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线上的“最美家庭”

作者: 杜鹏飞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8-01-15

1月1日星期一,家住青河县查干郭勒乡萨尔布拉克村的老阿帕布丽布丽汗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她要和丈夫、儿子一起举行每周一的升国旗仪式。

10时,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看着在丈夫胡斯曼和长子库尔肯别克的带领下,双胞胎小孙子巴合加那提、沙勒塔娜提用稚嫩的声音高唱着国歌,布丽布丽汗流泪了,这泪水中饱含着激动。

布丽布丽汗一家三代都是守边人,她的公公、丈夫和儿子都是护边员。40年的时间,布丽布丽汗与家人守护在中蒙边境上,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山还是那座山,青丝已经转为了白发,她依然无怨无悔。

萨尔布拉克村东与蒙古国接壤,被称为“中蒙边境第一村”,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在这里生活,夏天还有细微的泉水可以汲取,冬天只能靠融化雪水供人畜饮用,村子经常因雪大封路,看病、孩子上学、出行十分不便。

布丽布丽汗和胡斯曼1975年结婚,1976年23岁的胡斯曼接过父亲手中的马鞭,开始守护中蒙界碑边境线,这一守就是40年。丈夫去巡边时,布丽布丽汗一个人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一边干着家务一边照顾着家中牲畜,从没有说过苦和累,一直默默支持丈夫的巡边工作。

一年冬天,胡斯曼骑马巡逻突遇暴风雪,气温骤降,胡斯曼双腿被冻得失去了知觉,识途的老马把冻僵的胡斯曼驮回了家。看着双腿冻僵无法行走的丈夫,情急之下,布丽布丽汗宰杀了一只老羊,按照哈萨克族治疗冻伤的老办法,将羊肚和羊皮一层一层裹在丈夫冻得黑紫肿胀的大腿上,保住了丈夫的双腿。

这场生死考验,并没有动摇夫妻俩驻守边关的坚强信念,反而让他们更深刻地意识到肩负的责任。伤情恢复后,在妻子的鼓励下,胡斯曼又踏上了护边之路。

1996年,随着时代的发展,中蒙边境线上人畜越界量大幅下降,民兵排撤编了,布丽布丽汗和胡斯曼商量后把家搬到了中蒙边境某界碑附近,成了永远不走的护边员。

40年的时间里,胡斯曼多次获得“模范护边员”称号。他曾协助阿勒泰地区公安边防支队参与各种形式边境联防执勤近万次,实现了人员牲畜“零越界”、边界事件“零发生”的目标。

如今的布丽布丽汗与丈夫胡斯曼年事已高,已搬到了定居新村,大儿子也结婚了,生了双胞胎孙子。布丽布丽汗和胡斯曼把马鞭交到了大儿子库尔肯别克的手中。

“我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起巡边,现在我也是一名护边员,我特别热爱这份工作,有了家人的支持,我会更好地护好边、守好边,为祖国的边防安定贡献自己的力量。”库尔肯别克说。

“孩子们大了,我们老了。过去我们都是骑马去巡逻,现在都是骑摩托车巡边,变化真是太大了。”布丽布丽汗说,“过去缺水少电环境简陋,现在我们在定居新村住上了安居房,用上了现代化的家用电器,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生活。”

布丽布丽汗一家人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这里,把自己的甜蜜爱情定格在了这里,把对祖国的大爱书写在了这里,为祖国边境的安全稳定无私奉献,成为永不挪位的生命界碑。

谈到未来,布丽布丽汗说:“希望年轻人守护好边境,守护好我们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祝愿人们的生活越过越好,我们的祖国更加美好、更加强大。”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5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