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疆长大:我的使命是在南疆办好一所大学

作者: 阿巴拜克里·阿布来提
来源: 新疆经济报
日期: 2017-01-25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母都当过老师。1982年我考上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在我的家乡博湖县引起了轰动,当时父亲是博湖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父亲也引以为豪。

当我大学毕业到新疆师范大学工作时,父亲为我能够子承父业而感到高兴。

一年半前,我从新疆师范大学调到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当校长,成为一个6000多名师生的多民族大家庭的家长,我和同事们正在为学校升为本科院校而努力,我深感责任重大,我的使命是在南疆办好一所大学。

我有30多个民族的同学

上大学时,我第一次到了乌鲁木齐,去北京时在火车上兴奋了一路。北京在我心里是一个神圣的城市,是毛主席住的地方,是祖国的心脏。到学校报到后第一个休息日,我就约了同学去天安门广场和毛主席纪念堂。

我家有4个孩子,我和姐姐从小上汉语学校,弟弟和妹妹从小在民语学校学习。从小我就和汉族小伙伴一起成长,我们无所不谈,到现在我们都保持着兄弟姐妹般的关系。

在中央民族学院我学历史专业,让我最惊讶的是,全班60名同学有30多个民族,有汉族、彝族、蒙古族、回族、朝鲜族、壮族、满族等。我住的408宿舍7个人有5个民族,宿舍就和家一样,舍友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去年我们还举行了毕业30年的同学聚会。

当时能到北京上大学在很多新疆人眼里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回想当年的大学生活,真是幸福至极。学校老师对我们班4位新疆来的同学关爱有加,还记得教授古代文学的刘老师经常在课堂上问我能不能听懂,问我认不认识书上的繁体字。

最幸福的时光要数聆听名家、大家的教诲。那时候在学校常听费孝通先生的报告,他就住在学校的院子里。王钟翰教授讲的清史、陈连开教授讲的少数民族史、陈梧桐教授讲的明史、李松茂教授讲的回族史都特别精彩,这些名家名师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奠定了我对历史学的喜爱和研究方向。

1986年我大学毕业,到新疆师范大学教授《新疆地方史》《中国古代史》等课程,开启了我的教师生涯。

朋友和同事帮我进步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交朋友的人,朋友特别多,有一半都是汉族朋友。

到新疆师范大学工作后,我有很多优秀的汉族同事,很快和他们成为朋友。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孟宪实和北京大学教授朱玉麒,我们一起共事时结下了深厚的友情,30多年来一直相互帮助共同成长,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

还记得1992年时,孟宪实、我以及其他3位同学5人联合署名“拜西吾米提”,在《新疆艺术》杂志上发表了文章《新疆文化研究的新思路——〈维吾尔—其人与其文化—〉一书的启示》,文章讨论了维吾尔族文化如何传承与创新,引起了学术界关注。“拜西吾米提”是维吾尔语五个希望的音译,现在我每次到北京都要拜访孟宪实,在学术上他对我的帮助特别大,他对于我亦师亦友。

朱玉麒曾在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工作,他是做西域文献研究的,我们一起交流时在西域文献方面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我的书柜里有几十本学术资料都是朱玉麒帮我复印的,现在到北京去,我总要到他的西域文献读书会去听课,我们是交心的老朋友,他也是我不挂名的导师。

2009年我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北方少数民族史博士,朱玉麒一直督促我的学习,我的导师王东平教授也是新疆人,他比我小几岁,我是他带的第二个维吾尔族博士,他对我给予了很高的期望。

王东平教授总是提醒我,工作再忙也要把学业完成,不断地鼓励我、帮助我成长。

让我有些内疚的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师长们对我非常关心,但因为各种原因我至今没能完成学业。

人生总有遗憾,和做高校领导相比我更想成为一名学者,新疆更需要优秀的少数民族历史学家和有担当的知识分子。

今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完成博士学业,不辜负导师、朋友和家人的期望。

在和田我有“黄金搭档”

2015年5月到和田师范专科学校任校长之前,我是新疆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我这个首任院长在上任时曾踌躇满志,一年的时间还没实现志向,就又到了一个更有挑战的舞台上。

和田的教育发展万众瞩目,我知道和田更需要我,我愿意为和田的教育发展全力付出。

到和田工作后,自治区党委领导希望我和学校党委书记赵明成为“黄金搭档”,我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和搭档也相处得很愉快。对于我的直率,赵明总是很包容,我和他在工作中是搭档,在生活中是兄弟。

长年从事教育工作,我深知民族团结的重要性,而团结应该是自上而下的,领导应该以身作则。在新疆师范大学工作的29年里,我曾担任过学校办公室主任,我见证了一对团结的校领导,他们是时任学校党委书记梁超和校长阿扎提·苏里坦,他们的团结协作推进了新疆师范大学快速发展,得到师生的认可,对中层领导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他们始终是我心中的楷模,对我的成长影响深远。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是一个有6000多名师生的多民族大家庭,是一所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学校。我加入这个大家庭后,在以往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取得成绩的基础上,开始了新的征程。我们重新启动了新校区建设工作,为升本科做了巨大的努力,教育部和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和田地区高等教育发展,大力支持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升本科的工作,这是我们在南疆办好一所大学的先决条件和前提。

虽然我们的基础设施和师资很薄弱,我时刻感受着压力很大,但幸运的是,有赵明和我一起分担,一起面对。

1月22日,我们学校召开了党员民主生活会,我和赵明真诚地为对方提出了不足,各自进行了反省,合作一年半以来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分歧。

工作中我有好搭档,家庭里我有好伴侣,我妻子以前在新疆师范大学图书馆工作,为了照顾我支持我的工作,现在她以支教老师的身份到了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图书馆工作。两个儿子一个在新疆师范大学上大四,一个在新疆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上高二,大儿子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学校没放假时,妻子偶尔回乌鲁木齐,儿子都催着让她回和田,怕我没人照顾。

我特别感谢家人对我的理解和支持,更感谢自治区以及和田各级领导对我的理解与支持,也感谢学校师生对我的信任。我能做的就是为南疆培养更多优秀的人才而努力。

(作者:和田师范专科学校校长 阿巴拜克里·阿布来提)

 

 

[编辑:王新彪]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81814