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确信 ”天际的哨音

作者: 刘东莱 吴翔宇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8-21

8月18日清晨,一群鸽子盘旋在伊宁市塔什科瑞克乡科克其力克村的上空,发出鸽群特有的“嗡嗡”声。马合木提江·图尔荪将刚做好的鸽哨轻轻放在电子秤上,“3.1克,成了!”他兴奋地说。

鸽哨绑在鸽子尾部,当鸽子飞行时,空气快速穿过气孔,就会发出悠远而空灵的声音。很难想象,眼前这位32岁的维吾尔族小伙儿,已经做了17年鸽哨,15000余个纯手工鸽哨出自他手。这些鸽哨的原材料丰富多样,有水牛骨、羊角、芦苇根、葫芦、竹子、各类木材、核桃、杏核等等,不同的材质决定着工艺难度和耗时长短,自然也影响着鸽哨的自身价值。如今,这些鸽哨不仅仅是马合木提江的爱好,更是他的全部经济来源。

在伊犁河谷,不少维吾尔族男孩儿从小就跟着父亲养鸽子,马合木提江也不例外。15岁时,他第一次注意到了鸽哨,“天空中鸽子发出的声音太美了,我一下就被这种声音吸引了。”马合木提江回忆道,第一次关注到鸽哨后的三天里,有点木匠功底的他自己摸索着,用葫芦做了一个现在看上去很不尽如人意的鸽哨,虽然外观不佳、声音也不是那么正宗,但这次的成功却让马合木提江高兴了好几天。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自己做鸽哨,虽然越来越熟练,但不论是外观还是声音都和那些好鸽哨有很大差别。”马合木提江说,2011年,他遇见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一位手艺精湛的俄罗斯族鸽哨手工艺人。

经过异常艰辛的拜师之路,从2011年拜师到2015年,悟性极强的马合木提江已经可以做出和师父同样水准的鸽哨了。说到出师,马合木提江说:“我可能这辈子都出不了师吧,只要师父愿意教,我愿意一直跟着师父学。”

在马合木提江制作鸽哨的桌子上,可以看见深深的刻印;在他手上,可以看见厚厚的老茧;在他的工具箱内,可以看见被磨得光亮的刀片。“现在鸽哨对我来说完全是艺术品,艺术品就要用心去做。”马合木提江说,有些手工鸽哨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在马合木提江的鸽哨展示台上,不难发现“我爱中国”的字样被刻在鸽哨上。2015年,马合木提江突然有了个让自己兴奋的想法:把56个民族元素融入鸽哨。

经过10个日夜,马合木提江做出了一个拥有56个风口的鸽哨,密密麻麻的风口紧紧贴在一起,犹如中国56个民族紧紧团结在一起。“鸽哨的价格是按照风口算的,普通鸽哨一个风口30元,工艺越难,每个风口的价格越高。就像我做的56个民族鸽哨,每个风口的价钱是100元,所以这个鸽哨是5600元。”马合木提江说。虽然这个鸽哨已经超重不能绑在鸽子身上,但它的意义非凡,值得收藏;有人愿意以5600元的价格买这个特别的鸽哨,但马合木提江婉拒了,他说:“别的都可以卖,但这个不能卖。”

之后,马合木提江还做了拥有13个风口、代表伊犁13个世居民族的鸽哨,用鸽哨表达着自己对家乡的热爱和对各民族兄弟姐妹的热爱。

在日积月累的好口碑下,马合木提江的鸽哨出了名。他的鸽哨精致独特,销量大增。“一般的鸽哨60元到600元不等。刚开始都是玩鸽子的人来买,现在很多买鸽哨的人都是想买回去当工艺摆设收藏。”马合木提江说,去年一年,通过卖鸽哨他赚到了5万元,而今年刚刚过了半年,他的鸽哨就卖出了4万元。

去年,马合木提江接到了自己目前为止最大的订单,他用40天时间做了50个鸽哨,以1万元的价格卖给了甘肃的一个鸽友。马合木提江说,现在他的鸽哨已经销往全国各地,包括北京、上海、西安、甘肃等。鸽哨已经渐渐成为独具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

“能一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一边赚钱,这种‘小确信’的感觉真好。”马合木提江说。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16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