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新疆出土印章历史

作者: 白帆
来源: 乌鲁木齐晚报
日期: 2017-04-05

新疆出土印章:一刀一笔,全是历史

“惠远城新满营厢白旗佐领图记”印

司禾府印(新疆博物馆副研究员宋敏供图)

一起一落,皆是诚信;一刀一笔,全是历史。

印章,这一独有的文化形式,在中国沿袭了数千年,一直被帝王将相、文人雅士所推崇。小小印章,不仅是地位的象征,更是文化的载体、历史的见证。

近日,新疆完成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极具文化底蕴的印章,成为关注点之一。

司禾府印

印证了东汉在西域屯田的史实

在新疆博物馆,有一枚名为“司禾府印”的官印,边长2厘米、高1.6厘米,由精炭制作。这枚正方形印章为汉代文物,1959年出土于民丰县尼雅遗址。

汉代时,西域最重要的经济建设是屯田,但关于司禾府以及在尼雅河流域的精绝国是否实施过屯田,史书并无记载,“此枚官印出土印证了东汉在尼雅一带屯田并设有专司屯田事务的机构,填补了史书的空白。”新疆博物馆副研究员宋敏说。

蒲类州之印

唐朝统一西域的见证

“蒲类州之印”铜印1973年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出土,这枚唐朝印章边长5.7厘米、高3.6厘米。铜印为正方形,印文为篆书“蒲类州之印”凿刻。

公元657年,唐朝平定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贺鲁之乱以后,在天山以北及中亚地区均普遍设立了都护府,都督府和州,统归安西都护府管辖,并于公元659年唐政府对所建立的府、州“各级印契,以为征发符信”,蒲类州(州址在今奇台县境内)就是此次平定之乱后所建立的府、州之一。

宋敏说,“蒲类州之印”铜印很可能就是这次颁发的,铜印的发现也是唐朝统一西域的历史见证。

“惠远城新满营

清代官兵屯垦戍边史实的有力证明

厢白旗佐领图记”印“惠远城新满营厢白旗佐领图记”印为铜铸,圆柱形柄,方形印台,印文为满、汉两种文字,印台上部刻有满、汉两种文字的“惠远城新满营厢白旗佐领图记”和“礼部造”。

清代伊犁驻防满营分别有惠远城满营、惠宁城满营以及建省后恢复的旧满营、惠远城新满营、塔尔巴哈台新满营,主要有驻防、巡守、换防以及平乱御外等职能。

惠远城满营八旗始建于1764年,但同惠宁城满营一样在1864年内乱外敌的打击下被打散。1883年,清政府除了重建惠远城满营,称旧满营外,还从锡伯营抽调闲散壮丁组建惠远城新满营。

新疆博物馆收藏有一枚“惠远城新满营厢白旗佐领图记”铜印,则是清政府在新疆伊犁驻兵屯垦戍边史实的有力证明。

宋敏说,虽然伊犁新旧满营随清朝覆灭而退出历史舞台,但伊犁驻防满营与新满营作为清政府伊犁八旗驻军中的重要力量,曾在维护社会稳定和抵御外辱方面发挥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5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