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妈妈”家访路 翻越千山万水只为你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7-07-31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29日电(记者符晓波、周生斌)从武汉坐近4个小时的飞机到达乌鲁木齐,再转机飞行约2小时到达南疆和田市,随后继续驱车3个多小时到达于田县,“武汉妈妈”王应鲲一路辗转,终于走在了通往女儿库瓦汗·库尔班家的乡村小路上。

鸟瞰巍峨的天山雪峰、与延绵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擦身而过、南疆农田里青草香气伴着沙尘铺面而来……目睹沿途的风光,王应鲲越来越盼望看见分别不久的女儿。“我一直在想象是什么样的水土和家庭养育了热情善良的库瓦汗·库尔班,今天终于有机会到我新疆女儿的家来看一看。”

库瓦汗·库尔班是武汉市东湖中学新疆高中班的一名学生,加上预科已经在内地学习生活两年了,每年只有暑假才能回家。王应鲲则是在武汉照料库瓦汗·库尔班的“代理妈妈”。

为帮助新疆内高班学生克服到内地求学面临的种种困难,让他们更好融入当地学习生活环境,武汉市东湖中学2013年起面向教师及社会人士征集“代理家长”,动员全社会力量与新疆班学生结对帮扶。

王应鲲本身是一位母亲,女儿与库瓦汗·库尔班年龄相仿,“新疆的孩子们千里迢迢到武汉求学,语言不流利、饮食不适应、远离家人,要克服一连串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困难,身为人母,我不由得想要帮一帮这些孩子。”

妈妈的爱,能代理吗?王应鲲回忆,2014年两人结为“母女”后,自己的母爱“热力全开”,时常大包小包地给女儿库瓦汗·库尔班拎去吃的穿的,可是这个女儿在自己面前总是怯生生的,每当询问近况时,她总说“挺好的”,交流短暂匆匆。

直到有一次,王应鲲从老师那里得知,库瓦汗·库尔班语文成绩欠佳,在班上很自卑。“库瓦汗·库尔班太善良了,她不愿意麻烦我,在我面前从来报喜不报忧。”在王应鲲的追问下,库瓦汗•库尔班才说出自己难处,原来汉语本来就不熟练的她,进入高中学习文言文更像看天书一样。了解实情后,王应鲲请来一位华中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硕士给她辅导,很快帮她提升了成绩。

“吃穿事小,我们给予的爱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王应鲲介绍,后来她将自己的女儿也拉入“代理”的行列,让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牵起更牢靠、更温暖的亲情之线。“他们更愿意跟同年龄的孩子交流玩耍,两个人彼此交流湖北、新疆两地不同的风俗人情、人文趣事,很快打成一片,我倒像是一个外人了。”王应鲲笑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库瓦汗·库尔班对王应鲲的称呼由客套地“王妈妈”改口为“妈妈”,还会主动给王应鲲打电话,发微信:“妈妈,我想你了”“妈妈最近过得好吗?”她的烦恼、喜悦、心愿也会在王应鲲面前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

“我想我正式卸任‘代理妈妈’一职,成为她生命中另一个真正的妈妈了。”王应鲲说,两年的相处中,库瓦汗·库尔班给予了她很多的陪伴和慰藉,这个女儿逐渐热烈的感情让自己意外收获了母爱之乐。

这次,王应鲲带着自己的女儿一同来看望“新疆女儿”和她的家人,“在武汉常常听库瓦汗·库尔班讲起家乡的事情,我渴望亲眼来看一看,也借此机会鼓励她正在读六年级的弟弟,希望他像姐姐一样努力学习,如果他能到武汉读书,我愿意继续做他的妈妈。”

刚到门口,穿着艾德莱斯连衣裙的库瓦汗·库尔班就热情地迎上来,她的爸爸、妈妈、嫂子等众多家人随后也迎上来。这是当地的一户贫困家庭,但这天,每个家庭成员都精心打扮,衣着艳丽的民族服饰,端出自家种植最香甜的果实,烹饪最特色的美食,以维吾尔族最隆重的礼仪欢迎她们的到来。

与王应鲲行贴面礼之后,库瓦汗·库尔班的母亲留下了眼泪,“库瓦汗·库尔班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内高班的孩子,一开始我担心她年纪小,去那么远的地方读书,内心很矛盾,现在看见她的成长我放心了,我感谢你这位母亲,辛苦你了,把我的女儿照顾的这么好。”

和王应鲲类似,2013年以来,一共有90多名党员教师及社会人士与武汉市东湖中学新疆班学生结对,担任“代理家长”,这些家长们成为新疆学生在内地的“至亲团”,是学生心中最亲最美的人。

 

[编辑:周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09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