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笆子房”到“安心房”——新华社记者夜宿沙漠腹地脱贫村

作者: 魏海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7-03-22

新华社乌鲁木齐3月21日电 题:从“笆子房”到“安心房”——新华社记者夜宿沙漠腹地脱贫村

新华社记者 魏海

这是新疆民丰县安迪尔乡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新华社记者 魏海3月16日摄)

暮色渐浓,深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安迪尔乡农家的灯火陆续亮了起来。打开水龙头,电热水器里的温水“唰唰”地流淌出来,洗去了麦麦提·奥斯曼一天的农忙劳顿。

因为当夜有人借宿,麦麦提·奥斯曼打算宰只羊以表敬意,被婉拒后还是执意让老婆多炒几道“硬菜”。

其实,麦麦提·奥斯曼所在的新疆民丰县亚格其艾格勒村去年还是个贫困村,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生态脆弱,产业发展水平低。去年8月,村里的易地扶贫搬迁房开工建设,经过3个月的时间,36户120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迁入新居,此前他们或住在60多公里外的荒漠中,或散居在全乡各地。

麦麦提·奥斯曼家里的两间卧室和一间客厅,铺着带有花纹的红色地毯,窗台上的富贵竹长势挺拔。“现在的房子太好了,白天干活就算再累,晚上回来可以有个让人安心的家。以前的笆子房是用红柳和泥巴垒起来的,冬天怕寒风、夏天怕洪水。”

这是新疆民丰县安迪尔乡亚格其艾格勒村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新华社记者 魏海3月17日摄)

麦麦提·奥斯曼说的“笆子房”,是用草绳把成捆的红柳扎成篱笆,固定在栽好的木桩上,再内外抹上泥巴,这样的房子抗震性和防水性都比较差。“2010年发了一场洪水,‘笆子房’给冲垮了,泥巴几乎没过我的胸口,幸亏家人没事。”麦麦提·奥斯曼回忆说。

“家安顿了下来,白天干活就更有劲了。”麦麦提·奥斯曼说,“前几天红枣地里来了几个专家,手把手教我们剪枝,还告诉我们如何防治病虫害,攒劲得很。”

麦麦提·奥斯曼所说的专家是从新疆农业科学院来的,由于眼下正值枣树种植和追肥时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协“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驻民丰县安迪尔乡工作队队员,及时联系新疆农业科学院,就红枣栽培技术和病虫害防控对村民进行现场指导,为村民带来了一场科技“及时雨”。

麦麦提·奥斯曼的妻子斯普热木汗·拜克力在自家牧场上放牧。(新华社记者 魏海3月16日摄)

今年35岁的女主人斯普热木汗·拜克力端来了清茶,镶着金边的茶碗和托盘锃光瓦亮,满屋的光亮在金黄的茶水里摇曳。

去年底,亚格其艾格勒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红黄相间的联排庭院上空,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村道不再是泥土路,变得平直通畅。过了山羊产仔期,斯普热木汗·拜克力从丈夫手里接过放牧的活儿,每天早上开着“专车”赶往6公里之外的牧场。“专车”是辆电动三轮车,今年2月才在巴扎上买回来的。“5800元,这么好的路需要买一辆车。”麦麦提·奥斯曼解释说。

斯普热木汗·拜克力拿着一簸箕煤炭走进屋,乡间昼夜温差大,屋里暖意洋洋,而外面的池塘还结着冰碴,冷风呜呜作响。

麦麦提·奥斯曼的妻子斯普热木汗·拜克力在新家里制作新疆拌面“拉条子”。(新华社记者 魏海3月16日摄)

随着飘散的羊肉香味,“硬菜”一一搬上了桌,炖羊肉、“拉条子(新疆拌面)”、蒜香土豆丝……麦麦提·奥斯曼还提来颇具大漠风情的“玉沙”酒,庆祝相遇相识。

“加上政府去年发的15只‘扶贫羊’,我的150只羊去年净赚两万元,8亩红枣地也挣了一万元,两个娃娃上双语学校也不要钱,十分感谢国家的好政策。”几杯“玉沙”下喉,麦麦提·奥斯曼打开了话匣子。“听说村里有个夏羊塔克畜牧合作社,有分红还能拿工资,也可以改良羊的品种,羊毛还能加工成羊绒制品。等过几天把枣树追完肥,我再去和负责人聊一聊。”

麦麦提·奥斯曼掰了半个苹果递给妻子,“这个月底又要去乡里参加全民健康体检了,去年体检医生让我少抽烟、妻子要减减肥。”体态丰腴的斯普热木汗·拜克力坐在一旁,捂着嘴偷偷地笑。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72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