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田老“兵”不死 留下遍野“白金”—记兵团基层农业技术员杨兵

作者: 李志浩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7-11-12

秋天刚过,天山北麓的棉花迎来收获。在戈壁棉田服务了二十多年的“军垦人”杨兵,老实、敬业,在47岁的年纪离开了基层农业技术员的岗位,留下身后遍野的“白金”和棉农们无尽的追念。

最后一刻的坚守

十月的戈壁,清晨满是寒意,这是新疆棉花大规模采摘的季节。在北疆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奎屯市,人们紧锣密鼓,田里的摘棉机日夜不停工。

16日早上九点,奎屯的天晨光微露。刚在连队值完夜班的杨兵,骑上破旧的摩托,到棉田巡查采收情况,给采摘好的棉花检测含水量。

几天前,在巡查时他发现有棉农想“压秤”,没等他来检测,直接将含水量超标的棉花压缩成模块,好脾气的杨兵当场跟他吵了起来,强行停掉了作业,直到棉农同意先将棉花摊开晒干。“这样的棉花要是压缩了,时间一长就要发霉”,11连的书记张卫平说。

“他平时话很少”,认识杨兵的人都这么说,但聊到业务,他滔滔不绝。今年9月6日,杨兵向11连的棉农介绍棉花提前打顶的新要求,有位农户怕遇灾害天气,不信他的新理论。杨兵跟他辩论,甚至还立下了赌。“他是有一肚子农学知识的,不被理解,难免着急”,张卫平说。

九点四十分,完成巡检后,杨兵骑车回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他说身上冷,同事赵春华让他去有火的那间屋暖和。躺到暖屋的床上,盖上军大衣,值了一宿班的他沉沉睡去。

仅仅几分钟,当赵春华再回来时,杨兵却已脸色发青、嘴唇乌紫,完全失去意识,紧急送医院抢救。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人还未到医院,心脏已停止跳动,杨兵离开了。

靠他 风雨不怕

追悼杨兵那天,白棉满枝,轰隆的机器来回驶过,田间还在忙着收获,但连里每家每户都来了人,“我们的技术员走的太可惜了”,百姓们难以接受他的走。

11连有农田1万亩,其中棉田9400亩。从棉花4月播种到10月收获,杨兵每天都要骑着摩托颠簸所有的田地,一圈就是十几公里。”他对每块地都了然于心,每个承包户家里的情况、心理状态都很清楚。”126团农业科的负责人陈绍栋说。

与兵团其他连队一样,11连是军垦人靠手拉肩扛在戈壁硬生生开垦出的农田。但这里位置特殊,“十年九灾”,自然灾害频繁。

2011年6月22日中午,乌云密布,仅几分钟,云气从北山转来,冰雹突袭。“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冰雹。”时任11连书记的安国民记得,一看冰雹来了,杨兵冲出办公室,骑上车就下田。

“眼看着筷子高的棉株瞬间被打得只剩光秃秃的杆子”,棉农李建军心情糟到极点。

80%严重受灾!冒着冰雹,杨兵巡查了所有的农田。

在毁灭性的打击面前,许多农户绝望了,只能计划改种其他作物。”我们都以为棉花肯定活不成了”,在仔细调查了受灾情况后,杨兵却提出应该接着养棉。农民将信将疑。

一场与时间的竞赛开始了。让棉花起死回生是首要的难题,随后还必须想办法让棉花早熟,如果不能保证10月采摘,后面降温变天常有,产量会大受影响。

杨兵分类指导农户,怎么浇水、施肥,想办法棉花“起死回生”,再尽快追上成熟的节点。

熬过几个月,采棉季终于来到。

出乎意料,李建军的亩产达到了360-370公斤,大部分农户的亩产也都在300公斤,“凡是听了他的话,那年的产量都可以的。”种地20多年,李建军最难忘这年,靠杨兵的指导,大家扛过灾情、还赚了钱。

2014年半个月内接连两三场大风,靠他,2015年连续下雨加高温,还是靠他!“杨兵是我们的恩人”,李建军说。

可以委屈自己 但不辜负别人

“这些天,我每次路过看到那辆摩托,都以为杨兵还在”,借着酒劲才打开话匣的棉农管理新说。车后座的褡裢,还装着杨兵的水瓶和几个馍馍。

这辆摩托,还是去年他在一百公里外的乌苏市甘河子镇包家庄子村“支农”时,花几百元买下的二手货。

一同支农的尚合兵,几次碰到杨兵从镇上赶集回来,买了大袋大袋的老蘑菇、绿豆,“拣的是最便宜的”。

母亲钟国珍说,他顾家少,有时一年只能拿万把块,婚姻也受影响。两个孩子,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穿得像七八十年代”。

团里很多技术员都被私人老板“动摇”过,兵团技术员的水平都很高,去了地方一年轻松可以拿到几万、十几万。不是没有老板找上过门,但杨兵沉默如山,也稳如山。

“他爱农业,农业是他真正释放自己的地方“,妹妹杨寨花理解大哥。

去年4月,杨兵到包家庄子村时,那边刚完成万亩土地的整合,准备全面跨入机械化植棉模式,但农民对很多新技术很难接受。

这位兵团来的技术员下地比农民还勤。 “七月时,他发现我地里的花蕾在掉,打电话让我去,一颗一颗扒开看,给我分析这是打药机太矮,机械损伤了”,村民王艳立说。杨兵就这样引导村民一点点转变观念,逐渐接受新技术。

支农200多天,包家庄子村的棉花产量每亩提升了20-50公斤。

杨兵回了连队,支农时的村民还时常向他请教棉花的问题。“我们最长一次打电话打了40分钟”,王艳立说。

“能做到干部群众都认可满意,走了之后还能念念不忘,这很难”,说起杨兵,张卫平书记哭了。

他曾经可以选择另外一种生活。二十多年前,在塔里木大学委培时,因为成绩优异,他可以继续深造。但他回来了,回到这片前辈用血与汗垦植的土地,走到新疆农业发展和发展的大潮里的农田,身先士卒,默默无闻,践行一名党员的使命。

收割完毕,犁地结束,天山北麓的万顷农田棉株不在,一片平阔。

像送别,也是新生。

[编辑:茹斯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4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