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荒漠变坦途 不辞长做交通人

作者: 范西康 刘俊 范永伟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10-10

戈壁荒漠变坦途 不辞长做交通人

——全疆30多万名公路建设者无私奉献冲刺2000亿元目标撷英

他们,远离亲朋独守寂寞,只为让梦想成真;他们,长年坚守荒漠戈壁,只为凿通条条民生路;他们,既有项目指挥长,也有喷浆工,就是遍布全疆各地的30多万名公路建设者的缩影。

今年,新疆交通人按照“非常之理念、非常之举措、非常之牺牲”和“超级严、超级硬、超级干、超级快”的要求,切实把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的部署要求不折不扣落实到位,倾尽满腔热情,全力以赴完成自治区交付的各项工作任务,用无私奉献铸就忠诚坦途,奋力冲刺2000亿元投资目标。

今天报道的五位交通人,就是30多万名杰出建设者的优秀代表。

陈骞臻:不负重托甘奉献

2017年2月27日,根据中央对口支援新疆工作总体要求和湖北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安排陈骞臻前往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开展援疆工作。

来博工作四个多月以来,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没有一鸣惊人的感人事迹,陈骞臻却凭着对工作的满腔热忱和孜孜以求的精神,把对党和人民的一片深情倾注于博州的交通事业。

刚到博州交通运输局时,具体情况不熟悉,他勤奋虚心,不懂就问,不会就学,多方请教。他认真研读政策文件,通过参加各种活动、会议、集中学习等机会,积极学习工作方法,向本地交通系统的同志们学习业务知识,力求在短时间内将自治区及博州交通工作的大政方针、总目标入脑入心。

同时,陈骞臻积极发挥参谋助手作用,借鉴湖北交通建设工作的经验和做法,向博州相关领导提出调整建设管理体系建议,设置以州主要领导挂帅,各分管领导和部门参加的交通建设领导小组,细化项目前期、融资及PPP项目洽谈、征地拆迁协调、工程建设管理、安保维稳五个小组分工,并起草了代拟稿供州领导参考,有力地推动了建设步伐;做好调研督导工作,围绕州政府确定的2017年完成100亿元的目标任务,专门对博乐、精河、温泉三县市的融资及建设工作进展情况进行分析,通过召开建设座谈会、前期工作现场会理清建设任务底数,明确工作重点。

他始终牢固树立“质量第一”的工作理念,有些公路建设项目路况差、地质环境恶劣,为了摸清路况、节约施工费用,他带领技术人员早出晚归,白天顶烈日冒酷暑,步行去工地测量,晚上加班熬夜在灯下整理数据,数月如一日,他无怨无悔。正是凭着这种“以路为家”的精气神,在时间短、任务重、人员少的情况下,按时保质完成了施工任务。

“生命不息,进取不止”。陈骞臻不断探索新方式、开拓新载体。为推进工作更好开展,他常常一个人面对电脑或手捧书本到深夜,有时为了彻底搞清楚工作重点,通过上网查资料、询问老同志、请教骨干等,直到把问题搞明白才休息。

他也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无私相授,手把手地教,不厌其烦地讲,并放开手脚让年轻人参与实践,正是凭着这种无私奉献的赤子之心,感动了身边的年轻同志,让大家看到了榜样。

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多?“每当我看到博州的交通越来越好、道路越来越宽、人民群众都能够方便出行的时候;每当我听到群众的赞美、领导的肯定,同事们信任的时候。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在今后的援博工作中,我要充分发挥自己联系湖北与博州的纽带作用,当好参谋助手,认真完成各项工作任务。”陈骞臻说。

陈望平:无怨无悔筑坦途

42岁的陈望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儿时的一个梦想,居然坚守了21年,并且还将无怨无悔地坚守下去。

陈望平是G315线莎车至英吉沙公路工程项目指挥长,在公路行业他已工作了21个年头了。说起曾经的选择,他说都源于儿时的梦想。

儿时,陈望平的家距离县城有11公里,人们去县城的交通工具就是毛驴车。6岁那年,他和妈妈一起去县城,经过一座小桥时,驴蹄子卡进了桥面上的一条缝隙,车几乎翻进了河里。

