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里的真情 ——阿不都热合曼和祁占林两兄弟的故事

作者: 张建军 谢家娥 苏衍宽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7-02-08

2017年,阿不都热合曼·麦麦提和祁占林的“吾图克”砂锅店又扩大了经营规模,店内已可容纳30多位客人了,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前不久,笔者走进这家砂锅店看到,店内环境整洁温馨,布局合理,相比刚开业时,店面比原来大了一倍,而且食品种类也更加丰富,还增加了炒米粉和炒菜。

阿不都热合曼是麦盖提人,回族小伙祁占林家在兵团第二师223团。阿不都热合曼父母都是农民,家境贫寒;祁占林是烹调师,曾在乌鲁木齐当厨师长,月工资6000元。两人相距千里,原先并不认识。几年前,一次机缘巧合,阿不都热合曼与祁占林互相认识了。“我俩秉性相同,有共同话题,那时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兄弟。”阿不都热合曼说。

在阿不都热合曼的记忆里,2012年5月19日是个最不幸的日子,他52岁的母亲突然晕倒,眼睛从此失明。家庭的变故让刚满20岁的他不知所措,瞬间失去了依靠和方向。在这绝望之时,他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祁占林哥哥,并向他寻求帮助。

“我把母亲的病告诉了祁大哥,他把我们接到乌鲁木齐,在他的帮助下,母亲辗转多家医院,眼睛却没看好。看着为数不少的医疗费,我止不住一次次流泪,祁占林哥哥则默默地帮我们交了医疗费。”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年,阿不都热合曼一想起这件事还是特别激动。

祁占林告诉笔者,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第一次见到阿不都热合曼的母亲塔吉罕·斯迪克时,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阿不都热合曼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母亲塔吉罕治病。”

在为母亲治病期间,阿不都热合曼也即将参加高考,家境一贫如洗的他想到了退学。祁占林知道后,鼓励他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不要因学费问题有后顾之忧。考上大学后,祁占林不但为阿不都热合曼负担了三年的大学学费,还管他吃住,给他零花钱。

“每次交学费,我都不好意思开口,都是他主动提出来要帮我交钱,他就像我亲哥哥一样……”阿不都热合曼说。

祁占林的苦心没有白费。终于,2015年6月,阿不都热合曼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完成了学业。

阿不都热合曼毕业后,祁占林希望他能在乌鲁木齐找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阿不都热合曼告诉祁大哥,他要回家乡麦盖提县创业,这样既能很好地照顾父母,同时也能为家乡作点贡献。

祁占林从小失去父母,他特别理解弟弟阿不都热合曼的决定,他不想让阿不都热合曼留有遗憾,同意了他的创业计划。

就这样,阿不都热合曼放弃了在乌鲁木齐发展的机会,回到了麦盖提。

但一名刚刚毕业、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毕业生要创业谈何容易。“到处碰壁后,我想和祁大哥一起开一家餐馆,但是祁大哥心里犹豫,担心去麦盖提后孩子没人照顾。”阿不都热合曼说。

看着迷茫无助的弟弟,祁占林的心又一次被刺痛了。经过几天思考,祁占林毅然辞掉6000元高薪的工作,坐上了开往麦盖提的大巴车,去和弟弟共同创业。

祁占林的到来使阿不都热合曼有了主心骨,两人利用麦盖提县提供的大学生创业基金,在县城美食街租了一家店铺,开了一家砂锅店,并为砂锅店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吾图克”(维吾尔语:成功)。

砂锅店店面虽小,但桌椅干净整洁,味道也非常不错。可刚营业时,由于店面小、种类少,祁占林的好手艺并没施展出来,砂锅店的生意很惨淡。“当时,我有了放弃的打算,但转念一想,我要是放弃了,弟弟就没了依靠,生活就更困难了。”祁占林说。

在两兄弟的坚持下,砂锅店的生意慢慢好转,不但扩大了店面,还增加了菜品。如今,在麦盖提县城,说起“吾图克”砂锅店的两位好兄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用真情谱写了一曲民族团结赞歌。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3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