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的精神支柱”

作者: 玛依古丽·艾依提哈孜 王婷婷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11-09

11月2日,马建国在展示收藏的各时期出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50后”马建国在新疆收藏界小有名气,他历时50余年收藏了1200余本不同版本的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11月2日,记者采访了马建国。

马建国今年又到内地转了一圈,去了上海、江苏等地,又找了40多本不同版本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为一名收藏爱好者,每到一个地方,马建国都会去当地旧书市场或者新华书店去淘书。

马建国上小学二年级时,语文老师讲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片段,保尔·柯察金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看的第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在我九岁多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那个版本。那时我们家在南疆农村,在赶巴扎时父亲用1.2元钱给我买的,而那时我父母一年的收入也才40元左右。”马建国说,“从那时起我就迷上了这本书,而我收藏的出版最早的一本,是十几年前在北京偶然间发现,花了1800元买回来的,由当时的齐鲁军区出版社1947年出版的,距离现在整整70年了。”

马建国经过多年的收藏和整理,发现这本书的发行量很大,“其中浙江少儿出版社连续出版了36次,每年都在印刷,这说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至今都是有市场、有读者的。”

马建国不但收藏而且还研究这些不同版本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它们最大的不同首先在于翻译,其次是版本类型不同。据我了解,目前我们国家有七个翻译家翻译了这本书,最好的版本被认为是已故翻译家梅益翻译的版本,文字十分优美,他翻译最早的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是1942年在上海出版的。还有版本类型也不同,除了大人读的,还有适宜孩子们阅读的儿童读本。有连环画、口袋书等,还有足本、简写本、合订本等等区

别,满足了不同年龄、不同知识结构的读者需求。这本书还有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版本,比如维吾尔文版的,这些都说明这本书有很大的读者队伍。英雄是不分国界、不分民族的,只要是正义的、正能量的,都能激励人类的进步。”马建国说。

马建国细心研读自己收藏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准备明年秋天完成撰写约15万字的论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中国的出版研究与考略》的“小目标”。

“这些书我曾经在自治区林业厅和昌吉展览过,其它时间都是在我这个小收藏室里进行展览。一些单位在过组织生活时会来这里参观。到现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小小收藏室陆陆续续来了有近3000人参观。不同职业和年龄的人对这本书都有共鸣,他们参观完都感慨万分,这也更坚定了我做这件事的信心。”马建国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陪我度过了我人生中艰难的一段时光,我所经历的种种苦难都通过读这本书渐渐释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的精神支柱。无论哪个年代,大家心中都应该有一个精神坐标,有自己的理想、信念。我希望这本曾经给予我鼓励的书籍,能带给更多人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

马建国收藏这些不同版本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花了近六万元,用了50多年的时间,在别人看来可能不理解,但马建国红色收藏的信念一年比一年坚定。“现在这本书每年还在出50至70个版本。在今年之后的四年,我还可以收藏200多个版本。按照这个速度,到2021年,我可以收藏到大概1500多个版本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2021年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希望届时能将我收藏的所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捐给中央党校等单位,将保尔为共产主义理想献身的精神、崇高的道德品质、钢铁般的意志和毅力和不畏艰难困苦勇往直前的革命气概传播给更多的人。”马建国说。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29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