花了一个多小时,大人们才把驴车拖到河边。由于毛驴腿受了伤,这次去县城之旅只得作罢。

陈望平想,要是道路平坦、桥的质量也好些,外出的时候就更顺利了。他从那时起,就萌生了长大后修路架桥的念头。

长大后,陈望平考进了新疆交通技术学院,选择路桥专业,立志做一名筑路人。

陈望平得偿所愿,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干起,这些年来,他一步一步丈量着新疆大地,为各族群众修通了一条条道路,距离自己的梦想也越来越近。

如今,他已记不清自己参与了多少条路的建设,记不清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他只记得路修通时,途经群众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

“选择了这个行业,就不能期望有别的回报,看看人们走在我修的路上,不再受泥泞的羁绊,我就满意了。”陈望平说。

可这份满意的背后,是无数的付出和牺牲。

陈望平清楚地记得自己参与建设第一条道路时,在干沟的群山中,住在地窨子里的他夜晚常常被冻醒。刮风的时候,浑身被沙土覆盖;下雨时,被子会被雨水浸湿。

环境的恶劣还能克服,可在寂寞的戈壁滩上对亲人的思念却难以挥去。从当年的一名技术员,到现在的项目指挥长,他离家越来越远,对亲人的愧疚也越来越多。

2013年3月,送完母亲最后一程,陈望平又回到项目上工作,留下年迈的父亲由哥哥照料。至今,当想念儿子时,老父亲只能通过电话听听儿子的声音。

陈望平也有自己的儿子。儿子想爸爸了,爱人瞅准陈望平到乌鲁木齐开会或者汇报工作的时机,带着儿子从托克逊赶到乌鲁木齐,一家人才能见上一面。

“这几年新疆交通发展一天一个样,项目上离不开我。去年一年我在家里的时间只有5天半,今年才在家里呆了3天半。”9月29日,望着来来往往的施工车辆,陈望平语气低沉地说。

谁不想在家陪伴家人?可从儿子出生到考上大学,陈望平都没有时间辅导儿子的作业、参加家长会,没有时间带孩子逛公园、玩游戏。

今年高考,儿子的成绩不太理想,陈望平自责了几个月。他觉得,要是自己抽空陪陪孩子,孩子的成绩也许会更好。

昂起头,让快要流出的泪再流回心里,陈望平语气坚定地说:“从我选择这个行业那天起,我就做好了有所牺牲的准备,只要大家有更便捷的道路可走,我们公路人牺牲也值了。”

“十一”中秋双节期间,陈望平也做好了继续施工的准备,他负责的项目进入路面摊铺沥青阶段,无法停工。“目前正是施工关键时期,大假期间大家都不休息,就是为了确保项目提前一年完工,为今年完成2000亿元投资任务作贡献。”

李传斌:坚守戈壁大漠的筑路先锋

初见李传斌时,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笑容。这个江西高速集团乌恰赣粤工程分部的项目经理,面对一切困难和烦恼都充满了信心。人们从那爽朗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个筑路先锋坚定的信念。

今年41岁的李传斌可是个老公路人,18岁参加工作以来,他先后参与了江西省昌九、九景、胡傅、昌泰、泰赣、昌九技改、泰井、瑞赣、石吉、昌粟、修平,四川广南、河南驻信、非洲加纳布塔项目等诸多公路建设项目。特别在非洲加纳布塔项目上,他提出在秉持沥青混合料高温下迅速成型的理念,进一步牺牲沥青老化获取更好性能,将AC-25型混合料油石比降3.4%。2012年这一项创新技术被加纳交通部中心试验室采用,将shaper-pave总的AC-20油石比从4.6降至4.2。这项创新技术,得到了非洲当地同行的高度认可,充分向非洲人民展现了中国筑路人的光辉形象。

今年,江西高速投资集团对口承建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38个交通建设项目。公司经过对项目负责人员进行筛选、点将,最终确定由李传斌挑起了新疆项目的重担。

