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雕塑把历史具象化

作者: 王晶晶 张新军
来源: 天山网
日期: 2017-06-13

用雕塑把历史具象化

——专访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改造项目及馆内雕塑设计师

李永康站在雕塑作品《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前。

30年前,初学绘画的李永康第一次从画册上看到黄胄的《日夜想念毛主席》;30年后,这幅画从画册上“走”下来变成雕塑,陈列在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里。

6月6日,在乌鲁木齐市团结路的大康雕塑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47岁的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李永康,中长头发,黑色T恤,黑色半框眼镜。说起雕塑作品,举手投足间展示着他作为艺术家的严肃和冷峻;但说起女儿时,他所有的爱都藏在了酒窝里。

2015年,李永康设计了和田地区于田县托格日尕孜乡托格日尕孜村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的改造项目,2017年,他设计制作的有关库尔班·吐鲁木的两座雕塑也被收入纪念馆。

李永康是唯一一个获得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研究生学位的新疆雕塑家,目前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在读博士。

转身

走进大康雕塑工作室,阳光透过会客室顶部的玻璃倾泻而下,洒在一座座铜制的雕塑上,泛起古铜色的光。会客室最显眼的位置,立着一座3米高的《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的雕塑,这座雕塑的铸铜版正矗立在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的门口。

会客室的另一边,《日夜想念毛主席》这幅雕塑,库尔班·吐鲁木老人坐在毛驴上弹着琴,微微扬起的脸庞,弹琴时飘动的衣袖,静静凝视着雕塑,旋律仿佛能从雕塑上飘出来钻进耳朵里。而在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里,有一座同样的雕塑。

他的工作室里,还有《张骞凿空》、《军垦第一犁》等2009年以来他的主要作品。

会客室的角落里,陈列着李永康2009年之前的《故城系列》铸铜作品,残缺奇异的造型、强劲的表现力,都源于他对西域历史文明的遗存的理解和认知。

李永康说:“我想花几年时间把西域文明和新疆历史用雕塑塑造、诉说出来,用雕塑把历史节点、重大史料文献具象化,从文献史料走向视觉形象化,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历史文明。”

具象化

先草拟小稿,再制作泥塑稿,反复推敲,最后前往位于河北燕郊的铸铜厂进行放大翻制、并铸造。《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和《日夜思念毛主席》两座雕塑都是李永康在2013年制作完成,制作周期都长达4个月。2017年收入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受到各方的好评和认可。

“在某种程度上,雕塑是超越语言,另一种对历史的视觉具象化的表达,对于南疆的学生孩子们来说,从和雕塑合影、好奇雕塑的材质开始,从而对雕塑展现的内容进行了解,最终对他们的认知产生影响。”李永康在解释这八年来雕塑作品的理念时说。

对新疆历史文明和现实的认知,以及对团结的渴望,贯穿在李永康近8年来的雕塑作品中。每一座雕塑背后,李永康都要认真查阅历史文献,实地收集大量资料,投入大量的时间,除此之外他还在不断的补贴资金。

2015年,因为热爱他设计了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的改造项目,免费为当地设计了目前“阿以旺”风格的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的方案,而制作纪念馆的雕塑,他个人垫资了近百万元的放大及铸铜材料费。

李永康说,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和《日夜思念毛主席》以及《军垦第一犁》这些雕塑所阐释的内容,是新疆历史中不可磨灭的,且在今天要被更广泛强调的重要内容。

坚守

2009年,李永康曾经给自己这一阶段雕塑作品设定了一个年限——最多5年,然而一晃8年过去了。

今年,李永康将为自己这8年的雕塑历程画上一个句号——完成一个以周穆王西游见西王母的故事为原型的雕塑。

“我做的这些,不仅仅是一件件雕塑作品,更是我对新疆历史文明的理解,是现阶段我认为作为一个新疆的雕塑家应该做的很重要的、需要坚守的事。”他说,“下一阶段的雕塑会更注重观念和现代材料的介入。”

在大康工作室里,有两幅画陈列在李永康雕塑作品中,这是他六岁女儿的作品。他从不刻意教她画画,都是他在画的时候,女儿忽然来了兴趣,抢他的画笔画出来的,他收集了女儿从三岁开始至今的100多张画,真实记录了一个儿童的内心世界。“她的画都很有个性,展现了她内心独有的世界。我希望女儿生活的环境更美好,作为父母,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努力。”他说。

《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雕塑作品。

李永康和雕塑作品《日夜思念毛主席》。

《日夜思念毛主席》雕塑作品。

李永康在书房里。

李永康雕塑作品。

李永康雕塑作品。

李永康雕塑作品。

李永康雕塑作品。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34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