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两家的故事,讲也讲不完”

作者: 傅翔龙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6-12

5月31日下午,6岁的罗丹晨一回到乌鲁木齐市钢城片区管委会新立社区的家,得知这个“六一”儿童节可以和卡德丽亚一起回她的老家吐鲁番,就兴奋地找出艾德莱斯绸裙子:“这样的裙子卡德丽亚姐姐也有,我们要穿一样的花裙子去看爷爷奶奶,一起过‘六一’。”

罗丹晨所说的爷爷奶奶是卡德丽亚的祖父母,吐鲁番是卡德丽亚的父母原来生活的地方,也是两个孩子父亲最早相识的地方。

从6个月大开始,罗丹晨就和比她大两个月的姐姐卡德丽亚在一起。她还有个维吾尔族的名字——米合勒巴。

“大家一起加油奋斗”

20年前,卡德丽亚的父亲艾尼在吐鲁番312国道的路边经营一个摩托车修理铺。罗丹晨的父亲罗森和他的哥哥经常开车拉着货从这条路上过。

有一天,罗森哥哥的车出了问题,恰巧就坏在了这个修理铺门前。

艾尼虽说是修摩托车的一把好手,但毕竟没修过大货车,可还是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货车修好了。

以后每次去吐鲁番,罗森的哥哥都会在修理铺停留一阵子,除了看望艾尼外,也让艾尼检修一下大货车,有时候罗森会跟着哥哥一起去。

一来二往,他们渐渐地成了好朋友。摩托车修理师傅艾尼了解到了更多的乌鲁木齐汽车修理行情,而罗森一大家子经常到艾尼家的葡萄园做客。后来,罗森还和艾尼合作,做起了葡萄生意。

之后,艾尼和祖尔汗结婚、罗森结婚、艾尼的大儿子出生……在这些人生的重要时刻,两家人都一起互相见证。

2010年,罗森建议艾尼去乌鲁木齐发展。出于对罗森的信任,没过多久,艾尼就带着一家人来到了乌鲁木齐。

罗森已经把房子准备好了,那是他姐姐在钢城片区的一套房子。“你们以后就住在这儿,也不用给房租,有钱了再说。我就住在旁边的一栋楼,大家一起加油奋斗!”罗森说。

“都是我的女儿”

卡德丽亚出生两个月后,罗丹晨出生了。

罗森夫妇俩工作太忙,双方父母因身体不好,不能带孩子。“那段时间我们忙得焦头烂额。”罗森说。

一次,罗森去艾尼的修理铺聊天,说出了自己甜蜜的烦恼。“你把孩子给我媳妇带吧,刚好我的小女儿才出生。”艾尼提议道。

“我给她起一个维吾尔族的名字。”祖尔汗抱过罗丹晨,慈爱地看着怀里仅有6个月的小家伙,“就叫米合勒巴。”

一段时间后,罗丹晨开始不愿意回自己家了。一回家就哭着喊着要回阿帕家里,“我要跟阿帕睡!”

听到女儿这么一说,罗森的妻子心被戳了一下,“哪个妈妈不想孩子第一句叫的是自己呢?要不然,我们还是把孩子接回来吧。”妻子跟罗森商量道。

罗森当然明白妻子内心的痛。“孩子多一个妈妈爱,也是好事啊!”一句话,妻子释然了很多。

就这样,罗丹晨在阿帕家里住了整整三年。

有时候祖尔汗带着两个女儿出去散步,路人听到她们都用维吾尔语交流,好奇地问她怎么有个汉族的闺女。这时候祖尔汗总会自豪地抬起下巴说:“是啊,都是我的女儿。”

去年夏天的一天,家里来了客人,祖尔汗就让两个小家伙在院子里玩一会儿,因为家住一楼,祖尔汗也没多想。过了半小时,发现孩子不见了。

“当时我的腿一下发软了。”祖尔汗赶紧叫上客人跟她一起找孩子,打电话报警,找社区帮忙,连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不放过。

祖尔汗说,她的一生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绝望,所有念头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祖尔汗在远处的一个公园里找到了两个女儿。她赶紧跑上前去,一把搂过两个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唉,我们两家的故事,讲也讲不完!”说起发生在两家人身上的故事,祖尔汗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2014年,艾尼和祖尔汗在罗森的帮助下在八钢片区买了一套房子。拿上钥匙的那一天,罗森对艾尼说:“现在你们的家彻底安在乌鲁木齐了,咱们当一辈子的亲戚。”

祖尔汗常常跟丈夫说:“咱们两家的关系,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3岁以后,罗丹晨开始回自己家住,但是罗丹晨还是会经常去看看她的阿帕,跟卡德丽亚玩,两个小家伙喜欢分享彼此在幼儿园学到的东西。

5月31日,记者问起两个小家伙长大的愿望时,6岁的罗丹晨看着比她大两个月的卡德丽亚说:“我想当警察。”

卡德丽亚比较内向,她坐在罗丹晨身边,左手被罗丹晨握在手里,“我长大要当医生,然后照顾爸爸妈妈还有米合勒巴。”

去年6月底的一个周末,罗丹晨和爸爸妈妈一大早就来到祖尔汗家,刚进门,小罗丹晨就兴奋地喊道:“阿帕,我得了‘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年青少年学生双语大赛’学前组的第一名!”

祖尔汗手捧着罗丹晨的奖状,虽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但她脸上乐开了花。

今年9月,姐妹俩就要上小学了,一想到两人要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罗丹晨和卡德丽亚高兴地抱在一起蹦着、跳着……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26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