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路上的“电子眼”

作者: 隋云雁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1-30

高速路上的“电子眼”

——记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高等级公路支队乌西大队民警孟尔勃

工作中,每份涉及车牌、证案例的资料他都仔细分析研读。查纠违法时,他能一眼识真伪;回家路上,走在小区,仍不忘揪出假牌车……这些年来,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高等级公路支队乌西大队民警孟尔勃有了一个令他自豪的绰号——“电子眼”。

十年查假上千

孟尔勃今年36岁,从警以来一直在高支队工作。他热爱交警事业,在保障高速公路畅通安全中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而他的职业尊严遇到过一次挑战。那是2008年和朋友们聚会时,一个朋友拿出一张行车证让他看有没有问题。他仔细看了几遍说:“没有问题。”朋友大笑说:“这是假的,你是交警都看不出来。”

“当时很受刺激。”此后孟尔勃开始研究假牌假证。当时驾驶证、行车证和车辆号牌还未实施全国统一标准,识别很难。他就向老民警请教。

孟尔勃不断追在老民警后面问是怎么识别的。有空了,他就拿着号牌和证件反复研究,首先要掌握不同版本“真货”的特征。工作量不小,仅号牌当时新疆就有4个不同的版本,每一种都要深深印在脑海里。

反复琢磨后,他总结和发现了不少的判断标准。一个行车证或者驾照,至少有17个点可以判断真假。

孟尔勃在路上发现的第一个假牌车,是一辆白色小轿车。“当时我在特勤队,在阜康收费站流动检查时看到那辆车,判断它挂的是假号牌,拦停检查。”孟尔勃说,驾驶人很肯定地说号牌是真的,并拿出行车证,孟尔勃一看,行车证也是假的。

他当着驾驶人的面和真的车主联系,车主在电话那头大吃一惊,说自己和车一直都在奎屯。原来,这辆车是驾驶人通过抵债取得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带着一套假手续上路行驶。

知识和经验越来越丰富,孟尔勃只要在路上,就能一眼发现假号牌,证照一交到他手上,就能辨别真伪。

有一次,孟尔勃一天查处了两起假牌车。上午他和同事在路上执勤,拦停一辆号牌以“黑E”开头的车辆,驾驶人坚持号牌是真的,而他拿出的行车证也是假的。孟尔勃通过大队联系上了车主,车主说:“我一直在大庆,刚停车吃饭,从来没去过新疆。”驾驶人哑口无言,接受处罚。

当天下午,孟尔勃看到一辆行驶过来的车辆号牌上贴着“永结同心”。“一般上午举行婚礼,我们都不去干扰群众办喜事,但下午还贴着就很可疑了。”他把“永结同心”的红纸揭开一看,发现了假号牌。

10年来,孟尔勃在路上查处了上千假牌假证。为了核对信息,他常常把办公室的地下摆得没有落脚的地方。

严格执法就是维护群众利益

“严格执法就是维护群众利益。”这是孟尔勃的从警格言。他对假牌假证违法行为深恶痛绝。“用假牌假证的人,都有侥幸心理,总想着发生交通违法行为可以逃避处罚,往往不顾安全闯红灯、超速甚至交通肇事逃逸,给车辆和行人造成隐患,必须大力查处。”他说。

这些年来,孟尔勃遇到不少形形色色的使用假牌假证的驾驶人,还会遇到贿赂。两年前,他扣押了一辆使用假临牌的车辆。而车主又开来另外一辆车,打开后备厢,里面放着现金。车主悄悄告诉孟尔勃,车是走私的,办不上合法手续,准备套牌,只要把车还给他,要多少钱都可以。孟尔勃严厉批评了车主,案件也严肃依法处理,毫不留情。

前些年,一些胆大妄为的人打起了冒牌警车的主意,损害了警方形象,孟尔勃格外留意起警车号牌,遇到“李鬼”就揪出严肃处理。2009年8月,在乌拉泊收费站,他查看排队缴费过站车辆,一辆挂警牌的车没有缴费迅速通过,号牌一看就是假的。他赶紧拦停车辆,驾驶人态度傲慢,说是正在执行公务。孟尔勃请驾驶人下车,驾驶人态度立即缓和,以同行为由说情。孟尔勃仔细检查,发现车上还载有警灯警报等装置。经查,车主是在吐鲁番市经商的生意人,为了规避执法和炫耀,不惜以身试法。

一次,孟尔勃去乌鲁木齐市华凌汽配城换雪地胎,进门看到一辆警车挂着假牌。“我堵住驾驶人,问他是什么单位的,他自称是公安分局的。”孟尔勃说,号牌是假的,心里有数吧?那人低下了头。

识别假牌假证需要心细如发,这项工作改变了孟尔勃的性格,他在工作中越发严谨细致。“可疑车辆往往和违法犯罪有关,不仅危害道路交通秩序,还危害社会,必须仔细盘查,严格执法,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他说。

这些年,高支队大力加强信息化在交通管理工作中的应用,将涉嫌违法车辆信息及时推送给民警,实现路面精准执法。

2016年,孟尔勃和同事通过信息提示拦停了一辆越野车,信息提示车辆应扣留。驾驶人自称是法院的,孟尔勃说可以通过正常程序让法院扣押车辆,需对驾驶人和乘车人进行身份信息核查登记。登记时,副驾驶不见了,驾驶人坚称副驾驶没坐人,通过对车辆信息进一步核查,孟尔勃和同事发现副驾驶是一名涉嫌经济诈骗的网上追逃人员。在交警和执勤特警合力下,这名嫌疑人在附近玉米地被抓获。

零差错 零投诉

识别假牌假证已经是孟尔勃工作和生活的常态了。无论是不是在工作,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去观察车辆。前阵子,他在自己居住的小区看到一辆车停在草坪上,想找移车电话提醒车主不要压草坪,走近发现车牌是假的。“我给110打了电话,请乌市交警前来查处。”他说。

现在的孟尔勃不仅能识别行车证、驾驶证和车辆号牌,就连身份证和警官证只要过他的眼,他也能分辨真假,甚至连车大梁号有改动他也能发现。多年的查假纠假工作中,孟尔勃几乎零差错,也没有发生过投诉。

即便成了查假高手,他也从没停止学习,新的法律法规、新的造假手段以及新的查纠经验,都是他研读的资料。

“要不断更新知识体系才能跟得上变化,这也是被花样翻新的造假行为逼出来的。”孟尔勃说,作为一名交警,疏导交通、确保安全是基本工作内容,而查纠违法、杜绝假牌假证,也是要掌握的职业技能。他的“电子眼”吸引了一群同事,他们都在跟着孟尔勃学“打假”。

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叫“去伪存真”,是一个纯粹的业务交流群。大家一起讨论识别方法,经常有同事在执法时拍照片发给孟尔勃,让他帮着确认一下真假。“支队每个大队都有感兴趣的同事,有几个特别爱钻研,我觉得大家将来都会练出一双‘电子眼’。”

孟尔勃做了一个课件,经常在支队给大家上课,毫无保留地把课件拷贝给同事。大家经常喊他“孟老师”,他每次都特别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高科技、信息化在交通管理中的运用为交警执法注入了强大助力。孟尔勃认为这实现了数据库和人眼识别的有机结合。孟尔勃说,信息化的应用提高了执法力度,实现了精准执法,对净化道路交通秩序起到了强力作用,将来数据库实现全面共享,可能就不需要人去当“电子眼”了。

“但还有很多新的现象需要研究,还有更多的技能需要学习。”孟尔勃说,只要有了学习兴趣和学习能力,就能让自己不断成长,适应公安交通管理的新要求。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39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