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驻村记

作者: 王永飞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3-01

夕阳的余晖中,阿不都买那·热合曼和一群孩子,在追着足球欢快奔跑,浑身散发着自信、阳光和朝气。

而在半年前,这个孩子还是另一个状态:由于疾病,他的头发一块一块地脱落。他天天戴着帽子,放了学就一头扎进家里,不敢出来。

阿不都买那·热合曼的变化还要从中国石化西北石油局干部、全国人大代表斯尔江·托合提木拉提说起。

□本报记者/王永飞

“我是一个户籍不在本村的村民”

2016年2月,斯尔江作为第三批“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队员,来到柯坪县玉尔其乡的上库木力村。初来乍到,斯尔江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是一个户籍不在本村的村民,大家有事儿就找我。”

在一次走访村民的过程中,他发现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躲在人群中,戴着帽子,一脸羞怯。这孩子就是阿不都买那。斯尔江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活蹦乱跳的,他怎么这么胆怯?”

斯尔江挥挥手,把孩子叫到身边。“你把帽子取下来。”斯尔江说。帽子取下来后,斯尔江被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了,泪水不住地在眼圈里打转。

随即,斯尔江找到一台照相机,给孩子的头部拍了照片,发给自己当医生的姐姐。随后,药物从乌鲁木齐寄到了村里。

斯尔江还来到孩子所在的柯坪县湖州双语小学,对班里的同学说:“你们应该帮助他,而不应该嘲笑他,同学之间应该互敬互爱。”见到村里人,斯尔江就会说:“你们不要嘲笑这个孩子,邻里之间要互相尊重。”

随着药物治疗,阿不都买那的病情渐渐好转,人也渐渐恢复了应有的朝气。

农忙时,村里的孩子没人照看,在街上乱跑,摩托车常常在孩子身边飞驰而过,很不安全。于是,斯尔江与同事一起办了个“启航课堂”,在节假日给孩子们上课。第一节课上,斯尔江从乌鲁木齐带来一架飞机模型,给孩子们讲解飞机起飞的原理,寄语孩子们应该插上理想的翅膀。

平时上课过程中,斯尔江也总是不忘启发孩子们。

“你们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想成为和你们一样的人!”

“我们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

“那我们也想上大学,也要受高等教育。”一双双眼睛盯着斯尔江,调皮、稚嫩、清澈。

“那你们就要好好学习,知识可以改变命运。”

斯尔江循循善诱。斯尔江把孩子们上课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并发起了捐书活动,很快各类书籍从乌鲁木齐、上海等地邮寄过来。现在6个1.8米高的柜子里全都是书籍。

“让基层优秀党员先富起来”

上库木力村有477户维吾尔族人家。由于地处偏远,村民们大都不富裕。

去年5月的一天,村民木旦力甫·阿不都威力的妻子找到驻村工作队说:“我有一个商店,现在想扩大规模,你们可以帮帮我吗?”她曾经在工作队的帮助下,在乌鲁木齐治好了骨科疾病,很信赖工作队。

斯尔江带着几个同事来到他们家里。商店就是一座土房子,大约3平方米;商品单一,只有儿童吃的零食。

经过交流,斯尔江发现木旦力甫是村里的优秀党员。斯尔江想:“应该让基层优秀党员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同奔富裕路。”

打定主意,斯尔江立即想办法筹措资金。土房子扒掉了,砖房盖起来了;面积扩大了,达到20平方米;商品增多了,零食、烟酒、生活用品……木旦力甫还在院子里盖起了一个仓库,用于存放货物。

木旦力甫用心经营着自己的小商铺,收入慢慢增加了。以前一天最多销售20元到30元;现在一天销售额一般在200元到300元,最多时可以达到400元。生活水平也随之提高了。

“人大代表是我们的亲兄弟”

驻村伊始,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斯尔江走家入户,调研上库木力村的经济状况。五天后,一份反映基层真实情况的调研报告,呈现在了去年的全国“两会”上。

日子长了,村民们渐渐知道斯尔江是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斯尔江对村民们说:“我就是来聆听你们建议的,想听听你们致富的意愿,然后反映给党和政府,这是我的责任。”

平日里,斯尔江帮助村民割麦子、修水渠、回填垃圾……鞋子上常常沾着泥土。一次劳作间隙,村民们问:“你在北京开会是啥样?”经不住村民软磨硬泡,斯尔江拿出手机,找出他参加全国两会时的照片。只见照片上他站在人民大会堂里,西装革履,面对镜头,精神抖擞。

村民们难以相信,这就是天天拿着铁锹,跟他们一起劳作的那个人。后来村民外出,都会骄傲地对外村人说:“人大代表是我们亲兄弟!”

一个全国人大代表怎么一点架子都没有?面对有些人的不理解,斯尔江说,“挽得起袖管,脱得下鞋子,钻得了农田。我要让农民看到,我把他们当作自家人。”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43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