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阿依夏最后的愿望

作者: 傅翔龙 杨阳 徐娜娜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12-21

直到今天,8岁的阿依夏·艾尔肯和妈妈坐飞机的照片,还保存在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钢城片区管委会洛克伦街社区的资料柜里。

这是社区工作人员卢小英特地为这一家人洗好的照片,与照片一起保存的,还有一套为阿依夏准备好的公主裙。

“想等她病好些的时候就送给她的。”卢小英说,“能帮小家伙实现愿望是幸福的,虽然还有些深深的遗憾。”

阿依夏与洛克伦街社区的缘分始于乌鲁木齐市水务局“访惠聚”驻该社区工作队队员吴晓强。今年3月,吴晓强刚到社区不久,在入户走访时,一户人家引起了他的注意,家里只有一张床和简单的厨具,每次走访,都是8岁大的姐姐阿依夏带着一对龙凤胎弟妹在家。

吴晓强得知,他们的妈妈在一家拌面馆靠打工维持一家的生活,每天23时才下班。

“家里生活这么拮据,母亲为什么没有找社区反映困难?”第二天,吴晓强带着疑问和社区工作人员专门去了趟孩子母亲打工的拌面馆,告诉她有啥困难就找社区。

自那以后,吴晓强常常去看三个孩子。

今年6月下旬,吴晓强发现阿依夏家里很多天没有人,他给孩子母亲发了一条信息询问。6月22日凌晨,吴晓强接到电话:“我们家阿依夏病了,肺癌,晚期。”

这么小的孩子,这么重的病,这家人的日子该怎么办?接到消息,吴晓强就一直在想,怎么帮助这一家先行筹集到5万元的手术治疗费用。他将这一情况发到社区的微信群里,并立即引起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关注,大家纷纷在各自朋友圈转发。

“明天咱们就在社区组织募捐。”

“看看兄弟社区能不能帮上忙。”

“咱们工作队可以向单位请示,组织募捐活动。”

“把公益筹款平台链接发给我们,我们现在就转发到各个微信群里。”……接近凌晨,微信群里仍然沸腾,每一位工作人员都转发了组织募捐的信息。第二天一早,已筹集到3.6万多元。

此后,洛克伦街社区全体工作人员、“访惠聚”工作队队员又先后组织了两次现场捐款,钢城片区管委会滨河社区与洛克伦街社区还在辖区组织了爱心义卖,又筹集了近3000元。吴晓强和卢小英带着大家的爱心,多次去医院看望阿依夏,8岁的阿依夏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她乐呵呵地叫着“吴叔叔”,伸出手要吴叔叔抱。

但医生私下里告诉他们:“小姑娘时日恐怕不多了,或许只能维持一年的生命。”吴晓强和卢小英呆住了。

10月6日下午,阿依夏的母亲发微信给吴晓强,“孩子很想坐一次飞机去老家喀什,我想满足她,可是……”

吴晓强当然明白,坐一趟飞机的费用对于阿依夏的家庭来说是多重的负担,这位要强的母亲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开这个口的。吴晓强赶紧将这一情况告诉社区党支部书记王绍鹏。

王绍鹏随即召开社区工作人员大会。

“两个人来回的飞机票在3600元,大家还愿意再帮帮这个孩子吗?”

“帮!”

会还没开完,吴晓强就代表社区给阿依夏的母亲回复:“一定要满足孩子的愿望,放心,有我们在!”

当天晚上,阿依夏和妈妈就坐上了飞往喀什的飞机,飞机起飞前,阿依夏的母亲通过微信发来母女俩开心的合照,吴晓强将照片发到社区工作群里,大家看到阿依夏的笑脸,“心里的滋味真是说不出来。”王绍鹏说。

10月10日,阿依夏从喀什返回乌鲁木齐。“我们给小家伙买了大红色的外套。”王绍鹏说,还买了毛绒玩具,要让阿依夏“像小公主一样开心”。

0时40分,吴晓强和卢小英以及社区4名工作人员开着两辆车,带着阿依夏的弟弟和妹妹一同赶往机场接机。准备上车回家的时候,阿依夏松开妈妈的手,跑到吴晓强身边,让吴叔叔抱抱。

“阿依夏,你还有什么愿望?”吴晓强牵着阿依夏,就像牵着自己的孩子。

“我想去水上乐园看看,能去吗?”

“好呀,但那里现在停园维修,等修好了叔叔阿姨带你去。”

阿依夏在家里休养的日子,社区工作人员轮流去看望。他们知道,在孩子最后的日子里,他们的到来能给孩子带来很多欢乐。

10月26日凌晨1时许,已经睡着的吴晓强突然被电话惊醒,来电显示是阿依夏的母亲。

“娃娃呼吸困难。”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哽咽。

吴晓强连鞋还没穿好就跑到阿依夏的家里。阿依夏的母亲慌了神,已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吴晓强赶紧拨打急救电话。急救医生来的时候,阿依夏不愿意让医生抱,她再一次将双臂伸向吴晓强。“好,叔叔抱你。”吴晓强眼含泪水陪着阿依夏去了医院。

10月28日,吴晓强收到阿依夏母亲的短信:孩子去世了!

“头戴红帽子,帽子两边有两个小辫子,湖蓝色的毛衣,毛衣领子镶着一圈珠子,白色的蓬纱裙,好像公主似的,看上去美极了,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倒像假期要去远方旅行的孩子。”至今,王绍鹏的记忆里还记着在机场接到阿依夏时的模样。

阿依夏走了,但社区干部和“访惠聚”驻社区工作队一直在关心着这家人。吴晓强和王绍鹏还会定时去看望,仿佛阿依夏从未远离大家。

“疾病无情人有爱。我们能做的很有限,但我们和这个小姑娘一起与病魔斗争的经历是我们这个城市里最温暖有力的力量。”王绍鹏说。

“失去孩子是我最大的心痛,如果没有‘访惠聚’驻社区工作队和社区干部,没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阿依夏最后的日子不会这么快乐。这份恩情,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会忘记。”阿依夏的母亲流着眼泪说。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4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