面对陌生的新疆地域,他笑看着辽阔的戈壁滩和连绵的雪山,即刻查阅新疆同行筑路案例、气候、水文、地质等相关资料。5月初,他毅然背上行囊,以饱满的政治热情与高昂的工作态度,踏上援疆交通建设这条充满挑战的新的攻坚征程。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无论前方是艰辛还是困苦,远离家人和故土,既然从事筑路行业,就要勇于承担,有所牺牲。我们离家万里,为的是让更多人有条回家的坦途。”这是李传斌在项目开工仪式上由衷发出的誓言。

在新疆,一切都要白手起家。在经理部驻地建设,乃至整个项目前期建设的实施过程中,李传斌精心谋划,身先士卒,每天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在合同未正式签订之前,李传斌大胆决策,亲自指挥人员设备进场作业,为合同签订之后,整个项目迅速推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赢得了时间。

李传斌每天都会关注具体施工进度,亲临施工现场,他的足迹遍布整个项目的各个施工点。9月26日,在S334线康苏—膘尔托阔依乡—G314线(波斯坦铁列克乡)项目施工现场,工人们在河道边修建防护墙,李传斌置身工人当中,反复强调:“工程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绝不能草率。要做到在确保工程质量的前提下,稳步推进项目。”

忙、累、苦,李传斌无怨无悔,“明天的你,一定会感谢今天努力工作的你。”这是李传斌在当选修平高速“劳动模范”时说的一句话,李传斌用这句话不断鞭策自己和激励身边的同事们。

他认为作为一名党员,能够参与援疆建设,十分荣幸;能够带领一群热血青年参与建设,更是十分自豪。他表示决不辜负上级组织及所带领的团队对他的期望。正是在他的带动感召下,全体参建人员热情饱满,同声喊出“誓将雪山变坦途!为新疆建设出一条条民族团结之路、扶贫攻坚之路、巩固边防之路、凝心聚力之路、绿色发展之路和互联互通之路”的铮铮誓言。

林东明:甘于献身交通事业

个头1.6米,体重不足50公斤,20年在交通岗位上没挪过窝,身后却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荣誉:2013年自治区总工会授予综合计划科“五一”劳动集体奖章,2015年至2016年度被自治区公路工程造价管理局评为优秀公务员。他,就是昌吉回族自治州交通运输局综合计划科科长林东明。

10月3日,得知林东明回来的消息,笔者直奔他的办公室。他又在局长办公室汇报项目建设情况,过了40多分钟,才见到步履匆忙的林东明。刚聊一会,他的左腿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1999年,还在昌吉市路桥公司上班的林东明,为帮助山区牧民打通物资运输通道,当年11月份开始为昌吉市庙尔沟乡金涝坝村修路,由于当时施工强度大,条件艰苦,许多“卡脖子”工程需要他亲自上。一天,已连续几天没休息的林东明,正在紧张调度机械进行推土作业时,忽然,山上一侧山体塌方,林东明躲闪不及,被一块石头砸中头部,之后跌落山崖。被救起时他已满身鲜血,昏迷不醒。后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但是头、腰、腿、脚上多处粉碎性骨折,落下4级残疾。那时,许多亲戚、朋友都劝他,换个轻松点岗位得了,不要再这么拼命。可他淡然一笑回答道:“谁让咱是共产党员呢!”自那以后,他的左腿坐的时间一长或遇变天,便会隐隐作痛。

2009年,林东明调入州交通运输局工作。面对全新的工作环境和昌吉州“十二五”交通大发展的关键期,作为州交通建设前沿—综合科的一员,七县市一园区的项目规划立项、计划、项目招投标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所有设计完成公路工程施工图文件都要经过他审核批复,所有局里综合计划上报材料都要经他汇总发布。

