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兰:讲好“锡伯绣”故事

作者: 周丽 杨建蓉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8-08

7月22日,还没进入厂房,就听到电脑绣花机有节奏的声音,为了赶一批订单,冬兰和工人们必须在这个周末加班生产。冬兰坐在厂房的一角,分享起自己的创业历程。

2006年,冬兰毕业于中南大学,随后在日本工作多年,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收入颇丰的锡伯族姑娘,放弃了多年奋斗的积累,回到家乡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成为一名创业青年。

说到创业的初衷,冬兰说,自己在国内外求学工作多年,每当她介绍自己是锡伯族时,很多人会惊讶地问:“还有这样一个民族吗?”听了这样的疑问,作为一个锡伯族姑娘,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2013年,冬兰在北京参加了第22届国际服装节,一到现场她就来到新疆展区,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一件锡伯族刺绣产品。冬兰的心里充满了遗憾:我们的刺绣呢?

听着她的倾诉,朋友反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做?”听了这句话,她眼前一亮:是呀,我可以自己做。可猛地一下子她也在心里问自己:“我能行吗?”

2014年7月,决定回乡创业后,冬兰和爱人放弃了近十年打拼得到的所有积累,义无反顾的回到了家乡,从高薪白领变成了创业青年。

夫妻俩虽然有多年在国内外工作的经验,但在察县创业必须要考虑到“因地制宜”,和很多创业公司一样,他们首先也要解决四个问题:厂房、资金、人才、销路。

厂房选在察县县城的城区。冬兰把她的“新疆兰派服饰有限公司”定位为锡伯族文化旅游,把厂房建在察县,一方面察县有浓厚的锡伯族文化氛围,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便于游客参观体验。现在除了厂房和网店外,冬兰还计划明年在乌鲁木齐或者内地开一些体验店。

资金是创业公司面临的共同难题。公司前期购买设备已经投入了近500万元,冬兰又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还是不够。怎么办?冬兰想到了向父母借。父母问她:“你们把我们的养老钱都赔了咋办?”

“虽然父母这么说,但是最后还是把积蓄都给了我,而且我还用父母的工资卡和住房做了抵押贷款,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才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冬兰打心底里感谢父母。

人才的后续跟进是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新招的工人不会操作厂里的现代化设备,她就手把手教。学计算机软件出身的冬兰,以前从事软件开发,现在给工人教起来复制、粘贴也十分有耐心:“复制、粘贴教一个月也没关系,只要愿意学,我就愿意教,零基础没关系,公司定期也会请老师来上课,从画图、制版到配色,只要愿意学,我愿意为每一位员工提供学习的机会。”

为了让现有的绣娘工作方便,冬兰在村里建微型工厂,或者直接让绣娘在家里完成订单。对于公司里正在学习的绣娘,冬兰常常鼓励她们:“现在虽然辛苦,但未来,你可能就是一个锡伯绣大师”。

手工的产品见效慢,公司生产的产品在本地的销量也不乐观,去上海比赛时冬兰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每个款式的围巾只带了一条,但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一会儿工夫,她带来的所有围巾就以每条1500元的价格被抢购一空,她甚至还没来得及给专家看。

围巾这么受欢迎,她自己也觉得很意外。她问顾客:“你不觉得贵吗?”顾客给她的回答是:“我们看中的是它的独一无二,还有它背后的故事”。这个时候冬兰才明白,一定要突破现有的模式,走高端市场。

这次的经历让冬兰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要想把锡伯族的故事和锡伯绣传播出去,最重要的是要讲好民族故事:“把我们民族传统文化和现代的流行元素结合起来,打破常规,做一些大家可以穿着出门,很好看、很实用的产品。”

冬兰穿的素色裤子,在裤脚上规整的绣着带有锡伯族特色的花纹。“锡伯族刺绣的特点就在于纹样比较规整,在刺绣时只能前进不能后退,错了就要拆掉,没有补救的办法,这是我们锡伯族西迁精神的一种延续。”冬兰谈到锡伯族和锡伯绣充满了民族自豪感。

7月10日,冬兰和察县文化馆举办的锡伯绣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培训班正式开课,下个月冬兰还要举办针对锡伯绣的刺绣培训班。这次主要针对家庭妇女及残疾家庭妇女展开培训,冬兰希望通过培训培养更多的匠人。

冬兰说:“怀匠心践匠行做匠人,这是我们的事业。”冬兰回家乡创业的初衷就是传播民族文化,为家乡做点事,现在她一边努力发展企业,一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心里的愿望也在一点一点的实现。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49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