的身子慢慢恢复。有10余人的耳朵、脚部出现了不同程度冻伤,腿和手被芦苇划伤。

刚来到“访惠聚”工作队的秦安全程参与救援,因来不得及做好保暖防护,耳朵被冻得通红,第二天就化脓溃烂了。他说:“我就是带着服务基层群众决心来这里的,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会去救人,我能出一份力也觉得很开心。”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83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