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深处,“山地铁军”夺路探宝

作者: 王秉阳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7-06-13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2日电题:天山深处,“山地铁军”夺路探宝

新华社记者王秉阳

长风从漆黑的苍穹中扑下,位于塔里木盆地北缘、天山山脉深处的吐孜洛克等待着第一缕阳光穿过高山。

此时,袁永昌已经醒来,作为工作在塔里木油田生产一线的川庆物探山地分公司一员,他要匆匆吃完早饭,赶在早晨5时40分天色微明时,与其他物探队员肩扛山地钻机和钻井需要的水、油,前往钻井作业点。

物探是石油地球物理勘探的简称,是研究隐藏在地层中的石油及天然气的方法,是油气勘探开采产业链的最前端。

袁永昌和他的同事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大山里沿测线钻井,为后续激发生成地震波做准备,这些地震波经地下地层反射被采集设备接收,通过处理分析这些接收到的数据,科研人员就能够分析地下的岩层结构,判断哪里埋藏有石油或者天然气。

吐孜洛克项目的测线之间最远有7公里的直线距离,最近的都在两公里以上,但勘探者实际的绕行距离远多于此。

然而,路途的遥远并非他们最大的困难。

吐孜洛克二维项目工区主要为山地地形,直立绝壁的相对高差一般为120至650米,山地被迪那河及其支流切割,地形起伏剧烈,俯仰之间尽是悬崖断壁。但为保证野外采集数据准确,井位误差不能超过1米,这意味着无论是断崖还是峭壁,物探工人都只能“硬着头皮上”。

用铁锹镐头在山坡上铲出脚掌宽的平整道路、在绝壁上刨出攀爬路径,是他们的工作常态。遇到狭窄陡峭、仅容一人侧身通过的崖壁,队员们需要借助保险绳通过,几步之外即是望不到底的深渊。

一台老式山地钻机600多公斤,解体后最重部件达到100公斤左右,袁永昌和他的兄弟们每天都需要克服路途的艰险往井位搬,在这样的高难山地进行勘探,靠的只能是物探工人的双手双脚。

吐孜洛克项目钻井工序经理李东1993年参加工作,在西北地区也有八九年的勘探经验,在他看来,吐孜洛克项目是接触过的项目中风险最高的。

地形、天气、交通,都是物探队员必须克服的难关。

吐孜洛克地处深山,天气变化莫测,经常会刮起八九级大风,仅6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就下了四场雨,更是给运输、物探作业增加了难度。

车队驾驶员黄建民开过20多年的大车,开车对他而言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但是回想起恶劣天气时这里的路况,他依然心有余悸。山间冲沟,他说:“不下雨的时候是一条路,下雨的时候是一条河。”

就在记者来营地的路上,山里下起了雨,其中一段路程是在冲沟填土修成的土路,越野车时常打滑。公路陡峭狭窄,处处险情,一不小心就会坠崖。从物探队大本营到野外一线营地,还需要行驶穿过刀片山脚下和荒野高地上几十公里的颠簸砂石路,陡坡无数。

车队做过统计,减震悬挂是最容易坏的零件,轮胎侧面时常被尖石刺破,项目开始一个多月,大本营的门口已经堆放了10多个被替换下的轮胎。

运输队有37辆车45人,大多数司机都有10多年开大车的经验。就是这些人,在山区和荒原开车、修车,载运着发现油气田的希望。

这支队伍的员工主要来自于西南川渝地区,远离家乡,扎根西北,他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合悲欢。在营地,队员们平时聊天很少谈起家庭。几乎每一个物探队员,都有痛别家人的故事。

山地分公司经理刘帆的儿子还在上幼儿园时,老师问,爸爸是做什么的,他想了半天说:“我爸爸是爬山采草药的。”直到2015年,刘帆的妻子带着幼小的孩子来新疆探望,看过分公司制作的关于物探队员的宣传短片,大为感动。

运输队队员汪洪文的儿子2016年参加高考,他也没能回去做伴。很多人出门就是一年时间,他说:“回家只是为了过个年。”

很少有人能够清楚地意识到,在塔里木盆地北缘、远离城区的天山深处,有350位钻井工人操作着50台钻井设备,在塔里木油田公司部署的178公里的9条测线上,以4459个钻井为目标,寻找着几千米地底埋藏着油气田的证据。

10多年来,他们这队伍的汉子们为开发出迪那、克深等大中型油气田立下汗马功劳。川庆物探山地分公司承担着国内高难度山区的地震勘测攻关工作,被誉为“山地铁军”。

来自塔里木盆地的天然气,通过西气东输惠及下游15个省市、120多个大中型城市的约4亿沿线居民、3000余家企业。

物探工人肩扛山地钻机迂回地走在山里,运输车辆缓慢而坚定地行进在荒原高地上,构成了中国西部工业化进程的生动一景。

天山雪峰白雪皑皑,戈壁上已经被运输车轧出了一条砂石路……这些都见证着石油物探工人的艰苦奉献。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33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