加班加点、通宵达旦成了常态,有一次,由于连续加班,他晕倒在了办公室,同事们急忙把他送到医院。可他身体稍有好转,便悄悄回到了办公室。

这几年,昌吉州交通建设项目不断增多,所有的公路工程项目,都需要一页页地审核图纸,需要去现场实地核查对接,而且还需要反复对图纸进行审核修改,最终进行批复。

为了对每个点、每个乡镇的路况都了然于心,他自带干粮从昌吉最东面跑到最西面,将全州70多个乡镇跑了个遍,哪里路况如何他了如指掌,他也被大家称为“活地图”。

2017年,由于全州固定资产投资任务重,下达的固定资产任务是以往的8倍。作为3个项目的负责人,他深知昌吉州14条重点公路建设项目需要他。为了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好各项业务工作,他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带领大家边学习边提高,边摸索边总结,经常都住在办公室。在他的带领下,所有项目从工可立项、支持性报件编制、初步设计及PPP项目的一案两评,报告的编制方案等多次受到上级的好评。

工作20年来,他几乎没有节假日,唯一休息的是2010年去山西培训的10天。在同事眼里,他是科里的顶梁柱,是工作标兵;在家人眼里,他却是不称职的丈夫和爸爸。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父母都是农民,哥哥姐姐身体都不太好,小女儿才1岁,可他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党把这么重要的岗位交给我,我没理由不干好!”

赵秋:隧道中的值守

10月1日下午,从隧道深处走出来的喷浆工赵秋看上去像一位“大侠”,只见他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头戴“斗笠”、脸上捂着防尘面罩、身上是连帽棉衣,只露出一双眼睛。赵秋所从事的职业知道的人并不多,简单来说,喷浆工就是整天抱着喷浆管往隧道壁上喷射混凝土的施工人员。

赵秋是连霍高速(G30)小草湖至乌鲁木齐段改扩建工程项目3标段的喷浆工,今年2月中旬来到新疆。

在隧道施工中,喷浆很重要。每当隧道掘进一段后,喷浆工就要将混凝土喷补在隧道固定支护架和凹凸不平的洞壁上,保证隧道固定支护的稳定,也要让隧道壁更加平整,为今后的进一步施工打好基础。如果这道工序有瑕疵,隧道壁将可能出现渗水、破裂等工程问题。

隧道喷浆工是一个很辛苦的职业。混凝土通过喷射机产生的高压气流喷射出来,尽管现在已经采用了湿喷机,但粉尘危害等也比很多工种严重得多,加上喷射的混凝土需要快速凝结,要加入速凝剂,速凝剂对皮肤有腐蚀性。因此,隧道喷浆工必须做好严密的防护。这就是赵秋工作时要捂得很严实的原因。

赵秋所在的喷浆班理论上工作五六个小时就要换班,但因工程进度紧张,赵秋他们经常处在待命状态——喷浆工作不能延误,只要隧道挖好了一段,喷浆工序立刻就得跟上。他们的作息时间没有规律,一旦需要就要马上回到工地。因此,赵秋的日常生活几乎是三点一线——隧道、食堂、宿舍。

每天抱着二三十公斤的喷管,对着岩壁喷射混凝土,忍着呛人的粉尘,盯着工作面;每隔两天就要换一次防尘面罩滤芯,工作服上糊着一层混凝土,硬邦邦的像穿着一件盔甲;可就是这样单调枯燥的工作,赵秋做了十几年。“刚到工地时,当小工,挣钱少。喷浆工挣钱多,我就想办法学喷浆。”赵秋笑着说。

十几年来,赵秋天南海北地跑,哪里有工程就去哪里,常年在外施工,很少回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的老家。

赵秋来新疆后,除了工地,基本上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过。今年4月28日,他坐车去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接同乡来工地,才算是第一次到新疆城市里逛了一下。

工地上,除了正在施工的隧道,就是宿舍、食堂,吐乌大高速公路从距离赵秋所在的工地几十米的地方穿行而过。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高速公路上车辆总是川流不息。不远处是正在掘进的杏花村1号隧道,赵秋和工友们整日在幽暗的隧道里忙碌着,就是为了隧道早日贯通,让这里成为车辆川流不息的大通道。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79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