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山东人的万里团圆路:一路波折也值得

作者: 刘冰冰 林海燕 王媛 胡小帆 路希琰
来源: 天山网
日期: 2017-02-04

坚守一份传统,传承一门手艺,这就是过年的味道。过年是辞旧迎新,更是守望团圆,距离割断不了真情,不论路多远、多长,即使从西部边陲,到东部沿海,也割断不了援疆建设者逄子剑回家的路。

记者将山东爱心企业提供的机票交到新疆塔县塔合曼乡副乡长逄子剑手中,他感叹到,太好了,能回家了!

逄子剑,2014年大学后从山东来到南疆,成为一名乡镇公务员。一个月前,他刚刚调到塔县塔合曼乡挂职一年。

逄子剑一边给汽车装上防滑链一边告诉记者,昨天晚上下雪了,全是结的冰,现在是在零下30度的雪山上,得装上防滑链,太冷了。

从西部边陲到东部沿海,五千多公里,横跨六个省,乘火车来回七天。现在有了爱心机票,逄子剑立刻踏上了归途。

五个小时奔波,逄子剑从塔县到了喀什疏勒县。临走前,他要去这里的村庄走个亲戚。

阿卜拉江马上就6岁了,一直和姥姥一起生活。逄子剑去年在这里包村时认识他,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却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阿卜拉江姥姥流着泪表示:“我们虽然经济上困难,但是逄乡长你经常来看我们,每次都带来米面油和吃的东西,我很感谢。”

逄子剑抱着阿卜拉江,让他给姥姥擦一下眼泪。

一岁时,阿卜拉江左手被开水烫伤,因为包扎不当,造成了四指粘连。逄子剑经过几番周折,最终在山东老乡开办的医院里,为阿卜拉江进行了四指分离免费手术。

逄子剑表示,等天暖和了之后,再给阿卜拉江做一次手术,然后与阿卜拉江一家挥手道别。

小年这天,逄子剑和许多山东人一起,踏上了山东航空的飞机。飞机到达济南,踩上山东的土地,逄子剑有些激动。

逄子剑说,真的特别的着急,也非常的期望,对家乡、对家里的这种思念,对家人的思念,是没有办法克制的。

七个小时后,逄子剑回到了家乡,山东省莱阳市姜疃镇地北头村。

逄子剑的母亲宋吉华告诉记者,从五点半、六点就做好了菜了,这边菜都凉了,热一回。

逄子剑在饭桌上端起了酒杯:“一年没回来了,敬俺爸妈杯酒,谢谢你。”

逄子剑说,春节是一个很温暖,很神奇的节日,当看到父母那一面的时候,这个过程、困难已经不是困难了,觉得一切,这一切,这一路来的波折,还是特别值得的。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8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