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就在这里

作者: 杨舒涵 刘东莱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6-06

5月25日中午,薄云慵懒地舒展在帕米尔高原的天空上。宋奎雨刚刚执勤完毕,开始筹划妻子尚瑞到来后的事宜,此刻她在来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班车上。从山东老家先坐飞机横穿半个中国,再转乘汽车来到丈夫所在的提孜那甫边防派出所,尚瑞要花两天多的时间。

此时,54岁的阿孜孜古丽·尼加也在等待。距离上次见到“儿媳”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什么变化。

三个不同的人,以同样热切的心情等待着这次相聚。“我给‘婆婆’带了一套化妆品,她会喜欢吗?”尚瑞在微信里问。“肯定喜欢!”宋奎雨回了一句。在阿孜孜古丽那间充满塔吉克族风情的屋子里,一个显眼的位置上挂着一张全家福,宋奎雨一身戎装,如青松般挺立在他的塔吉克族“妈妈”阿孜孜古丽身边。

今年27岁的宋奎雨是地道的山东人,曾在新疆公安边防总队喀什边防支队服役近7年,2015年,他调至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提孜那甫边防派出所。派出所营区后面就是提孜那甫乡栏杆村,阿孜孜古丽的院门离派出所后墙也就三十多米。

不久后,宋奎雨在一次走访中发现了这位慈祥的塔吉克族大妈,继而得知阿孜孜古丽早年离异,独自拉扯两个女儿长大成人,日子过得很艰辛。然而她是那么善良,每次宋奎雨巡逻到家门口,阿孜孜古丽都会迎出来,拉着他进屋喝上一口热热的奶茶,就好像妈妈在心疼儿子一般。

“说到妈妈,怎能不想呢!阿姨让我想起我妈了。”宋奎雨说,“所以我就想着能认个干妈,一方面能照顾她,一方面也感觉家没有那么远了。”

事情就这样成了。“起初还不太好意思喊妈妈,后来走动得多了,喊起妈妈来非常顺口。她也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儿子,总想给我宰羊吃。”宋奎雨笑着说。

可这羊始终没有宰成,因为宋奎雨从没真正来这里吃上一顿正式的饭。他每次一来就干活,挑水劈柴、收割牧草,完了后和“妈妈”聊会儿天就走。阿孜孜古丽埋怨说这么长时间一顿饭都不吃,宋奎雨总说工作太忙。

“也不至于忙到两年不吃一顿饭吧?”记者问。宋奎雨笑笑没有说话,但从屋内陈设可以很明显地看出:阿孜孜古丽家并不宽裕,而那只为宋奎雨留下的小山羊,已经长成了一只大羊。

虽然饭没吃,情谊可一点都没少。宋奎雨休假回山东总是不忘给阿孜孜古丽带礼物。新婚妻子尚瑞自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塔吉克族“婆婆”后,逢年过节定会为阿孜孜古丽寄来家乡的土特产。“我妈也高兴,说在这边有人替她照顾我,她也放心。”宋奎雨说。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孜孜古丽已经习惯了有事儿就拨打“儿子”的电话,宋奎雨有求必应。“我有个儿子,心里踏实多了!”阿孜孜古丽望着宋奎雨说。而对这位年轻的警官来说,“妈妈”那间宁静的屋子里,永远都有属于他的一杯热茶。

2016年春节,尚瑞第一次来到塔什库尔干。“婆媳”相见时,阿孜孜古丽为尚瑞戴上了一顶别致的塔吉克族小花帽。那是多么漂亮的一顶帽子啊!绣花、挑花、伴金、镶银、串珠,几乎涵盖了塔吉克族传统花帽绣法的所有工艺。

尚瑞立刻戴着这顶帽子,与阿孜孜古丽照了一张合影,然后发在了朋友圈里,告诉所有人这是她的新疆“婆婆”亲手做的礼物。然而当时她不知道的是,面前这位微笑不语的“婆婆”,用了整整两个半月的时间,才做出了这顶小花帽。

“塔吉克族母亲有为儿媳做花帽的习惯。”宋奎雨坐在阿孜孜古丽身边,暖暖地望向自己的“妈妈”,“以前回趟家要两天多的时间,要横穿半个中国。现在想妈妈了,抬脚就到,她就在这里!”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4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