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用小针刀为各族患者解除病痛”

作者: 晁瑾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11-30

被轮椅推进医院的吐尼沙古力·左尔东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支比针略粗、前端针尖部位不足一毫米的扁平刀刃,在她的腰部“游走”了不足10分钟,她本无力的双腿就有了知觉。

11月23日,在库车县第二人民医院中医科,基本痊愈的吐尼沙古力在接受第二疗程的针刀治疗后,准备出院。不善言谈的她用深深的鞠躬表达了对医生的感谢。“没有姚医生,我不可能站起来。”吐尼沙古力说。

两个月前,年仅34岁的吐尼沙古力突然感觉双腿麻木无力,完全站不起来,她被丈夫用轮椅推到库车县第二人民医院,经检查,她患有严重的贫血及腰椎间盘突出。接诊的中医科医生姚成银用他特有的小针刀疗法,给吐尼沙古力做了一个疗程治疗后,她居然站起来了。

第二个疗程的时间到了,可姚成银迟迟等不到这位患者,他让翻译兼助理吐松古丽·艾山给患者打随访电话问问情况,却得知吐尼沙古力回去后离了婚,没钱继续治疗。“这怎么行,她这么年轻,如果不治疗很可能瘫痪,叫她赶紧来治病,钱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姚成银叮嘱吐松古丽。

吐松古丽再次拨通了吐尼沙古力的电话,转述了姚成银的话后,电话那头的吐尼沙古力感动得泣不成声……

“姚医生帮助过的患者多着呢。”吐松古丽从抽屉里掏出一摞子贫困证明。“病人来找我了,还能因为没钱就不给他们治疗?”姚成银仔细放置好小针刀,摘下口罩说。

今年54岁的姚成银是安徽人,1991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成了一名医生。

2002年,已经熟稔小针刀的姚成银收到了来自库车县一家民营医院的邀请。第二年,姚成银踏上了驶向大西北的列车。

当时这里有很多患强直性脊柱炎的患者,疼痛不堪,只能靠激素控制。2003年,姚成银在医院建立了第一个疼痛科,用他手中的小针刀为一个个患者解除了痛苦。2006年,他被新疆一家部队医院的疼痛科聘为主任,一干就是10年。后来部队医院改制,他又被库车县第二人民医院聘请,由于医德好,技术水平高,来找他的患者络绎不绝。

姚成银接受任何医院的X光片,只要能看清,就不让患者再多掏钱;他可以先诊疗后付费,因为他不忍患者再多一分钟疼痛;他有时会被病人盛情邀请吃饭,但哪怕是便饭他也绝不允许病人掏腰包。

语言是医患沟通的纽带,姚成银的患者大多是维吾尔族,多年来,吐松古丽就是这根纽带,她是翻译也是助手,是朋友更似亲人。姚成银甚至把自己的银行卡密码都告诉了吐松古丽,他说,只要有贫困患者需要帮助,吐松古丽有权支配刷他的卡。

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姚医生,门口一下子围满了热情的维吾尔族患者,大家七嘴八舌都想说两句。

库车县玉奇吾斯塘乡玉奇吾斯塘村的托乎提·阿尤甫说:“我来的时候是儿子抬过来的,手都不能动,衣服都穿不上。姚医生给我治疗了两个疗程,看我现在能走能动了,每次住院新农合报销完才花三百多元,真实惠。”

库车县齐满镇喀依罗村的妇女玛热亚木·克然木今年6月发现自己左腿麻木疼痛,听说要做手术一直没敢治疗。后来,她听旁人介绍找到姚成银,在姚成银的小针刀下,她扔掉了拐杖,又能下地干农活了。

……

就在诉说感谢的患者将记者团团围住的间歇,姚成银又赶紧拿着他的小针刀去给患者做治疗了。“我不是没想过要回老家,但我是新疆的老姚,这里的各族患者需要我,我得留在这里,用手中的小针刀为他们解除病痛。”姚成银说。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35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