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之美

作者: 钟涌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7-20

进疆之初,塔城对于我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是一座边境小城。如果不是援疆的缘故,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到这里来。

一踏上塔城的土地,我就被她独特的气质所吸引。都说大美新疆,新疆之美在于粗犷豪放,茫茫戈壁滩,沙海走骆驼,雪山绵延巍峨,牧场无垠青青,还有坚韧的胡杨树叙说着世事变幻沧桑。可在我眼里,虽然地处新疆,塔城之美却别有韵味,她美得清新、美得隽永。

一下车便感觉到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就仿佛置身雨后的森林,全身无比清爽舒适,竟然忘却了冬天的时令。仰望苍穹,天空蓝得透澈、蓝得纯净,蓝得甚至有些过分,仿佛远离喧嚣的尘世。偶而飘来几朵白云,更增添了几份妩媚。此时,耳边响起一段熟悉的旋律:“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正当我熏熏然陶醉着,远处一架飞机拖着长长的白色尾巴,慢慢地划过天空,就像一只画笔,在蓝色的画布上用心地勾勒着,一切显得那样清晰、生动。

塔城的冬天是寒冷的,但与东北的冷不同。东北的冷由内而外,彻骨寒风吹在身上像无数把刀子割剜着皮肤。塔城的冷由外向内,一点一点的向内侵袭,这种冷是温和的,如果不是呆在外面很长时间,你甚至感受不到她的冷,更没有寒风凛冽的感觉。寒冷的地方都有雪。我们见到的塔城的雪,是经久未化的积雪,像一层厚厚的地毯平坦地铺在大地上。这又与我们东北不同了。东北的雪势浩大,在风力的作用下,会形成一个个雪丘,在地面上的分布是不均匀的,太阳出来后就会在几天内融化掉。塔城的雪似乎是为了与蓝天白云相映衬,白得晶莹剔透,白得纯净无瑕,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晶莹的白色光泽,甚至有些耀眼。

放眼望去,宽阔笔直的街路整洁得像清水冲洗过的一样。列于两侧路岛上的是一排排粗大的、形状较为奇特的树种。这种树树干很短而粗壮,树干的末端突兀地分出许多树枝。相比树干,树枝很长且茂密,枝枝丫丫的,显得整个树冠圆润丰满。据知情人介绍,这时一种嫁接的榆树品种,树叶长满的时候整个树冠形状类似馒头,称为“馒头榆”。它们整整齐齐地列队于两侧,像庄严威武的仪仗队迎接着远方客人的到来。不同风格的建筑在这里交错,不时听到人们用不同的语言进行交流,不用深入了解就能体验到多元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显得悠闲自得。整个街道宁静祥和,感受不到现代都市的喧嚣、拥挤与忙碌。

晚饭后,信步徜徉在校园内,一个巨幅红色标语映入眼帘“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油然而生一种敬意。敬意,是感受到用“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来比喻“民族团结”,形象贴切、寓意深刻、意境深远。

当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暮色降临,落日的余晖染红了西方的天际,红得淡雅、含蓄。一抹抹淡淡的晚霞把霭霭暮色点缀得恰到好处,她在向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轻轻地告别,好像在说:“休息吧,为了明天的到来。”在晚霞的映衬下,附近建筑、树木、人物轮廓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形成一个个朦朦胧胧的剪影。这时,隐隐约约地看见一颗星星出现在在头顶西南方向的夜空中,她闪烁的目光里含着几分羞涩和恬静,宛如一个柔美的女子静静地等待着远方亲人的归来。随着暮色的加深,这颗星星越来越清晰,孤独地、默默地伫立着、凝望着。晚霞、星空、暮色、剪影形成一幅幅巨大的剪影画,人在其中,体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的意境,已经是物我两忘了。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大自然中的一切轮廓消失了,只有远处的灯火愈发明亮。

清晨,空气比白天更清新,我贪婪地呼吸着、感受着,眼看着阳光慢慢地升起,世间万物的轮廓由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东方天际边的几丝云彩被朝霞映衬得五彩斑斓,令人对即将到来的一天充满憧憬。冬天的塔城朝阳璀璨,夕阳婉约含蓄,印象中家乡的冬天没有见过如此景象。

塔城的饮水工程是辽宁援建的,有了它,塔城人才喝上放心水。每提起它,塔城人的感激之意溢于言表。塔城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奋斗史、创业史。塔城之美不仅在于自然环境之美,还在于多元而一体的文化之美。如果各族人民都能“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中华民族这棵参天大树必将枝繁叶茂。(作者系辽宁援疆医生)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5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