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绽放在于田大地上

作者: 段蓉萍
来源: 乌鲁木齐晚报
日期: 2017-06-14

卜江杰的孩子才一岁多,因无人照料被母亲接回米泉了

卜江杰(左)和作者在库尔班·吐鲁木与毛主席的雕塑前合影留念

5月18日,我利用下乡的机会,去看远在于田工作的卜江杰一岁多的儿子。孩子因感冒,有点闹。见到我这个陌生人,把头靠在奶奶的肩膀上,我喊了好几声,都不肯抬起头来看看我。

卜江杰的母亲顾阿姨得知我一个多月前去看了她的儿子,如今又来看她的孙子,拉着我的手,把我往屋里让。

我说,都是自己人,别客气。顾阿姨眼里却含着泪花。

4月去看卜江杰,是我早都想好的事情。

等我驱车到了于田县后,才知道,他出生在4月,今年已34岁了。这个年龄,风华正茂,是干事业的黄金阶段。我接过他递给我的水杯,发现他已有了星点白发。我问他,是不是经常熬夜,按他的年纪不该这么早有白发的。他笑着说,想睡,就是睡不着。我不再追问,慢慢喝着热茶,当那股带着药味的茶汤流进我的喉咙时,三个多小时的颠簸疲惫顿时消减许多。

卜江杰是米泉人,算是我的老乡。他母亲我认识,是个能干的女人,曾作为巾帼模范被表彰。后来,她告诉我,她的大儿子从新疆农业大学水利水电专业毕业后,报考南疆公务员被录取了。可她感觉那里太艰苦,不想让去,就家境看,她经营的农资店,也需要人手,如果儿子回来,她会把店交给他去打理。

我看着她略带愁容的面庞,作为一个母亲,理解她的心情,儿女是母亲的心头肉,儿孙绕膝、静享天伦是普通人向往的生活。儿子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来。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宽慰她。

第一次见到卜江杰,是在那次与和田朋友的聚餐中。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他一个人去那里,如果多认识几个人,也好有个照应。言谈举止间,我暗自认定这个年轻人,定会有出息的,他给我最深的一个印象是――稳健。

2009年7月1日,卜江杰到于田县兰干乡报到,在一百多人的乡办公大楼里,他是仅有的7名汉族干部之一。学语言,交朋友,抓工作,他把自己火热的青春,在昔日扜弥国的土地上点燃。

一年时间里,这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跟一头不知疲倦的牛犊一样,跑遍了全乡13个自然村,成为乡领导信任的一名得力干部。

我问他,你在兰干乡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说,我交到了知心的朋友。这个人是乡里的同事,名为阿卜杜卡德尔。他俩因为工作关系常去村里,一来二去熟悉了。卜江杰大学毕业文化好,常帮阿卜杜卡德尔学习汉语,而卜江杰也跟着阿卜杜卡德尔学习维吾尔语。俩人在互相学习语言的过程中,不仅促进了工作,也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加深了感情。

阿卜杜卡德尔见卜江杰常常一个人在宿舍里吃方便面或者啃干馕,便在节假日热情地把卜江杰请到家里去吃热乎乎的拉条子,还拿来家里院子里结的杏子、核桃等招待他。刚开始,卜江杰听不懂维吾尔语,但从阿卜杜卡德尔父母那慈爱的神情、微笑的面容中感受到这户淳朴人家的友善与敦厚。

后来,卜江杰能用维吾尔语简单交流时,见了阿卜杜卡德尔的母亲就会亲切地说,阿帕,我回来了。这是我从米泉捎来的大米,让家里人做抓饭,熬稀饭吃。阿卜杜卡德尔母亲说,这么远捎来的大米,太珍贵了。香喷喷的抓饭熟了,老人让阿卜杜卡德尔把第一碗端给了卜江杰。卜江杰被感动了,隔三差五就会来看看这位不是母亲,堪比母亲的老人。

因工作出色,一年后,卜江杰调到组织部基层办工作。虽然不常与阿卜杜卡德尔见面了,但隔两三天,俩人就会通一次电话,了解一下工作生活情况,看起来都是重复的话,但感觉非说不可,你一句,我一句,两个人跟亲兄弟一样。

卜江杰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常常是一周吃喝拉撒都在办公楼里。阿卜杜卡德尔便常来给他送点自家的馕,关心卜江杰的身体,让他注意休息,别太累。卜江杰听了这些话,感受到亲人的温暖,拍拍阿卜杜卡德尔的肩膀说,放心吧,有你和家人的理解支持,我没问题。

当上村党支部书记的阿卜杜卡德尔,每次工作中遇到难题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卜江杰,基层组织建设,农村党员发展,剩余劳动力转移等,他们常交流信息,互相探讨。在卜江杰的指导下,阿卜杜卡德尔的工作进步很快,他所在的党支部成为兰干乡的先进党支部。卜江杰看到他的进步,由衷的感到高兴。每次阿卜杜卡德尔到县委来开会,他俩都要吃顿便饭,谈谈各自的工作与生活,这样的日子,俩人都感觉十分愉快。

2016年,卜江杰被任命为于田县天津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面对极具挑战的新岗位,他兢兢业业坚守在岗位上。当我走进办公室时,他说,他从去年8月至今,在家住的日子累计不超过两周。因为人手不够,公务繁忙,他常住在单位。

说到这里,刚才还笑容满面的他,低着头,面露惭愧地说,不瞒你说,在于田县工作的八年里,只看过父母两三次,妻子生孩子时,都不在身边。去年母亲千里迢迢来看他,他也难得陪伴。原因是那场和田地区罕见的雨,从8月底开始,像得了相思病的少女一样,绵绵雨滴持续了一个多月,因为抗洪,他一个多月没回家。

中午时分,从事农资经营的米泉小伙蒋维军,闻讯赶来陪我们吃饭,我们点了于田特色的斯可玛克饭。这种汤饭以玉米面为主,加入鲜玉米粒、胡萝卜、羊肉、白菜,最让我开眼的是,居然放了冰鲜的杏子,味道绵柔清爽,甚合我意。还有被称为库麦其的烤馅饼,在我看来就是肉合子,加入午餐行列的还有烤肉、烤鹅蛋、酸奶等。

一顿饭边吃边聊,宾主尽欢。我说我想见见卜江杰的妻子和孩子,一千多公里来了,感觉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不见面总是说不过去的。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妻子在乡下驻村,一岁多的孩子因无人照料,被母亲接回米泉了。

当卜江杰说起母亲为他带孩子时,声音停顿了一下,微皱眉头,放缓语气说,这一年多来,看着母亲为自己带孩子,一下苍老了许多,于心不忍可又无可奈何。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作为父亲的他,也深深理解了母亲当年的心情。

于田有许多我所向往的地方,如克里雅河两岸的沙漠腹地的众多古代遗址,可因时间匆忙,我们只参观了库尔班·吐鲁木与毛主席的雕塑,这不仅是于田的标志,也是和田的标志。在这座享誉全国具有时代纪念意义的雕塑前,我们合影留念。

离开于田县时,我驱车去参观了卜江杰所在的工业园区。在沙漠里,平整的公路,宛如一条丝带,在沙海中飞舞,而那些宽敞明亮的厂房,葱绿挺拔的杨树,销售特色商品的电商……让我看到了于田的希望,也看到了卜江杰与阿卜杜卡德尔的未来。

(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4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